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民生住房工程调查:原村民苦等10年无房产

深圳民生住房工程调查:原村民苦等10年无房产

现场已经停工多时

7月16日,官湖村村口的工地虽然大门敞开,但是却没有人影,剩下了一些钢材堆在一起。这里是官湖社区统建楼土石方、井坑支护和边坡支护工程,一年前的7月这里还是热火朝天,泥头车进进出出,工人们所要建设的是官湖村48户村民翘首以盼的统建楼,这是2012年大鹏新区首期十大项目的民生工程,本来预计项目去年主体封顶,今年年初,在挖好地基后,工人突然全部撤走,工程直到现在没有进展,民生工程陷入烂尾疑云。

这项民生工程本来应该“政府主导”,但完全却由与村民签约的安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出资,该项工程又镶嵌进入官湖村城市更新范围的配套设施当中,安元公司同样有意将整个城市更新项目包揽,不过旧村改造蕴含巨大商业价值,走的也是市场化路线,涉及多方利益,推进速度缓慢,进而连累民生工程难以为继。葵涌旧改办负责人近日表示,由于政府根本没有出资,所以只能协调开发商和村委多次协商,不过钱始终是对方出,政府也不能用强制措施,如果需要维权,只能走法律程序,那会是漫长的过程。

苦苦等待的统建楼 村民月入仅1500元左右

深圳原村民通常被认为是“食利阶层”,靠物业收租便可高枕无忧过富裕生活。与其他已经致富村落的模式不同,依山傍海的官湖村出于生态保护的要求没有大规模卖地,整个村庄显得非常原始,基本上都是客家老屋。不过深圳葵涌官湖村48户村民直到现在仍没有房产,靠租赁他人房屋居住。阿良一家就是其中一户,目前一家三口都在村里租房子住,因为官湖有保存良好的沙滩,房东愿意把好的房子让给游客住,阿良为此搬了5次家。“再搬就没地方住了,只能搬到那些老屋子里,那些老屋都是上世纪50年代用木材建的,还有白蚁在咬。”

2004年,深圳开始进行关外城市化后,对于官湖村一部分没有自建楼房的村民留下一批地块自建房屋,当时每个村民有权为自己建设一户一栋的房屋,当时官湖村已经有旧改计划,为了不破坏整体布局,于是整体将48户无房村民列入一起建设统建楼,2006年,市规划局滨海分局批复统建楼地块,2008年因为该地块被确认位于陡坡之上,又将地块重新调整到官湖村村口位置。因为政府和村里拿不出钱建设,只能引入企业出资。

2008年,深圳市安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与官湖股份公司合作,预计通过村民出地、公司出钱的合作方式为这48户无房户盖建统建楼。按照当初的设想,这个地块面积为10800平方米,建成后将有一栋是专门为村民享有的统建楼,每户住宅建筑面积在150平方米,还有一座为开发商自己使用的商务酒店。

去年8月10日,成立7个多月的大鹏新区首次集中启动10大重点项目,官湖村统建楼项目便是其中一项,还被冠以民生工程的名义,村民心中充满希望,以为苦等多年的房屋终于会有着落。

不过今年初,这项工程已经停止,始终没有复工迹象,开发商建设好地基后,就已经撒手不管,留下基坑中一个个光秃秃的水泥桩,拥有自己的房屋又成为遥不可及的事情,这让村民非常不满,“明明就是称作民生工程,为什么还拖拖拉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住上新房。”

村民月入仅1500元左右

安元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在2004年4月6日就与官湖股份公司签署了《旧村改造合作协议书》,2010年7月16日,取得市政府旧改专项规划批复,官湖村谋求全村整体性搬迁,再造一个新的整体住宅区,在这个住宅区里,村民都有机会住上能看到海景的高层住宅。

官湖村依山傍海,以前靠养鲍鱼起家,曾经是深圳最大鲍鱼养殖基地,2006年分红就能达到6000元一年,官湖未来的发展蓝图本来是“观海景、住靓房、吃鲍鱼”。不过鲍鱼养殖业受海水污染和北方养殖业冲击,已经基本萎缩。官湖村本身拥有的海滩又没有使用权,旅游经济也发展不起来,如今该村村民每月收入只有1500元左右。旧改已经成为官湖经济的唯一出路。

官湖村统建楼项目冠以民生工程,本来与官湖村的整体旧改就是两码事,但是两者却牢牢牵扯到一起,因为统建楼项目是作为官湖整体改造的前期项目,解决旧改后的村民临时安置问题。

