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海外遭歧视与暴力调查:有人专抢中国人

[导读]显性或隐性的、直接或间接的歧视和排斥,令中国留学生心中抑郁,而那些专门针对中国人的抢劫及“种族歧视性”暴力袭击,则让他们愤怒,恐惧。

德国小城里的仇外事件

报告指出,德国公众对外国人的态度已开始偏向狭隘和种族歧视。有1/3的德国人想要移居德国的外国人回国,甚至有10%的德国人宁愿有如希特勒一样的独裁者领导政府。超过30%的受访者认为,定居德国的外国人占用了社会福利和就业机会,他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国家。

《环球》杂志记者/郭新宇(发自柏林)

《环球》杂志记者近日采访了一些在柏林学习、生活的中国留学生,他们表示,在德国校园里,并没有很明显的针对中国学生的歧视现象。但近年来非常值得关注的一个问题是,中国学生屡屡成为德国东部右翼势力暴力袭击的对象。

德国东部萨克森-安哈尔特州的小城科滕市是此类事件的频发地。

2006年2月5日晚9时,中国留学生张某在科滕火车站遇到一群身穿黑色皮衣的德国年轻人。其中一名头发染成黑色的家伙手里拿着啤酒瓶朝张某挑衅性地瞪了一眼。张某加快脚步准备离开,但一个剃着光头的家伙挡住了他。“你想干什么?”张某问。“这是我们的国家。”光头家伙回答。张某趁一名路人与光头家伙搭话之机赶紧躲开,但没多久这家伙追了上来,一开口就要10欧元。张某说身上只有几十欧分,光头家伙不信,要翻他的钱包。张某想再次摆脱这家伙,但没跑多远,脸上就挨了一拳,还差点被踢倒。后来张某跑上站台,才摆脱这伙人的纠缠。

2006年2月10日下午6时左右,在科滕学习的中国留学生蒋某出门买东西,在一家超市附近的十字路口处碰到一群当地年轻人。这群人手里拎着啤酒瓶,冲着他非常不友好地大喊大叫,并投掷雪球。蒋某意识到情况不对,转身离开。这时,人群中窜出来一个身穿黑色衣服的家伙,尾随过来,并冲着蒋某嚷嚷。蒋某还没明白他在说什么,身上就挨了几拳。蒋某情急之中跑到一家小吃店求救,并在一名德国人的帮助下报了警。警方10多分钟后赶到,当场抓住了一名犯罪嫌疑人。蒋某和嫌疑人在警察局录了口供,他确认这家伙就是肇事者,但对方不但不老实,反而不断辱骂蒋某和他的同学。

2006年2月10日晚11时50分左右,中国留学生彭某从科滕学生公寓出来,送一名女同学回家。途中,迎面过来两个当地年轻人。在双方擦肩而过的时候,其中一个高个子突然挥拳向彭某头上砸来,彭某猝不及防,当场倒在地上。这两个家伙又朝彭某踢了两三脚,然后迅速离去。彭某的嘴唇左侧被打裂出血……

五年后,2011年11月11日下午3点左右,又有两名中国留学生在科滕市的一家超市中被一名德国男青年殴打。此前,这名德国男青年也曾和另外几人在该市大街上暴力殴打一名中国留学生。他们中有人抓住这名中国留学生的脖子,用脚踢他的大腿,导致这名被袭学生皮肤有多处擦伤,并受到严重惊吓。

案发后,中国驻德国使馆官员秦俊峰说,当地发生仇外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2002年或者是稍晚些时候,那个地方就发生过3至4起针对中国留学生的极右暴力事件,也有学生被打伤的情况。他认为,“科滕地区靠近德国东部地区,经济相对比较闭塞,所以极右势力比较猖獗。”

科滕市地处原东德,由于经济状况不好,失业率惊人。而近年来,这个小城的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目前已有400至500人,并成为当地最大的外国留学生群体。这些学生大多来自殷实之家,并随身带去了电脑等高级商品,因此很容易引起当地青年人尤其是失业者的不满。一名中国留学生说,中国人身材比当地人瘦小,这可能是他们容易成为袭击对象的原因。

由于历史原因,德国社会一直存在着某种仇外、排外思想,虽然二战后德国对旧势力进行了较彻底的清除,但极右问题并未被完全解决。特别是在经济不景气时期,外国人或者外族人往往会成为右翼势力拿来大做文章的替罪羊,他们常常将社会犯罪和失业归咎于外籍移民,并煽动排外和种族仇视。

2010年,德国的两名心理学家曾就独裁、民族沙文主义、仇外、纳粹主义、反犹太主义、社会进化论等问题进行过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德国社会的各个年龄层次都表现出极右主义倾向,年龄越大,越赞成民族沙文主义、仇外和排犹主义。

