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湖北罗湾村地陷事件 缺水十年村民求搬迁

村里干涸的井

村里干涸的井

兴红矿业凭借租用协议中设置的“ 不得干涉租用地的任何用途”等条款,建设了尾砂库和充填站

兴红矿业凭借租用协议中设置的“ 不得干涉租用地的任何用途”等条款,建设了尾砂库和充填站

从大广高速大冶出口向东驱车20余分钟,来到一个叫上罗湾的村庄。

大冶产矿,上罗湾是一个典型的矿区村落。通往村子的路边,沿途就能看到数个大小不一的矿厂。这里隶属于大冶市金湖街道办事处赵保村,居住着40余户人家,整个湾子正处在原大冶红卫铁矿矿脉附近。

红卫铁矿有着近40年的开采史,曾经,上罗湾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人在矿上工作。2003年改制之后,红卫铁矿被整体转包给私人业主,更名为大冶兴红矿业有限公司。在村旁几十米远的岔路口,就能看到兴红矿业 的办公楼以及主矿井,整个湾子伴矿而生。

湾子里的人,对“矿”有着别样的感情。曾经,矿为这里带来了水泥路、就业和财富;如今,留下了缺水 、失业以及塌陷。

罗祖送,家住上罗湾6号,一进他家院门就能看到两口井。“2001年我们家打了一口井,(后来)不出水,在 2003年的时候,又在大门口地势更低的位置打了第二口井,结果没多久,也没水了。”

自2001年开始,住在上罗湾的40多户村民,发现自家的水井先后都打不出水了。如今,整个村只有两口井能出水,满足湾子里的生活所需。上罗湾祠堂前,有一口篮球场大小的水塘,这片死水,是整个湾子洗衣服的地方。

罗显猛家靠近厨房的一片地里,长满了绿黝黝的各类杂草和数米高的大树,一口水井藏身其中。虽然能出水,但是没人敢喝。罗显猛告诉记者,2002年前后,家里烧井水喝,灌完水,锅底有一层污垢,用力刮除, 锅底竟然直接破了。“不知道这(井水)里面有什么?不敢喝”。

隔着一堵高墙就是兴红矿业的选矿车间。罗显猛认为选矿车间大量使用药水来处理矿石,试剂、药品污染了地下水,井里打出的水才会结出“烂锅底”的污垢。

缺水喝,成了村子里的大难题。走在上罗湾,随处可见成片小丘,植被茂盛,树木葱郁,村后连片荷塘, 正值初夏,荷花绽放,清香一片。这里并不像是一片干旱缺水的地区。

井水都流到哪儿去了?村公路一侧数十米远,有一个深约百米,直径数百米的大矿坑。村里人告诉记者, 这里原本是一座山,数十年的开采形成了现在的模样。在村公路靠近矿坑的树林一直竖着一块牌子“人和牲畜不得入内”,并用铁丝网绕树围成了隔离带,这样一块采空区警示牌,距离村公路仅数步之遥。

村民坚信,距离村子如此近的采空区,是地下水流失的主因。村民们更担心,地下的矿究竟挖到哪里了? 自家房屋下是否是采空区?

村里人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据村民罗光泽回忆说,小时候在家睡觉,晚上都能听到床下钻矿的声音,可能一个月前响声还在房屋西头,一个月后就会响在房屋的东头。

2003年10月份,位于村口的一片村组藕塘突现直径4米的塌陷坑,一塘水30分钟内全部漏干。距藕塘大约50 米是村民王能学和罗光泽家的祖屋,看到身边的塌陷坑,王能学和罗光泽一家不敢继续在老屋居住,纷纷搬离。

几乎是同一年,村里不少人家的房屋也开始出现了裂缝,湾子里先后又出现数次塌陷。

藕塘塌陷后,村民联合起来找兴红矿业讨说法。罗克秋,时任上罗湾村组长,据他介绍,事发后,兴红矿业运土将塌陷区填满,5个月后,矿上与上罗湾村组签订了一份租赁协议:以1万元一年的租金,租用上罗 湾藕塘及藕塘上下方责任田、菜园地,以此平息地面坍塌的影响。

然而,正是这一份“不公开”的租赁协议,悄悄埋下了隐患。2004年,兴红矿业凭借租用协议中设置的“不得干涉租用地的任何用途”等条款,以租代征,通过金湖国土所向市国土资源局申报,将包括责任田在内的6.5亩基本农田改成尾砂库和充填站。2012年下半年,尾砂库泥沙冲击到罗光泽家老屋,致使房屋、院子和鱼藕塘全部被淹,房屋和院子泥沙平均1米多深,幸无人员伤亡。

其实,早在2003年藕塘塌陷时,罗克秋、罗光泽等人曾经在大冶市国土资源局看到了一个塌陷区红线图, 按照他们的说法,上罗湾所在地有相当部分地区是属于塌陷区,随着这几年开采范围扩大,村民担心更大的塌陷威胁。

搬迁,成为上罗湾村民的心愿。

家住上罗湾36号的罗克玉是村里的文化人,在2002年开始,罗克玉就先后数十次向大冶市委、市政府、国土资源局、信访办等多个部门写信,要求市里面重视上罗湾村民无水喝、房屋裂缝、噪音尘土污染等问题。记者在罗克玉家看到一份“请愿书”:2002年6月4日,赵保一组全体村民按下手印,联名给市委市政府 写信反映情况,希望得到妥善安置。但是,往往没有回应,搬迁依然遥遥无期。

罗克玉告诉记者,生活在上罗湾还得为生计发愁。上个世纪70年代,原有的150余亩山场、土地被国家征用 ,开办铁矿。缺少耕地,村里人多数靠打工谋生,年轻人很少,原来的村组长罗克秋就在一家茶餐厅做夜班保安。

“没有钱修不起房子,也搬不走。”罗克玉说,“不挖矿不行,但最起码把我们安顿好,让我们住到安全的地方,村子里老百姓活的太苦了。”

记者手记

记者在上罗湾采访时,碰巧罗光泽正在为房屋被尾砂坝冲垮索赔。记者从他手里看到一份“第十次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他希望大冶市国土资源局能够公布上罗湾塌陷区红线图、兴红矿业尾砂坝的环评和审批手续。“2003年见过红线图,现在就想明确一下,我们是否真在塌陷区,而且让我意外的是,明明是租用的土地,兴红矿业究竟是如何绕开环评和审批手续,建立起了尾砂坝。”罗光泽说,“前九次申请都还没有回应。”

随后,记者陪同罗光泽去往大冶市国土资源局信访办,信访办一金姓主任拿着“申请”,得知记者身份后 ,对罗光泽说“你把记者找来搞什么?”,没有回答任何问题,匆匆走出办公大楼。因为停电不能正常办公等原因,记者在国土资源局未能看到“塌陷区红线图”。几天后,大冶市国土资源局对罗光泽的申请做出回应:两项公开内容不归信访办,建议向行政服务中心窗口办文受理。拿到回函,罗光泽找不到答案, 吃过饭匆匆往行政服务中心赶去,继续递交第十一封申请。

我们反复在提联系群众,这并不是一句空话,而是要俯下身来,倾听民众的声音,了解民众的诉求。罗光泽的申请需要职能部门的回应,而不是一句简单的“不归我管”,甚至是在十封申请之后的一声敷衍。联系群众更要能照镜子换位思考,知民众之所想,试想当地官员谁愿意住进没有水喝、没有安全感的房屋? 联系群众需要当地政府正视问题,深入调查,解决困难,带着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荆楚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