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等地灌水猪流入肉联厂 猪贩日赚4千元

北京昌平等地灌水猪流入肉联厂 猪贩日赚4千元

7月16日,昌平燕丹养殖小区,灌水猪贩子正在自家院子里给收购来的生猪灌水,据记者观察,每头猪被灌水近10斤。这些猪随后将被送往怀柔一加工厂屠宰。

■ 核心提示

在昌平北七家镇燕丹养殖小区内,有一个从事灌水猪生意的地方。

在这里,每天都会有近百头灌水猪被送入怀柔肉联加工厂销售。接下来,在肉联厂,那些被动监人员称作有害的灌水猪经分割流向了公众的餐桌。

半个月来,记者对该加工厂收猪、灌水、销售的全过程进行了追踪暗访。力图从灌水猪的产生、销售、危害和监管四个环节向公众呈现灌水猪的利益之旅及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凌晨4点15分,一阵“吱嘎”声音过后,昌平区燕丹养殖小区东侧一座院子的铁门打开,三名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院子百十平米大,空地上尽是车辙。三个男人麻利地钻进了院外的两辆装有双层铁笼的卡车上。点火,开灯,小雨中,卡车低速驶向远处的公路。

他们是从事灌水猪生意的商贩,依靠向正规肉联厂贩卖灌水猪为生。尽管相关部门声称,北京市场上的灌水猪肉越来越少,但在同村村民眼中,猪贩的生意越来越大。

收猪:

多车运营每日收猪近百头

一家养殖场老板说,这些人常年开着车到处收生猪,四五十斤的猪崽长到180斤左右的成猪一般只要四五个月时间,谁家的猪快出栏了,猪贩子们心里都有数,到时只要打个电话确认下,第二天就能把猪拉走。

公路上卡车开得飞快。几乎每天凌晨4点半,这三个男人,都会开车去怀柔、顺义、密云等地收购生猪,灌水后贩卖。

猪贩的卡车都是北京牌照,但因车牌被泥污遮挡,只能隐约看到车牌开头字母:一辆AM开头,一辆AL开头。

收购生猪的车通常两台,有时会变成三台。临时客串的是一辆中型货车。

收猪的路上,猪贩们一会儿关闭车灯行驶,一会儿又冲过红灯。若发现有车辆跟随,还会急刹停车,观察上一阵再继续上路。

7月16日,其中一辆卡车,从京承高速怀柔出口驶出,沿101国道向北,开到了瞳里村村委会西侧的张金香养殖场。

在养殖场,司机一共收走了40多头生猪。据养殖场老板说,收猪的价格是每斤7.55元,现金结账。他们每次来收的量,至少得有四五十头。“都是猪贩来收,我们没有大车,也没时间,所以从来不自己送猪到屠宰场。”

据新京报记者跟车观察,自7月8日到16日,这两辆卡车每天都会到怀柔、密云、顺义等地,收购回近百头生猪。

常年贩猪的一名猪贩称,收购到贩卖之间,一般每斤只有1毛到2毛钱的利润空间。如果跟养殖户是常年合作,收购价格会稍微便宜些。也正是因此,很多商贩想着办法多赚钱,常用的就是“灌水增重”。

灌水:

半米软管塞进肚灌水10斤

这户租户在村里已有四五年之久,大家都认为他们是个宰猪的商户,但又纳闷为何每天还拉整车的活猪离开。

16日上午9时许,“京AM”率先返回村子,铁笼内关着约50头生猪。

离院门还有几百米时,正在院内清理积水的一名女子,就已把铁门打开。迎进卡车后,铁门随即关闭。

进入院子后司机和一名男子,走到院内的油桶前,拿起了准备好的灌水工具。一个两头都是弯钩的铁钩和一个用色拉油桶改造后瓶口套着橘色软管的漏斗。

灌水在车上。男人们脱光了上衣,对两层铁笼内的猪,进行分层“灌水”。

最先动手的是握双头铁钩的卡车司机,他将铁钩的一头塞进猪嘴钩住上颚,然后将另一头弯钩挂在铁笼上方的栏杆上。

被钩住的猪,仰着头、张着嘴。在一阵阵嚎叫声中,司机转过身,拿起自制漏斗,将半米长的塑料软管,从张开的猪嘴里插了进去。随后,一脸盆发黄的水,被倒进色拉油桶,水顺着管子,流进了猪的体内。

