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巡视组江西寻“老虎” 高档餐饮出现萧条

中央巡视组江西寻“老虎” 高档餐饮出现萧条

中国经济周刊》第28期封面报道

中央巡视组江西寻“老虎”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芳 董显苹 | 江西报道

夏日的南昌被烈日炙烤着,没有一点风,中央第八巡视组要在这个素有“火炉”之称的城市度过大半个炎热的夏天。

根据中央统一部署,由组长王鸿举带队,中央第八巡视组5月27日进驻江西省。次日下午,王鸿举在动员会上强调了此次中央巡视的重点:一是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违纪违法问题;二是着力发现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问题;三是着力发现是否存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问题;四是着力发现是否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这是中央交给巡视组的任务。从北京出发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王岐山嘱托巡视组,要着力发现问题,形成震慑,遏制腐败现象蔓延势头。当好党中央的“千里眼”,找出“老虎”和“苍蝇”。

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在动员会上要求:全省各级领导干部要实实在在地汇报工作,客观真实地提供情况,实事求是地反映问题。

不到两个月,江西官场上下都已感到无形的压力。旁观者以巡视组到各地巡视的人员组成和时长,以及官员被约谈时间的长短,来判断某地某人问题的大小。而在第八巡视组进驻的南昌市滨江宾馆四号楼前,越来越多的群众聚集于此,他们希望面见中央巡视组反映问题。

这个夏天,江西上下各界都屏息凝神,大家在观望:江西是否有“老虎”出现?

没有办案权限的中央巡视组一旦发现“老虎”的踪迹,便会直接向中央汇报。问题一旦被查实,“打虎”就不远了。

“下沉一级”了解干部情况

虽然在动员会及通过媒体公开了电话、地址、邮箱,但遵循“不张扬、不违纪、不违法、不引起社会轰动、不影响地方工作”的原则,中央巡视组的具体工作进展鲜见于报端。

这样的“神秘感”让江西官场上下更加紧张。“这段时间,担心被牵连的人天天提心吊胆,四处打探消息,没被牵连的人则在等着看热闹。”江西省一位国企负责人向《中国经济周刊》透露。

这个夏天,江西各地的高档餐饮及娱乐场所普遍出现萧条。“基本上都不敢去了。客人来了,我们就到单位食堂,都很便宜。”上述负责人说。

事实上,在王鸿举带队进入江西约一个星期后,江西省纪委就宣布了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党委委员、副厅长许润龙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组织调查的消息。有人戏称许润龙落马是送给中央巡视组的“见面礼”。

据江西省当地官员透露,派驻江西的第八巡视组有十二三人,一部分人驻守南昌公开接访群众举报,另一部分人到各地市进行巡视。

此次巡视之前,王岐山特别要求,要 “下沉一级”了解干部情况。后来的事实证明,许多有价值的线索正是“下沉一级”发现的。

根据掌握的情况不同,巡视组在江西省各地市巡视时间长短并不一样,在有的地市待了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有的地市待了三四天,最短的则只待了两天。

据悉,由王鸿举亲自带队的4人小组抵达抚州市,仅待了两天。“4个人中,包括王鸿举及其秘书,还有中组部的两位工作人员。”抚州当地的一位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介绍。

听说王鸿举亲自带队,抚州当地的官员都很高兴。他们分析,一般情况下,只有情况较好的地方,组长会亲自带队。此外,另外两个人来自中组部,这说明情况较好。如果情况不好,来的应该是中纪委督查办的。上述官员认为,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抚州的结果也是相对较好的。而与之相反,“待的时间越长,意味着那里的情况越复杂糟糕,官员被牵出的可能性就越大。”

巡视组的主要工作是约谈干部。事实上,整个巡视期间,“约谈”即“个别谈话”被作为最重要、最基本的工作方式。按照以往惯例,“约谈”对象少则一二百人,多则三四百人。原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在接受央视采访时透露,约谈的对象,包括第一层级的副省级以上的领导,约谈的内容,除分管工作,个人家庭情况如子女、爱人的职业、收入,都要涉及;第二层级的厅局级干部,谈话重点侧重于“对省委和省委领导的意见”。

