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贺江污染地镉已达标 上游5个断面铊仍超标

中广网北京7月10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7月6日,广西通报贺江上游发生铊、镉污染事件,致下游的广东封开县南丰镇河段出现少量鱼类死亡现象,3万群众饮水受影响。昨天,封开方面公布的最新监测结果显示,所有监测断面的镉均已达标,但上游5个断面的铊仍然超标。

这次贺江水污染事件,官方最初通报的污染源范围是贺江马尾河段的79家非法金属采矿点。据了解,马尾河汇入贺江合面狮水库,该水库是八步区信都镇的饮用水源。

中央台记者昨天对贺江马尾河段进行了实地调查,发现马尾河的上游不仅分布着数十家从事选矿的小作坊,而且还存在造纸厂、陶瓷厂、养猪场等企业。水污染事件发生后,这些企业是否已经停工?又该如何监管?请听记者吴喆华的报道:

探寻污染源之路,从马尾河开始。平桂管理区新村的一位姓王的村民告诉记者,贺江马尾河一带开矿历史很久,他搞了几十年矿,马尾河的水一直比较浑。

村民:以前有新路矿,平桂矿务局,白面山厂等等,以前国家办的时候这里的水就是很浑的。

贺州是老矿区,新村河是马尾河的上游,狭窄的河道两边,有数十家简易小作坊。当地村民说,它们抽用河水炼矿、造纸,又将废水直接排入河中,记者走访了其中四家小作坊,工人们表示均已经停工。一家加工锡沙的老板黄玉彪告诉记者,他从2001年就在这里做选矿厂,生产的废水直接排入马尾河。

记者:这个厂子叫什么名字?

黄玉彪:没有名字,不注册商标的,一路来都是自己干的。

记者:你们的水往哪排?

黄玉彪:我们有点浑水,浑水不会有污染。

记者:排到河里去?

黄玉彪:是,你看到啦,你看到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了。

黄玉彪向记者出示了他于2001年办理的环境保护排放污染物许可证。该证按规定有效期一年,需年审。黄玉彪说,平时如果没有人来查,就当作政府“默认”了。

黄玉彪:平时有时候查有时不查。

记者:你们没有证还让你们干?

黄玉彪:我们原来有证,可能是默认吧。

记者:默认是什么意思?

黄玉彪:意思就是来搞,以为上面不搞我们就自己搞啦。

记者发现,在新村河边,有一家新辉陶瓷厂,新村14队村民刘丛雨说,该厂直接往河岸边的农田排水,他家后面的田种不了了。刘丛雨向记者指出了该厂的排水口,黄色的废水泛着白色泡沫排到了河边的田中。

刘丛雨:原来全部都是种田的,现在给他这么一搞,人家都搞不了了。

逆流而上,记者来到黄田镇的清面村,挨着石林景区附近,山体有大块裸露。记者发现一家处理能力200吨的铁矿厂,不过看场工人说,他们已经停了一年多了。附近规模较大的霸力矿厂,因为没有矿源,也停工已经四年。看厂的工人告诉记者:他们7日晚接到通知,停电检查。

霸力矿厂工人:没有矿源了,挖不出来矿了,停工。今天没有电了,我吃的泡面。不论是大厂小厂,开工与不开工都要停电检查。

有当地村民反映,里从镇有几家规模较大的造纸厂,记者今天来到和平造纸厂和怀远纸业有限公司,怀远纸业有限公司因停电已经放假。记者看到,另一家和平造纸厂的排污池里没有水,厂长张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有环保手续,但也已经停工半个月了。

在黄田镇,造成这次贺江水污染的主要污染源汇威选矿厂,位于清面村白面山附近,该厂一位姓胡的女工说,进厂一个月也没看到开工,只是听说试了一下机器。

胡女士:来了一直停,我们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我们听厂里的人说试一下就没有人生产了。

但就是这样一家连自己员工都认为是停工了的企业,却成为贺江水污染事件的罪魁祸首。昨晚,环保部专家虢清伟说,被汇威选矿厂污染的贺江四级支流浩洞河,最新检测数据镉超标13倍,环保部门已选取两个点投药净化水质。

记者看到,在离汇威选矿厂不远处,还有一家大型养猪场。

细数下来,选矿厂、陶瓷厂、造纸厂、养猪场……在马尾河的上游地带,分布着众多可能造成污染的企业。而马尾河水流入合面狮水库,该水库是贺州市信都水厂的水源地,为八步区信都镇群众提供生活饮用水。

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许振成表示,虽然当地政府对非法工厂进行了拉电关停,但还是低估了他们的恢复能力。

许振成:政府对他们全部拉电关停过,但政府低估了他们恢复生产的能力,关了电之后他又接上电生产了。

这些企业为何能够在马尾河上游建厂?如何才能彻底杜绝污染事故发生,而不是靠鱼为人预警,可能是今后当地政府部门需要攻克的重要课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广西贺江遭遇铊镉污染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