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马乔已将与中国足协合同纠纷诉至国际足联

据新华社电 原中国男足主教练卡马乔已将与中国足协的合同纠纷诉至国际足联,中国足协没有新的表态,重申“尊重卡马乔选择”的立场。

卡马乔的代理律师哈维尔12日向新华社记者确认,他们已于11日将卡马乔教练团队被中国足协解聘而引发的合同纠纷事宜诉至国际足联,但尚未透露更多信息。

国际足联媒体部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邮件采访时回复称:确实收到了卡马乔寻求帮助的邮件,但因为此事还在调查当中,因此不便对此作出评价。

中国足协对于卡马乔这一做法没有新的表态,只是重申了7月6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所做的声明:对于对方的一切选择,中国足协表示尊重。

6月15日,中国队1比5惨败给泰国队;6月21日,中国足协向卡马乔表示他及其教练团队不再担任国家队教练工作;6月24日,中国足协正式对外宣布与卡马乔就终止合作达成共识;从7月1日开始,双方共进行了两次谈判,但在第二次谈判结束后,卡马乔方面通过邮件向中国足协表示如中国足协不接受其条件即视为谈判破裂,并将诉诸国际足联;7月5日,卡马乔代理律师哈维尔通过新华社发表谈判破裂声明。

[分析]

足协胜算很低 有望少赔一些

中国足协与卡马乔之间的纠纷在国际足坛其实并不罕见,而且国际足联的判例几乎都是不遵守合同的足协败诉。不过,败诉方其实也并不需要完全赔偿胜诉方所要求的资金,或许在这场官司之后,中国足协还能“因祸得福”,少赔一些。

最近一个判例发生在2011年10月,在带队从2012年非洲杯预赛出线后,赞比亚足协突然解雇了意大利籍主帅博内蒂。博内蒂的合同到2012年7月截止,意大利人因此将赞比亚足协告上国际足联,并索赔160万美元。不过,最终国际足联的裁决只是38.2万美元。除此之外,2005年,加纳足协也被判败诉,需支付2003年单方面解雇德国主帅齐瑟的赔偿金7.1万美元。在以上两个判例当中,相关足协都没有付出合同规定的赔偿金额。对于中国足协而言,这无疑是在黑暗中看到了一线曙光。

鉴于当初聘请卡马乔时所签的工作合同被网民讥讽为“大清的《马关条约》”,民意愤愤,舆情汹汹,目前不排除有关部门已着手调查追责的可能。2010年足球反腐行动开始之后,确立了国家10部委共同监管机制,后来缩减到6部委,负责日常纪检工作的是国家体育总局监察局。在解约的问题上,中国足协亦如当年李鸿章赴日谈判时所抱之心态———能少赔一点是一点,不惜“舌敝唇焦,磨到尽头”。一来尽可能挽回损失,即便是最后如数照赔,那也是国际足联做出的裁决,中国足协对上、对下都有个交代;二来当事人可以借此撇清疑点。 特约记者 赵睿

[链接]

FIFA官司耗时长 足协可使拖字诀?

国际足联处理国际纠纷的平台有两个,争议解决庭主要处理球员与俱乐部的纠纷,包括劳动合同、原球会培养费等纠纷。而球员状态委员会负责更复杂的球会之间的纠纷,教练、经纪人以及球员与前两者之间的纠纷。依照惯例,中国足协与卡马乔的纠纷将被交给球员状态委员会仲裁。

按照一般流程,申诉方首先要通过正当渠道向国际足联仲裁委员会递交申诉书,之后,仲裁委员会主席决定是否通知申诉人涉及的对象。被申诉人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提交必要的材料证明。仲裁委员会进行独立的审议工作及作出决定后,由秘书处通知双方结果,除去特殊案例外,仲裁结果都将公布。

目前,球员状态委员会由前德国足协主席茨旺齐格领导。成员中最有权威的是英格兰籍委员杰夫·汤普森,目前球员状态委员会的一般申诉,都由他作为独立仲裁人作出审理并裁决。但如果案情过于复杂,将由11名成员共同出具裁决书,他们将采用匿名投票方式,简单多数原则决定最后的裁决。若正反票数相同,主席茨旺齐格拥有一票决定权。

此外,因为球员状态委员会作出判决前还有调解期,审理也需时间,此前判例从申诉到宣判历时最长可达两年。而且,败诉方还可以继续上诉到瑞士的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案件到判决也有时间,中国足协大可以静候其变,用时间换主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