而再往“下沉”,到了地市一级,主要约谈的对象就包括当地的党政一把手、副书记、纪委书记、组织部长以及公检法三长。当然,根据不同的情况和需要,还会约谈退休干部、企业领导、人大政协干部以及群众等等。

“约谈的时间长短不一,时间短的约10分钟,时间长的约数小时。”一位被约谈的官员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方只跟他谈了10多分钟,“问了主要领导的情况,以及对省里领导的反映。”他很高兴地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结果很安全,谈话很愉快。”

落马官员的狱中举报和商人举报

约谈的目的,只是为了掌握有价值的线索和信息。被约谈的对象并不意味着就有问题,但往往,他们都会感到紧张。尤其是被约谈的时间较长或心里有鬼的那些官员,会紧张得满头大汗。上述被约谈的官员说,甚至有人在谈完话之后,直接被留下。

为获得更多有价值的线索,一些仍在狱中的落马官员的举报也得到了巡视组的重视。

新余市一落马官员在狱中发出了举报信,举报的对象是该市原市委书记,该举报信在网上广为传播。“这样的线索肯定会引起巡视组的重视。”对江西省政情较为了解的一位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江西省赣州市于都县原县委书记胡健勇在狱中的举报就已经引起了巡视组的注意。

2012年6月20日,胡健勇因贪污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被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他的记忆力十分惊人,曾在狱中写举报信,交待过许多人的违法违纪行为,“列举了300多人,谁什么时候送给他什么东西,他又曾经给谁送过什么东西,都记得一清二楚,最后把很多人都供出来了。”上述知情人士说。

接到胡健勇的举报材料,巡视组提审了胡。胡健勇所提供的线索中,所供出的那些未被处罚的官员也引起了巡视组的重视。

在当地广为流传的一种说法是,该市一位被巡视组掌握了受贿线索的厅级干部亦被胡健勇牵出。据透露,被巡视组约谈后,该厅级干部当晚已被留下,还供出了其他人。其中,他曾经的下属、一位县处级干部被牵出,并交代了贪腐事实。

“后面还不知道会牵出谁呢。当地的官场就像地震了一样,人心惶惶,与该厅级官员有关联的干部大概都睡不着觉。”上述知情人士说。

值得注意的是其间的官商关系。从目前的情况看,不少涉事官员的案子中,都牵涉到了官商关系,这种关系微妙、复杂也脆弱。《中国经济周刊》从多渠道获得了一个相同的说法:由上述厅级官员供出的众多人员中,包括3位房地产商,3人被专案组谈话之后没再出来。“其中一人‘三进两出’,前面两次被找去谈完话后都放回来了,但第三次再被叫去谈话至今没再出来。”

另一些曾遭遇不公正对待或在官商交往中受损的商人,则抓住这次机会积极举报官员的贪腐行为,且收效明显。

“例如,在这两年的稀土整顿中被打压的一些老板最近都在告状,影响比较大,已经在调查。”稀土业内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揪出“大老虎”

距离南昌近2000公里之外的呼和浩特,已经揪出了“大老虎”。 6月30日,中央第四巡视组进驻内蒙古不到一个月,内蒙古官方宣布,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统战部部长王素毅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

这也是10个巡视组开始巡视之后,第一个宣告落马的高级别官员。

这多少会让驻派其他地方的巡视组感到压力。如果当地存在“大老虎”,而巡视组没有查出来,“这就成了关乎面子的问题。”一位接近巡视组的工作人员揣测道。

2008年1月,原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坦陈:“像李宝金这样的人,我们就挺紧张,如果我们那会儿没有这个觉悟,被别人挖出来了,你说我这个脸往哪儿放?”