报告还指出,德国公众对外国人的态度已开始偏向狭隘和种族歧视。有1/3的德国人想要移居德国的外国人回国,甚至有10%的德国人宁愿有如希特勒一样的独裁者领导政府。超过30%的受访者认为,定居德国的外国人占用了社会福利和就业机会,他们应该返回自己的国家——持这种观点的人已不限于极右组织及其支持者。

莫斯科的冷眼与刁难

“全校就只有你一个中国人,甚至只有你一个外国人。大家都把你当怪物,你能从他们的眼神里读出不屑,他们总是聚在一起议论你,不跟你说话也不跟你玩,还给你起一些听不懂的外号。”

皇甫骏也

近些年,中俄关系不断升温,赴俄留学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然而,留学俄罗斯并不像人们想像得那样光鲜亮丽,学生们不仅要学习难以掌握的俄语,克服独立生活的重重困难,还得提防来自周围的冷眼与刁难。

“给你起一些听不懂的外号”

中国留学生小舒是莫斯科国立大学社会系的在读博士生。9年前,当时还在读高中的她随驻外工作的父母一同飞赴莫斯科,父母离任回国之后,她便独自一人在俄学习、生活。

回忆起刚到莫斯科的情景,小舒说,由于在国内没读完高中,所以到了俄罗斯后不得不进入当地的高中继续学习。当时,她和父母都十分担心不会有学校愿意接纳一个俄语水平并不高的外国学生。但出乎意料的是,家长向当地中学的校长说明情况后,小舒顺利地进入了学校。

“任课老师都对我很好,还经常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给我讲解一些课堂上没弄懂的东西,帮助我迅速融入新环境。”谈起老师,小舒心存感激。

“但是同学们就不那么友好了。全校就只有你一个中国人,甚至只有你一个外国人。大家都把你当怪物,你能从他们的眼神里读出不屑,他们总是聚在一起议论你,不跟你说话也不跟你玩,还给你起一些听不懂的外号。”

说到高中同学间的关系,小舒有些情绪低落。她坦言当时同学们的冷眼相待让自己遭受了很大的打击,“俗话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可是自己当时却一个朋友也没有。”

进入大学以后,小舒的身边有了很多中国学生,他们在一起上课、生活,她才没有感觉那么孤独。同时,随着俄语水平的提高,她也逐渐认识了一些俄罗斯朋友。

音乐学院里找不到伴奏

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原名为莫斯科音乐学院)是世界著名的音乐学院,学院内的俄罗斯学生大多家境优越,甚至不乏社会名流的子女。在该校读大三的中国学生小李说:“俄罗斯同学身上总是散发着一股自我优越感,不愿意与外国同学打交道。”

他还说,上音乐课时,老师会安排几个同学相互配合演奏,中国学生不多,所以常常需要找俄罗斯同学帮忙伴奏。“但俄罗斯学生知道要给中国学生伴奏就会经常无故缺席,电话也会关机,联系不上,事后也很难给出合理的解释。”

小李对此很苦恼,但他认为在别人的国家受到什么样的对待都不应气馁,要忍耐,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只有自己更刻苦才能把这条异国他乡求学路走顺。

刁难中国学生的楼管

同在莫斯科国立大学的中国学生小张说,莫大宿舍的楼管总是百般刁难中国学生。

“到学校第一天办理住宿手续时,就觉得十分的不公平。”小张愤愤不平地说,当时莫大宿舍主楼明明有很多空房间,楼管却说那些空房间是给人预留的,要把他安排到距主楼很远且住宿费更昂贵的一个宿舍区。“当时我就生气了,问他如果我多交住宿费是不是就能住在主楼。最后楼管同意我多交费住在主楼。”

小张遇到的问题并非个别现象。在俄罗斯,许多中国留学生都说楼管刁难中国学生或多或少是存在的。

在某校读研一的吴奕凡已经在莫斯科生活多年,谈到楼管对中国学生的偏见,她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吐:“关于宿舍厨房的使用,我已经跟楼管吵过不止一次了。平时我都是非常注意的,我来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不了解俄罗斯人的习惯?”

