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1日:历史印迹 平鲁半决赛第二日

7月11日:历史印迹

——“柴达木杯”第四届寻找中国数码摄影师 平鲁半决赛第二日

今天最开心的,就是早上醒来雨停了,虽然看不到有太阳的迹象,但总胜过选手们在雨中跋涉。

早上7:30,我们一行人坐上大巴,前往平鲁区北边明代长城脚下的一个小山村,那里可以拍摄古长城、村寨和居民。进入山区,起初有些薄雾,一路上吸引我们视线的,是路边的植树造林绿化带,还有沟壑纵横的边塞风光。历经万千年的洗礼,有些山沟深不见底,车行其间,还真有些紧张,所幸依山而建的道路平坦,平鲁区文联副主席王云告诉我们,这里的绿化十多年前就开始了,每年政府拿出近十亿资金,逐渐铺开,按山头逐次进行植树造林。

接近上午的拍摄地时,路旁出现“败虎村”、“破虎村”的路标,这些地名都是明代著名的古战场,这里曾有过中原与北方游牧名族的交战,以前都叫“败胡村”、“破胡村”,后来因为“胡”是对北方匈奴的不雅称号而取消,于是改为现今的“虎”字。还有的村子叫“会谈村”,因当年有明代将军与北方对手在此谈判而得名,这些地名无不透着历史的遗迹。

车行过高石庄乡后不久,当地向导告诉我们,我们离长城脚下的二墩村不远了。当一个村落映入眼帘时,选手们强烈要求司机停车,一个个迫不及待地扛着长枪短炮,踏入满眼的绿色,寻找各自心中的角度,来纪录这古老的长城和村落。

山上一位老大爷正放牧着几十头羊,这个场景吸引了选手们,相信大家收获了各自满意的作品。进入村庄后,选手们分散开来,各自寻找自己感兴趣的题材,时不时能听到愉快的笑声传来。我们和一位抽旱烟的老村民亲切地攀谈起来,末了还尝试吸了几口老大爷的烟袋,直呼“过瘾”、“带劲”。

来自北京的选手,握着一位老汉的手,亲切地问起老人高寿,当老人告诉他有82岁时候,左申满含热情的说:“您能活一百岁!”让老人心花怒放,爽声大笑。左申如法炮制,一一握着旁边几位老人的手说:“您也能活一百岁!”一边聊天,一边按下了快门,最后竟把这几位“百岁老人”集合起来,拍了张集体合影。我们惊叹这些摄影师的沟通能力!更有甚者,来自西藏的选手王伟涛拍摄结束时,一家村民的两口子一直把他送到村口,我们无法猜想,他在拍摄期间是如何这么迅速就与村民融为一家的。

中午,我们集合大家去午餐,选手们都拍得意犹未尽,还想再来这里。当我们即将离开这个既原生态又充满温情的村落时,太阳竟悄悄穿出云层,给了我们一个意想不到的大晴天。

午餐体验了一顿地道的当地特色土豆杂炖饭后,我们去了明海湖。塞北缺水,全年雨水较少,所以每一片湖泊都非常难得,明海湖虽然不大,但也碧波荡漾,野鸟游戏于水草之间,让人无比惬意。

下午我们来到平鲁早年的老县城——凤凰古城。这是一座有着600多年历史的古城,残存的古城墙遗迹犹在,规模不小,古镇中还有一座明代的参将办公院落,二层建筑,虽然历经几百年风雨,依然可以想象到当年这里金戈铁马的边塞豪情。一条大街,直穿南城门,北面一座山上依次修建了道观、佛庙以及儒塔,三教合一是目前凤凰古城将要打造的特色景点。

趁着夕阳西下之际,我们最后来到有着“平鲁右肾”之称的元宝湖、如意湖。夕阳下的湖面,霞光闪闪,从湖边远眺,左边的平鲁城区透着祥和与繁华,而远山上的发电风车,慢慢地旋转着,为平鲁的光明未来默默奉献。

送走晚霞,我们回到城区,晚安,平鲁,明天见!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寻找中国数码摄影师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royg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