郑州蚁族群租生活调查:三室两厅挤下18个租客

郑州蚁族群租生活调查:三室两厅挤下18个租客

金水区“广厦城市之巅”小区,120平方米的房间住了18个人,屋子里非常阴暗。

北京发布新政,“出租房单间不得超过2人”。日前,住房城乡建设部和工商总局联合发布《关于集中开展房地产中介市场专项治理的通知》,要对违规“群租”加大查处力度。

郑州群租的人多吗?连日来,记者调查发现,在郑州,群租现象并不少见,且多活跃在网络上。对此,郑州市房管部门有关负责人昨日受访时表示,郑州市对于出租房只要求不改变房屋结构,不会对群租进行处罚。

■走访“群租”

易产生纠纷,房产中介不愿做

7月20~22日,记者联系市区多家中介,希望了解群租信息。7月20日,记者拨通位于未来路的麦田房产的电话,接电话的小孙表示暂时没有登记群租的客户:“那样租房人太多,容易产生纠纷,我们一般不愿接受这样的。”7月22日下午5点40分,记者拨通世家房产的电话,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暂时没有群租的房子登记在案。随后记者又联系到美华房产的工作人员,也得到了相同的答复——没有这样的房子。

主要阵地在网络

主要形式是床位出租

麦田房产经纪人小孙告诉记者,群租房主一般为了确保收入,不会找中介,通常采用网上发帖的方式招租。

房产中介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群租的主要形式是床位出租,在郑州也不少,主要阵地在网络。记者在58同城网站的搜索栏中输入“床位出租”,跳出的搜索结果多达665条。记者浏览发现,市内三环小区内,月租金在180~320元的群租房源占多数。

■直击“群租”

120平方米的房子住了18位租客

7月20日下午,记者联系到一群租房东小刘。小刘手里有两套房源,一套给女生租住,一套给男生租住。去年才开始将房屋群组出去的他收入稳定,一个月1万多元。

记者随小刘来到位于红旗路上的“广厦城市之巅”小区,“这套房三室两厅,有120多平方米,一共能住20个人,现在住了18个人。租金是上铺一个月300元,下铺330元,水电均摊。”房东介绍说。

一进门,就是三张上下铺铁床,看得出这个房间由原来的客厅改造而成,由于没有窗户,室内有些昏暗。穿过房间,是整套房子的公共区域,一排贴有编号的铁柜子十分显眼。小刘介绍道,因为房间人多,铁柜子是提供给租客存放贵重物品用的。

紧临公共区域的是另外三个房间和公用的厨房卫生间,三个房间中有一个同样是三张上下铺,另外两个房间小,只放了两张上下铺。记者走进三张上下铺的房间,发现30多平方米的地方,除了床铺、几个椅子和一台风扇之外没有其他摆设。床上皱成一团的被子和衣服随便放着,墙上挂着毛巾和袜子,充电插板是自己接的,几个椅子上面堆放着的化妆品、水杯、隔夜的剩饭,形成一座“小山”摇摇欲坠,整个房间拥挤不堪。

积蓄不多、收入不高,被迫群租

7月22日上午,记者在北大学城附近走访的时候,碰巧遇到在群租房里看房的大学毕业生小张。她告诉记者,自己是商丘人,毕业以后想在郑州找工作,“我知道这样不安全,可是我没钱,也不想再花家里的,收入又不高,只好过屌丝生活,这是被迫的”。

刚从常砦搬出不久的小刘也认同小张的说法。他说,去年工作一年,基本没攒到钱。常砦拆迁后,一个月380元的房子在单位附近基本找不到了,“我也是被迫加入群租队伍”。

7月,郑州市公租房拆除收入、户籍门槛的好消息传来。但现实问题是,很多真正需要公租房的人往往是刚毕业连工作都没有的年轻人,他们无法提供正规劳动合同,也就等于失去了申请公租房的机会。

不过,更多的群租者对未来充满信心。“我已经递交公租房申请书了,报纸上说年底能分房子。”在一家环保公司当文员的何丽笑着说。

■解读“群租”

专家:

要为离开城中村的租房者寻找合适住处

河南省房地产业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赵进京说,群租现象10年前在郑州就有,不过当时一般是几个人合租一套房。从2010年开始,郑州市外来务工人员、刚毕业大学生增多,三环内城中村陆续开始拆迁,群租现象逐渐普遍。到今年聂庄、胜岗、常砦城中村相继拆除,群租达到一个高峰。这反映当今一部分刚毕业大学生、来郑务工人员真实生存状态,政府部门应该正视。

河南省商业与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宋向清说,近年来郑州进行的城市升级发展让备受租房者青睐的城中村逐渐消失,一些人不得不涌向市区,开始“蜗居”生活。他们的选择开始减少,同样的价钱、同样的地段,换来的只能是一张群租房的床铺。他说,城中村改造是难免的,但是怎样为离开城中村的租房者找到新的合适住处,还要政府进一步规划。

相关部门:

郑州对一套房子租给多少人无限制

何谓“违规群租”?郑州市房管局市场监管处有关负责人解释说,住建部《商品房屋租赁管理办法》对此的规定是:“改变房屋内部结构”或“人均租住建筑面积低于当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

他解释说,郑州市没有法律规定出租房单间不得超过多少个人。也就是说,在郑州市,如果“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属于违反规划,肯定要查处;但如果群租房源没有改变规划,即使一个房屋租给18个人,他们也没有权力查处。

昨天下午,郑州市房管局房产租赁市场处负责人也证实,郑州市没有具体规定“人均租住建筑面积标准”。也就是说,郑州市对一套房子租给多少人并无政策限制。

记者手记

群租存在多种问题 但宜疏不宜堵

百度百科为“群租”下了这样一个定义——把毛坯房子分割成一个个独立的房间,再简单装饰装潢一下,然后以便宜价格把房子出租给很多人的现象,往往以其给社区其他居民正常生活带来的困扰而声名狼藉,却又因其低廉的租金而客观存在。

记者走访发现,群租还存在很大的安全问题:由于原本住房插座太少,而需求过多,群租房出现了电线乱搭私接的现象,甚至部分业主还私增容量,将安全闸的保险丝换成铜丝;来自不同地方的人聚集在一个屋檐下,鱼龙混杂使得租客的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群租还可能对附近居民的生活造成困扰……

不过,类似于北京那样“一纸禁令”并非是解决群租问题的根本之道。实际上,群租是一个市场问题,有关部门制定任何规定都要全面考察、尊重市场规律。只有保障房的保障面足够宽,只有“住有所居”真正得到实现,这个问题才会得到根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