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收摊贩1.2万元办摊位证 街道称系个人行为

  炎炎夏日,卖西瓜的摊贩都渴望有个固定摊点,在遮阳篷下合法经营。由于瓜贩较多,南京市城管局颁发的西瓜摊位证很难申请,雨花台区赛虹桥街道城管科一名姓邓的组长从中看到商机,私下收取6名瓜贩1.2万元,承诺帮忙代办摊位证。眼看进入盛夏,一拖再拖,也没办下来,交了钱的瓜贩们不干了,向现代快报 (微博)96060投诉此事。7月2日,邓某将钱全部退还。昨天,街道对此展开调查,邓某承认瓜贩们曾找他办证,让他代交钱。街道相关人士说,邓某的做法属于严重违纪,将予以严肃处理。

  为了摆摊

  瓜贩凑钱向城管买证

  油坊桥宁芜公路边有个市民广场,由于紧靠居民小区,成了瓜贩们眼中的福地。赛虹桥街道城管科办事员孙萍告诉记者,去年,他们找到小广场产权单位园林部门协商,同意瓜贩们在广场上摆摊,前提条件是保证地面干净,不影响交通。去年夏天,瓜贩们在广场经营半个多月,由于影响居民健身消夏,园林部门又将瓜贩们赶出了广场。

  今年6月,去年在附近卖瓜的人又来了,小广场不给卖,他们只得将装西瓜的货车停在公路边一边卖瓜一边和城管“打游击”。6个瓜贩凑在一起商量,大家都出点钱,找街道城管科的人,想办法弄个证,“天天与城管打游击,苦死了,谁也不愿偷偷摸摸卖瓜。”一个姓谢的瓜贩说,他认识城管科邓组长,委托他帮忙能弄到证。6个瓜贩每人出2300元,交给谢某操办此事。谢某每人抽取300元,作为给自己的劳务费,把剩下的1.2万元交给了邓组长。

  证没办下

  邓组长失信惹恼瓜贩

  办证的钱交了出去,瓜贩们一边东躲西藏占道经营,一边焦急地等候证早点办下来。他们开着货车,在油坊桥通向西善桥的公路边不定点游荡,一般在中午或晚上6点以后,等城管下班,才敢停下来卖瓜。“就跟做贼一样,苦哇。我们也知道占道经营不对,也想有个固定摊位安安稳稳做生意,可到哪儿去找呢?”一名卖瓜的汉子诉苦说。

  瓜贩们不断催促谢某,谢某不断催促城管科邓组长,“究竟啥时能办下证?给个准信呀。”邓组长先是答复7月1日能拿到证,后来推到3日,再后来又拖到5日。他一再承诺:放心,保证能办到证。“我进了一车的西瓜,不敢放开来卖,躲躲藏藏的,眼看过去大半个月了还没卖掉,怎能不急呀。”一名瓜贩指着满车的西瓜说。这段时间,南京进入盛夏,瓜贩们天天在路边打游击,35度的高温烤得他们像“炭烤鸭”。瓜贩们失去耐心,找到谢某,希望给个说法。

  几经周折

  瓜贩们终于拿回了钱

  瓜贩们先是找到谢某,如果实在办不了证,就干脆把钱退还给他们,不要瞎吹牛皮。谢某开始很为难,“我又没拿你们的钱,谁拿你们的钱,你们找谁去。”瓜贩们也火了,“有什么了不起,拿了钱还不替人办事,不行我们就去找城管科邓组长,怕什么?”

  害怕事情闹大,谢某赶紧私下找邓某协商。邓某告诉他,他也尽了力,可证确实很难办,同意退钱,并把钱如数退给了谢某。7月2日白天,谢某退还了两名瓜贩各2300元。当天晚上,他又找到另外4名瓜贩,把钱退还给他们。

  谢某说,他自己扣留的1800元一直没花掉,证没办下来,也一并退还给了瓜贩。邓某究竟是什么时候告诉谢某不能办证的?对此问题,谢某吞吞吐吐,不愿回答。“真的忘了,记不起来了,我也不断催他,后来他打电话说证办不下来,过几天把钱还给我。”

  街道表态

  个人行为,严重违纪

  昨天,现代快报记者来到赛虹桥街道,找到负责处理此事的城管科办事员孙萍。孙萍说,邓某是街道城管科一个中队的小组长,负责管辖油坊桥、小行及周边地铁站一带的市容。“听瓜贩们说他们凑钱给邓组长办摊位证,我当场表态,如果情况属实,将严肃处理,决不手软”。孙萍说,街道已着手调查此事。

  记者问孙萍:“城管颁发一个摊位证要收多少费用?”孙萍答:“按规定不收一分钱费用,只收取遮阳篷的押金,但也不超过1000元。”孙萍说,由于摊位紧张,瓜贩较多,申请临时摊位证确实比较困难。孙萍分析,去年城管联系园林部门,让瓜贩在油坊桥市民广场卖瓜,邓某今年可能想做做园林部门的工作,再次允许瓜贩进去摆摊,就私下先收了瓜贩的钱。邓某的行为纯属个人行为,属于严重违纪。“他承诺代办证代收钱,这与他的身份很不相称,这样做的性质很严重,街道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此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