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视点:中国电视综艺节目“原创”何其难?

今年以来,中国电视综艺节目正陷入“我为歌狂”的窘境:打开电视机,《中国梦之声》《我为歌狂》《我是歌手》等30多个海外引进模式节目“你方唱罢我登场”,且内容形式高度雷同,给大众带来了审美疲劳。

这片热潮中,刚刚在央视一套黄金时段结束首季赛事播出的大型公益舞蹈类电视真人秀节目《舞出我人生》显得别具一格。

“向中国原创的电视综艺节目又迈进一步”

以“舞蹈”和“公益”为主题的《舞出我人生》,被不少传媒研究者认为是“向创造和制作真正中国原创的电视综艺节目又迈进了一步”。

这档为期三个月的真人秀节目对中国电视综艺颇具标志性意义,特别是节目所蕴含的“原创”基因。尽管海外早有《与明星共舞》这样的电视真人秀节目,“无论从前期策划、本土文化的立场设定、节目的诉求,还是到赛制的安排、舞美的构思、后期的加工剪辑,都蕴含大量的原创因素”。央视综合频道节目部副主任过彤认为。

业内人士指出,虽然《舞出我人生》这档节目本身还存在不少缺陷和提升余地,它对于中国原创电视综艺节目却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即中国电视人完全可以围绕本土文化、本土价值观念去设计开发一档精彩可观、真情动人的真人秀节目。

明星为平凡人“助梦”的“中国式情感”

《舞出我人生》的价值观十分鲜明。它设定了明星作为“助梦者”来帮助平凡人实现心愿的比赛方式。因此,人们看到了“明星”与“普通人”携手登上舞台,努力实现同一个看似微不足道的小小梦想,一起竭尽全力、汗水与泪水播撒舞台,呈现给观众和谐、温馨、美好的境界。

在节目中,人们看到香港明星容祖儿与来自东北佳木斯、体重达288斤的舞者一起跳舞、一起圆梦。汶川地震中生还的坚强美女廖智则在与“搭档”杨志刚共舞的过程中,感受到“我们都是为了对方在努力,这里没有明星和普通人,只有一种人与人之间很友善、很单纯的情谊”。

著名影人陈冲原本不会跳舞,更患有严重的“恐台症”,甚至不敢登台演出话剧,但是为了替别人圆梦,她挑战自我。为呈现更好的艺术效果,陈冲毫不犹豫地剪去长发。

正是这些美好的“中国式情感”,让这档电视真人秀节目散发出了美好的质感,也散发出了创新的光彩。正如陈冲所说的那样:“我希望《舞出我人生》这档节目所呈现出来的美,是有力量的,有道德的力量、有精神的力量。我希望我们所呈现出来的东西,是站在一切庸俗的、自私的、想当然的那种所谓美的对立面。我希望把这份力量能够传达给观众。”

过彤认为,希望通过《舞出我人生》中弘扬人与人之间真情、互助、和谐的价值观,来实现对当下泛滥于电视荧屏的“个人主义”“一夕成名”的海外翻版电视真人秀的“突围”。

用自己的价值观来“同化”海外引进节目

“中国的娱乐节目,现在很火爆,从制作水平、从规模数量、从传播效果,都可以说在世界上可以称为一流。但是从1995年《快乐大本营》到现在已经将近18年的历史,我们中国的娱乐节目还在模仿的路上狂飙,我们的原创之路确实显得坎坷不平。”在肯定《舞出我人生》“难能可贵”的同时,北大教授陆地也感叹呼吁,希望中国原创的真人秀节目能更大胆地前行探索,不要成为中国电视永远的“心痛”。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胡智锋则指出,海外引进的综艺娱乐、真人秀节目“垄断”中国电视荧屏,固然不值得恐慌,却足以引起警示。中国电视应该用自己的价值观来“同化”海外引进的节目,否则会引起消化不良。“健康娱乐”“本土原创”应该成为“中国式娱乐”的基本方向。

“国内电视这样大规模地从海外引进节目模式,很快就会碰到瓶颈。”过彤坦言,这两年中国电视荧屏上海外翻版娱乐节目的“井喷”,得益于西方传媒多年的研发积累,但国外的节目研发如今也后继乏力。而整个中国的电视制作团队都已经沦为了执行团队,令人扼腕叹息,这种情形也没法持续。中国电视人或早或晚都是要打造自己的创意节目,从电视文化产品的制造走向创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