有一天她在厨房做饭,楼管正好路过,还看见厨房的窗台上放了几盆花。楼管让吴停下,先去把那几盆花搬走,打开窗户,然后再炒菜。吴说她的菜正炒到一半,那些花盆很脏很沉而且不是她的,并很客气地表示麻烦楼管先帮忙挪一下,她马上炒完再来帮忙。

“可是楼管非要我立刻挪开,而且说话很难听,还说特别不喜欢中国人。我当时就说我也同样不喜欢你,你这样对一个女孩说话看起来不像是个有家教的人,他也很生气地走开了。”小吴说,虽然心里很委屈,但这种事情早已习惯了。

“球友成为生活中的伙伴”

虽然俄罗斯存在歧视中国留学生的现象,但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也有越来越多的俄罗斯学生对中国感兴趣。在俄罗斯高校中,与中国有关的课题正越来越多,每当涉及到相关问题,俄罗斯师生总会饶有兴趣地一起讨论,还有很多俄罗斯学生主动来找中国学生请教。

有的中国学生发现,如果自己愿意融入当地人的生活,是能够交到不少俄罗斯朋友的,到莫斯科刚刚一年的中国学生侯肖雄对此深有体会。

“我比较外向、脸皮厚,又爱运动,看见球场上有人就忍不住参与进去。刚开始语言不好,往往不能理解他们在球场上的战术,他们也不爱带我玩,但我积极跑动,敢抢敢拼,多参加几次活动大家就渐渐对我认可了。”

小侯说:“球场上交的朋友也渐渐成为生活中的伙伴,这些球友对我的俄语和日常生活都有极大的帮助。我们还一起去健身房,一起购物和聚餐。其实交朋友是一种学习的过程,更是了解这个国家的文化和习俗的最好方式。”

现在,小侯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俄罗斯朋友非常多。他认为,只有融入当地人生活才能找到真正的乐趣。

在日本,能称得上歧视的事

阿雅找了一家房屋中介,工作人员很高兴地带她去见一家租户,没想到,房东一听说她是中国人,立刻拉下脸来,就是不租。阿雅又跟着中介找了好几处房子,都是碰壁而归。连连遭拒之后,她差点掉下泪来。

《环球》杂志记者/王小鹏

在日本一所著名私立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王彤,至今仍对4年前刚来日本时的一段经历耿耿于怀。当年她在日本一所大学读本科,曾经选了一名老师的课。这名老师上课时常常用极快的语速提问中国学生,问题极其刁钻而且只问一遍,如果学生答不上来,成绩就会受到影响。

王彤经过调查发现,不论选了这门课的中国学生上课有多么认真,大多数人的成绩都是D,只有极少数人侥幸得C。相比之下,同班的日本学生和韩国留学生,成绩大多是A或B。

“这是能称得上歧视的事情,所以让我记忆犹新。”王彤说。

但一般来说,在日本高校里,老师基本上能够做到对各国学生一视同仁,中国留学生遭遇老师刁难的概率并不高。

在资深媒体人、日本新闻网总裁徐静波看来,这种小概率事件确实是存在的,由于种种原因,日本人中的确有一部分人对中国反感或没有好感,但是,日本社会是一个相对成熟的社会,日本人的性格也比较内敛,因此他们通常不会公开地把情绪发泄到某一个中国人身上。

从另一方面来看,如今的留日中国学生已与几十年前不同,现在他们的家庭大多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因此不会以打工为主,而是以学习为主。他们将更多的时间用于学习,还参加各种课外活动和志愿活动,这也使得中国留学生在日本高校中的形象比以往好了很多。

但是在校园之外,中国留学生遇到的麻烦要多一些。

到日本留学,一般要自己解决住宿。在大阪一所私立大学读书的阿雅(化名)刚到日本的时候,曾为寻找一处容身之所费尽周折。

她当时找了一家房屋中介,工作人员很高兴地带她去见一家租户,没想到,房东一听说她是中国人,立刻拉下脸来,就是不租。阿雅又跟着中介找了好几处房子,都是碰壁而归。连连遭拒之后,她差点掉下泪来。

最后,在中介苦口婆心的劝说之下,终于有一个日本房东愿意把房间出租给阿雅,但条件非常苛刻:她必须一次性交足半年的房租,方可入住。而通常,日本学生只需每月如期交房租就可以租到房子。

两年过后,阿雅终于可以享受和日本学生一样的待遇了,房租一月一交,但谈及往事,她说“不堪回首”。

除了租房不易,一些中国留学生入住后也会遭遇房东勒令走人等情况。

正在明治大学读硕士的张萌萌(化名)今年春节年过得有点不顺心。她自去年起租住在一个日本老太太家的二楼,签合同时,双方说好水电费加上房租每月共6万日元(约折合人民币4000元)。但去年年末,老太太突然提出让她今年3月份搬出去,说要租给别人。

张萌萌当时非常气愤,因为房东根本也不给她商量的余地。在她的一再追问下,老太太才说原因是她电费用得太多,6万日元根本不够。最终,张萌萌同意每月多交5000日元房租,这才摆平了事情。

徐静波认为,日本人对于外国人租自己的房子,确实有不愿租的问题,除了语言障碍之外,许多房东还担心外国人太吵,或者不遵守住房规矩。

事实上,有些外国人确实做得不够好,譬如,规定只能住一个人,有时候却住进了2个甚至3个,有的租户还乱扔垃圾。这些都会导致日本人对外国租户“刮目相看”。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