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唐慧诉劳教委胜诉 称两疑犯死刑复核后就不上访

唐慧诉劳教委胜诉 称两疑犯死刑复核后就不上访

昨日,唐慧接受媒体采访。备受关注的湖南“上访妈妈”唐慧诉永州市劳教委行政赔偿一案,二审在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唐慧胜诉。图/CFP

新京报长沙讯 (记者周清树 (微博))昨日上午9时,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上访妈妈”唐慧诉永州市劳教委行政赔偿案二审作出判决。根据判决结果,撤销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永州市劳教委须赔偿唐慧被限制人身自由9天的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641.15元,但不必再进行书面赔礼道歉。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认可唐慧两项上诉请求

昨日,在近15分钟的宣判过程中,坐在审判席左侧的唐慧一直低着头,表情凝重。

唐慧上诉提出三项请求:撤销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行政判决;判决永州市劳教委赔偿侵犯人身自由9天的赔偿金;判决永州市劳教委向自己进行书面道歉,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元。

判决书中,湖南高院认可了永州市劳教委、以及湖南省劳教委认定的唐慧多次扰乱国家机关和社会正常秩序,“有违法行为,应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说法。

但认为永州市劳教委没有考虑到唐慧女儿的特殊情况,需特殊监护,对唐慧依法训诫、教育更为适宜等情况,永州劳教委的劳教决定属于“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除未支持书面道歉请求外,认可了唐慧的另两项请求。

法院认定劳教委已道歉

根据判决结果,永州市劳教委需赔偿唐慧被限制人身自由9天的赔偿金,并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二者共计2641.15元。

在道歉形式上,法院认为,是否必须以书面形式赔礼道歉,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二审庭审中,永州市劳教委法定代表人、主任蒋建湘就作出劳教决定时没有考虑到“唐慧的女儿尚未成年,且身心受到严重伤害,需要特殊监护等情况”、“人文关怀不够”、“处理方式不当”,向唐慧赔礼道歉,“故对此项诉讼请求可视为已经履行。”

7月2日,唐慧诉永州市劳教委行政赔偿一案,二审在湖南高院公开审理。庭审持续约4小时,高院认为案件基本事实已查清,但双方对是否应予赔偿存重大争议,未当庭宣判。

■ 代理律师

对判决本身持保留意见

昨日宣判后,唐慧的代理律师徐利平表示,判决结果来得不容易,“法院在这个案子上支持了公正。”

此外,徐利平对判决本身持保留意见,认为湖南省高院最终认定唐慧在上访过程中存在违法行为。他对这点不认同,“按劳教决定书的描述,唐慧在一些单位跪访,并未影响单位秩序和社会秩序。”

尽管湖南高院没有支持唐慧要求书面道歉的请求,但徐利平觉得,蒋建湘是永州市副市长、公安局长兼劳教委主任,在二审法庭上,他已经当着全国媒体和旁听者的面向唐慧道歉。

■ 专家观点

唐慧胜诉回应劳教改革呼声

对于“唐慧案”二审判决结果,全国律协刑事业务委员会主任田文昌认为,当前处于劳教制度改革的大背景下,这为唐慧最终胜诉提供了可能。本案唐慧胜诉,说明全国政法系统对于劳教制度正改变原来的旧有认识,实际上也回应了多年来民众对劳教改革的呼声。

谈及劳教改革,田文昌称,目前中央政法委已经将劳教改革列入议事日程,预计相关的指导性文件也会下发,部分省市也在进行劳教改革的相关试点。劳教改革的大趋势不会改变,系统性改革只是时间问题。在改革过程中,各种利益集团尤其是地方的阻力仍然会很大,政法部门会根据各地实际情况确定改革的具体步骤。

对话唐慧

“我想回归正常生活”

新京报:对这个判决你怎么看?

唐慧:我觉得这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判决。心里得到了一丝安慰,比永州中院的判决让我好受多了。这证明对我的劳教是错误的。从7月2日二审开庭,到今天等到最终判决结果,我度过了一段非常煎熬的时间。

新京报:今天宣判后,你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哭了。

唐慧:我很高兴,也想到了过去经历的辛酸。

新京报:下一步打算呢?