受“夹板气”的村书记

官湖村村书记邱晓文说,现在是旧改整体项目滞后拖累了民生工程,安元公司本身就对旧改工作推进不力。比如安元公司本来应该缴纳项目一期拆迁保证金4500万元,由办事处、社区及申报主体设立资金共同监管,前后也出现了两次签约后不按时付款的情况,村民对于安元公司的实力出现质疑,对于公司的诚信也有所怀疑,因此旧改的签约迟迟无法推进。

邱晓文说,“村民对这家公司没有信任感,我们本来也希望他们先做好统建楼,给村民一个好印象,不过目前统建楼的工程也没有进展。”

按照当时村民签订的统建楼建设合约规定,安元公司在取得《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后15天内,乙方和官湖股份公司建立共管账户,乙方汇入共管账户人民币300万元,作为项目建设保证金。统建楼封顶后,保证金返还给公司。如果在取得《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三个月没有开工,保证金将归官湖村未建房户共同所有。这是唯一能够制约开工时间的条款。

不过邱晓文却为此很惭愧,“300万元没到账户,我们没有经验,签的合约根本没办法执行,因为许可证分为地上工程和地下工程两种,他们已经完成地下工程。”不过就算这个许可证所指的是地上工程的许可证,依然有漏洞可钻。“许可证早就下来了,他们一直不去取。”邱晓文说,自己也因此受了很多夹板气,村民说村委贪了钱,但是其实根本没有,如果开发商继续违约,他们会选择走法律途径,重新选择开发商,不过程序审批又会是漫长的过程,村民翘首以盼的房屋等待的时间会更久,根本耗不起。

开发商股东之间存矛盾

为何签了协议又不尽快将工程做完呢?目前官湖村弥漫的一种猜测是,开发商在以统建楼项目为筹码下更大一步棋。未来大鹏新区将具有无限发展潜力,众多开发商也开始围猎这块半岛,由于可以公开招拍挂的形式拿到的建设用地极少,开发商进驻大鹏半岛,多是通过私下与社区联系,以旧城改造的方式,完成对片区土地的控制。

“统建楼拿的都是绿本,根本不能在市场销售,要是销售价格也不会太高,而商务酒店的回报率更是一个长期过程。”一位当地社区干部认为,统建楼作为民生项目是不可能与旧改分别找开发商做,因为只有从旧改项目当中拿到利益,才能让开发商安心地做统建楼工程,否则统建楼工程只能是一个鸡肋,目前安元在旧改推进当中进展不顺,要安心建好统建楼根本不可能,不过目前要拿到整体的旧改项目也困难重重,目前村民对他们印象不好,签约率大大影响,两者利益冲突使得民生工程进展陷入胶着之中。

邱晓文告诉记者,安元公司企业内部也存在矛盾,目前安元实业的总公司为深圳裕和控股集团,不过安元实业还有一名股东为黄康景,是深圳市绿景企业管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绿景在深圳是较有知名度的地产商,新洲片区几个村的旧城改造项目全都交给了该企业,被誉为新洲王,目前黄康景在安元当中占40%股份,安元另一位股东林雪芳则占60%。

林雪芳方面的公司代表李先生昨日说,统建楼项目并没有烂尾,还是会做,之后就表示不方便多说。黄康景方面的公司代表杨先生则表示,目前统建楼出现问题,并不是村民的问题也不是政府的问题,完全是因为他们开发商之间存在矛盾,到底是何矛盾,他并没多介绍,表示两家的矛盾不会影响到村民的整体利益,项目马上就会开发。

政府只能是协调员

虽然官湖统建楼工程被冠上政府主导民生工程,但是在这几个月的停工当中,政府所起到的多半是协调员的作用,因为官方不是出资者,虽然也想尽快推动工程建设,但是毕竟是开发商出钱,只能把大家聚在一起解决问题。今年5月,大鹏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局局长高宏组织社区和开发商两名股东代表开协调会,协调会上确认要将资金存入社区统建楼专管账户,在协调后的几日资金已经入账,不过之后工程依然未恢复施工。“问题真的出在开发商那里,他们的想法可能很多,这个村子当初规划很好,村民也很淳朴没有任何抢建行为,新一轮的城市建设本来是不能让他们这样的老实人吃亏的。”当地街道办一名工作人员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