祁培文指的是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原检察长李宝金受贿案,该案正是他所在的中央巡视组在天津巡视时发现的线索。

巡视组的主要任务是发现线索,提供线索,但不去查案。上述接近巡视组的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在江西的中央巡视组正在加足马力。

据该人员透露,江西方面就第八巡视组转交的督办案件成立了多个专案组,其中涉及对多位地市级官员的举报。每一个专案组专门就举报的线索进行外围核实,并将调查核实的情况及时向巡视组汇报。“现在都是排着队汇报,案子太多了。纪检系统忙得不可开交,人手根本不够用,只能从其他部门借调人手帮忙,例如,从检察院借调的人手就不少。”

据悉,专案组负责人的主要汇报对象是第八巡视组副组长宁延令。

公开资料显示,宁延令在纪检监察战线上工作多年,曾任中纪委第三纪检监察室主任,也曾在2009年任中央第三巡视组副组长,有着丰富的纪检监察和巡视工作经验。在纪委系统中,很多轰动全国的腐败案他都曾直接参与调查,如当年的厦门远华案。

“宁延令非常有经验,太懂了,不好糊弄。每次,办案人员向他汇报前都要做好充分的准备,不能乱讲。”上述工作人员对宁延令在江西的表现非常有信心。

“一轮调查核实下来,很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最终是‘老虎苍蝇一起打’。但目前来看,都还只是‘小老虎’,‘大老虎’还没出来。”在上述接近巡视组的工作人员看来,中央巡视组是动真格的,这对当地官员是一种极大的威慑。

不少地方官员向《中国经济周刊》坦言,他们中的不少人因此都希望巡视组尽早回到北京去。

但据透露,由于问题太多,巡视组“现在要延长至两个半月,如果问题比较严重,时间还有可能会继续延长”。先前,王鸿举曾宣布,第八巡视组在江西省工作时间为两个月左右。

一位已经退居二线的官员对《中国经济周刊》说:“不查出‘大老虎’不足以形成威慑。更重要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上面的领导风气不正,下面的基层干部心思也不会放在干实事上。”

然而,揪出“大老虎”并非易事。祁培文曾直言中纪委办案的难度,“它的对象都是高级干部,位高权重,有的还在领导岗位上,对这样的领导干部,我们进行调查就很困难。”

不只是“大老虎”,“小苍蝇”也可能会有漏网之鱼。“巡视组的力度再大,再努力,很多案子牵涉到千丝万缕的微妙关系,一些人会因为各种原因‘漏网’。”上述退居二线的官员坦陈,仅靠一种巡视制度不可能将所有的腐败分子一网打尽,但显然,在被巡视地,威慑作用已经显现。

中央巡视组如何巡视?

1.巡视组由谁组成

中央巡视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王岐山担任,中组部部长赵乐际与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任副组长。

中央巡视组实行组长负责制。组长一般从已离开一线岗位、但尚未年满70岁的省部级(正职)官员中选任。

2.巡视监督的对象

中央巡视组的巡视对象主要是省部级领导干部。《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试行)》规定,中央巡视组主要负责对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和同级政府党组领导班子及其成员进行巡视;对省、自治区、直辖市人大常委会、政协委员会党组领导班子及其成员进行巡视。

3.巡视组如何获取线索

《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试行)》赋予巡视组九大权限:听取工作汇报和有关部门的专题汇报;根据工作需要列席民主生活会和述职述廉会;受理反映问题的来信、来电、来访等;召开听取意见座谈会;个别谈话;调阅、复制有关文件、档案、会议记录等资料;民主测评、问卷调查;走访调研;对专业性较强或者特别重要问题的了解,可以商请有关职能部门或者专业机构予以协助。

4.四个重点工作

一是要围绕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着力发现领导干部是否存在权钱交易、以权谋私、贪污贿赂、腐化堕落等违纪违法问题;

二是要在贯彻落实八项规定方面,着力发现是否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等问题,紧紧盯住,防止反弹;

三是要着力发现是否存在违反党的政治纪律问题;

四是要着力发现是否存在选人用人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5.发现问题怎么办

向上报告:巡视过程中,巡视组只带耳朵、眼睛、照相机、录音机。他们的职责是发现问题,但不办案,只负责向中央报告。

通报问题:巡视组还要向被巡视地的一把手通报巡视中了解到的情况和问题。

敲响警钟:原中央第二巡视组组长祁培文曾表示,发现一些干部有廉政问题,但还没有掉下去,对这样的人,不是一棒子打死,巡视组要与他们谈话提醒,引起他们的警惕。

6.巡视结束之后

巡视组写巡视报告,并向被巡视地区、单位反馈,提出改进意见。被巡视地区、单位制定整改方案并在报送后12个月内报送整改情况报告。巡视组回访了解整改情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