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42名精神病人脱管:趁发药时殴打医务人员

综合央广、西江都市报报道

广西梧州市委宣传部透露,7月5日20时许,该市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发生精神病人脱离监管事件。

据通报,当天20时许,在该院留院治疗的部分精神病人殴打负责管治的医务人员,抢走钥匙后打开病房门自行离开医院。经清点,事件中共有42名精神病人暂时脱离管治。事发后,当地指示辖区政府及相关部门组织力量查找,并发动家属配合,同时加强街面巡查。

目前,脱管的42名精神病患者已全部找回。

精神病患趁发药时殴打医务人员

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胡超介绍说:“事发当晚,7名精神病人趁一名男医生正在发药时,挟持并殴打负责管治的医务人员,抢走钱包和钥匙后打开设有三重锁的病房门自行离开医院,并煽动其他精神病人一起逃跑。有几个重性的精神病人要挟我们这些医护人员说要出院,医生护士不同意,他们就控制我们医生护士,要挟他们拿出钥匙,抢了那些手机和一部分钱想逃跑。逃出去以后,还另外有一帮病人逃了出来,我们后来经过核实,一共跑了42个病人。 ”

经当地核实,42名走失的病人中既有当地家属送来的本地精神病人,也有以往收治的流浪精神病人,还有肇事肇祸精神病员7人。据院方确认,其中挟持医生的患者中有两名具有犯罪前科,并患有严重的分裂症以及暴力倾向。

出走事件发生后,藤县立即成立事件处置领导小组,并迅速抽调车辆130多台,组织警力200多人,各级干部400多人开展查找工作。参与寻人的工作人员介绍,由于病人并未穿着统一的病号服,这几名乍看与常人无异的病人抢走了护理员的手机及钱物后,曾经与外界联系,并搭乘车辆离开藤县。但沿途有市民发现他们神色不妥并提供线索,工作人员带着病人资料赶到梧州,辨认无误后终将他们接回医院。

截至7月6日上午7时33分,出走的精神病人已被工作人员全部找回,并继续留置在该医院进行医治。据了解,在处置此事的过程中,没有病人因出走而受伤或发生其他意外情况。

医院院长:安保缺乏

藤县第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胡超元表示,会把病人分流,分到附近的精神病院,包括梧州、蒙山、岑溪,第二个就是加强护理,尽快加强增加招聘保安、护工。

据悉,藤县第三人民医院是藤县唯一收治精神病人的医院。目前共有在院治疗的精神病人300名,其中男性病人198人,女性病人102人。

据院方介绍,此次事件发生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安保人员缺乏。

对于精神病医院的安保工作,2012年7月4日,卫生部办公室曾下发《关于加强精神病医院安全保卫工作的通知 (卫办医政发(2012)84号)》,进一步加强精神病医院、综合医院精神科安全保卫管理。

通知指出,精神疾病患者是一类特殊患者,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要高度重视医院安全保卫工作。

通知要求,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要制订切实可行的医院安全保卫工作实施方案。要科学配备合格的安保人员,有条件的医院在门急诊、病区等重点部门安装视频监控设施和紧急呼叫系统,确保设备设施完好可用。

同时,通知还要求各级精神病医院和综合医院精神科针对暴力冲动等高风险患者制订冲动防范预案,在病区要具备针对精神疾病患者自杀、出走、伤人、损物等事件的防范措施。

新闻观察

我国精神卫生医疗资源紧缺

记者调查发现,精神卫生医疗资源无法满足需求的问题绝非梧州一地。据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杨红梅介绍,目前全省能够收治精神病患者的医疗机构有144家,床位数量仅1.5万张。济南仅有1300张床位,全市各类精神病患者治疗率不足10%。

杨红梅说:“国家一直在要求建防治网络,从卫生行政部门到精神卫生机构一直到社区卫生中心到站点。把这个防治网络建起来。原则上每个区县必须有一个精神卫生机构,但是目前来说济阳没有,市中没有,槐荫的是民政的,历下的是山东省的……包括我们医院不是正儿八经的市级机构。”

精神病人专业救治机构不到位,社区监控也因为缺乏资金无法开展。济南市精神卫生中心副院长杨红梅说,精神病患者的社区救治,并没有专项经费,全部来自财政下拨的公共卫生服务经费。目前济南市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标准是每人每年25元。这笔费用,一共要用于11项公共卫生服务。其中用于精神病患者救治的经费比例不高,远不能满足需求。

“社区管理仅限于对病人护理知识的传播,服药的指导,康复的指导和家属的心理疏导,这些情况。但这些病人大多还是在家居多。对病人在社区进行一些康复啊或者就业前的过渡,这需要一些康复机构、康复场所、康复设施和人员。但这块,社区来说,还有很大的差距。 ”杨红梅说道。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初公布数据显示,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在1亿人以上,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

为了缓解紧缺的先现状,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副院长胡雄就坦言,为了让更多病人获得治疗,他们想法设法增加床位,走道里除了消防通道外都摆满了病床,医护人员超负荷运转,即便这样,离满足需要还有极大距离。全河南省目前床位数是0.97张/万人,但世界平均水平为4.3张/万人。

然而摆在眼前更大的问题还是经济账,一个精神病人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经济负担的沉重是无法想象的,胡雄分析说,按照重性精神病的治疗有标准化的治疗程序,治疗最低花费是一万元,但是河南省今年规定有精神分裂的重病的治疗叫大病救助,规定的范围是6千块。

(新闻晚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ntony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