四五秒后,整桶水几乎见底。紧接着,司机将空脸盆递给等候在车旁的女子,换回的是另一个装满水的脸盆,然后继续倒入色拉油桶里。

顿时,更加刺耳的嚎叫声从院子里传出,百米外村民都可以听见动静。

当再次倒进色拉油桶的水见了底,被灌的猪才被取出嘴里的铁钩。不过,肚皮已像是吹气球一般发鼓发胀,刚才还蹿来蹿去的猪,只能趴在笼子里哼哼。

第一只猪被灌水后,司机便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如法炮制。灌一头猪,用时20来秒。

据目测,他们所使用的是市场常见的、容量为5升的色拉油桶,倒满约10斤。

上午11点,“京AL”也带着四五十头生猪返回。整个院子里,一直持续着刺耳的嚎叫声。

“不管刮风下雨,天天都这样,早就习惯了。”胡同口的一户村民称,除了货车进出,这户铁门总是关闭着,院里的租户也不与外人沟通。“只知道挣了不少钱,原来就一辆小货车,现在已经最少三辆卡车了。”村民说。

而在记者蹲守的5天里,这两辆卡车每天收猪回来后,都会在院子里给猪灌水,累计约400头。

平谷区动物卫生监督所一名工作人员称,有的不法猪贩不光灌水,有的还在水中加入蛋白、洗衣粉和盐,甚至胶类物质,以便水渗透到猪的脂肪和细胞里,不易被排泄或在宰杀时流出来,以保证出肉率。

“想多赚点钱,或多或少都得灌点水。”一名猪贩说,但灌水猪在送到屠宰厂时,容易被检查出来。

送宰:

是否灌水靠经验目测无标准

北京另一肉联厂负责人说,活检即以目测的方式,观察猪的当时的状态,有经验的检验员,一眼就能看出猪是否被灌过水。

下午1点,“京AL”整车的猪都被灌完了水,司机将车疾驶出院。

车上的生猪,很少有站立的,大部分都相互叠着趴在车厢内。其中几头,随着卡车的晃动,开始呕吐或排泄起来,污水从车厢缝隙流出。

卡车所经之处,一股恶臭。

20多分钟后,卡车经京承高速,来到了怀柔肉类联合加工厂后院门前。

在得到门卫放行后,“京AL”在院子里掉头倒车,将车尾停在了验猪区域。

该区域有三四名着加工厂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包括业务员、兽医和卫生检疫员等。

司机放下车厢的木板后,猪们鼓胀着肚子,不愿意站起走动。司机从驾驶室找来一条系着布条的木棍,伸进笼子里,使劲将生猪向外驱赶。

整个过程,不到十分钟。

门卫说,这两辆卡车几乎天天都能见到,都是中午时分过来送猪,“他们生意应该做得不错。”

“以前偶尔也有没来的时候,估计是没收到猪。”门卫称,来这送猪的很多都是猪贩子,即向养殖户买猪,再送来加工厂卖,赚个差价。

据北京另一肉联厂的负责人介绍,一般在收购商户的生猪时,加工厂的兽医、卫检员必须在场,称重前就要查看生猪是否感染疫病,并进行活检。

“活检人员都是经验丰富的,(生猪)灌水5%以上,我们就能当场看出来。”该负责人说,随后,生猪还要按5%-10%的比例,抽样进行尿检,确认无瘦肉精后,才能被接收。

据主管生猪销售到宰杀环节的北京市商务委执法监察大队李先生称,他们虽有相应的监管措施,也要求加工厂的工作人员加强收猪环节的检查,但也不一定能看出哪批猪是注水的,注了多少。“这是个经验问题,目测的时候就说不好了。”

就猪肉去向问题,怀柔肉类联合加工厂办公室表示,该厂加工的猪肉既销往本地市场,也卖到外省,“哪里价格好,就卖到哪。”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