唐慧:我好累,就是想好好休息。先不去想下一步的事情,多陪陪女儿。

新京报:劳教案胜诉了,你现在最关心的问题是?

唐慧:我最关心我女儿案子里两个死刑复核的问题。

新京报:还会上访吗?

唐慧:如果死刑复核能下来,我就不上访了。

新京报:死刑复核下来,就是你要的最后的公正?

唐慧:我管它公不公正,反正死刑复核下来,我就过我自己的生活,就不想了。我想要回到正常的生活。

新京报:在你看来什么是正常的生活?

唐慧:正常的生活就是脱离这些案子,远离上访、远离上诉,做我想做的事情。像以前一样,做我的生意,赚钱,把孩子培养好,过正常的家庭生活。

只有我快乐了女儿才能快乐,只有我放下女儿才能放下,为了孩子我也要回归正常生活。

“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新京报:有人评价你所作所为,称你是个伟大的母亲,你怎么看?

唐慧:我做了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妈妈能做的事情,我也并不伟大,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发自内心的母亲的本能,就像发生地震,好多母亲把孩子抱在身边保护,就是这样的本能。

新京报:但也有人说,乐乐的事与家庭忽视有一定关系,你不是个称职的母亲?

唐慧:没保护好自己的女儿,我是失职的。但我只是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我要为了孩子赚钱,让她读好的学校,买喜欢的东西。我没有很多时间陪自己的孩子。

新京报:那你现在有时间陪女儿吗?

唐慧:在我上访以外的时间都陪她。我白天去上访,晚上回来,一年当中绝大多数时间都在孩子身边。

新京报:有一种说法,你的家人,甚至你的女儿都不主张你上访?

唐慧:不管我的家人还是朋友,在我想为孩子讨回公道时都告诉我:如果你要选择上访,选择把这些人绳之以法,这不是一两年的事,可能要很长时间,需要付出很多代价。如果你不选择上访,可能你的人生会好得多。他们说,不管你选择哪一条路我们都支持你。

我选择让这些人绳之以法,无论多苦我都会坚持下去。

新京报:你女儿对你上访是什么态度?

唐慧:我女儿,我们从来不说这些,我不和她提这些。

新京报:但是她会上网,会看到。

唐慧:她就算会上网,肯定也会特别理解我,不去看。

新京报:你在2007年开始上访,至今6年多了,是什么在支持你?

唐慧:我孩子的眼泪,她受的伤害;案子前期,民警的不作为……这一切都促使我走到今天。因为我要告诉所有人,我的孩子不像他们说得那样,她是被强迫的。

“我从来没有无理取闹”

新京报:网上现在对你有一些争议,你看到了吗?

唐慧:我不会上网,别人打电话给我说的。我当时听了很气愤,一个晚上都没有睡着。最近开微博的直接原因也是为这个事情。

新京报:你觉得你是个偏激的人吗?

唐慧:我觉得我并不偏执,每个妈妈看到自己的孩子受到这样的伤害,都会觉得应该让坏人绳之以法。

如果我不去告他们,我孩子绝对不是最后一个受伤害的人,他还要去伤害别的孩子。

新京报:你觉得6年上访当中,有没有过激行为?

唐慧:没有,我从来没有无理取闹。他们所谓的过激行为就是到那些单位门口去下跪啊,去在那里请求他们给我判决书,就是这些,别的过激行为都没有。

新京报:对你的劳教决定书上说,你扰乱单位秩序和社会秩序,多次违法。你意识到哪些行为违法了?

唐慧:劳教决定书上说的事情确实发生过,时间和地点都是对的,但没有造成他们说的扰乱秩序的后果。

我认为自己没有违法,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不认这个劳教决定的原因。

新京报:那你觉得什么事情是违法的?

唐慧:如果真像他们说的堵塞了交通,辱骂了人,影响别人办公,是违法的。

我觉得我把握的度很好。我不会乱堵塞交通;不会进不了门就去踢门。我去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求得同情,希望早一点给我判决。

我做了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妈妈能做的事情,我也并不伟大,我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发自内心的母亲的本能,就像发生地震,好多母亲把孩子抱在身边保护,就是这样的本能。

——唐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day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