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海外遭歧视与暴力调查:有人专抢中国人

[导读]显性或隐性的、直接或间接的歧视和排斥,令中国留学生心中抑郁,而那些专门针对中国人的抢劫及“种族歧视性”暴力袭击,则让他们愤怒,恐惧。

留学生海外遭歧视与暴力调查:有人专抢中国人

环球杂志2013年第13期封面报道

当留学遭遇歧视与暴力

中国现代文学中,有很大一部分描写了早期留学生自尊心受挫的不愉快经历。鲁迅、郁达夫的笔下,都曾经记述过那种令人刻骨铭心的痛苦记忆。

“中国佬”“中国猪”“亚洲狗”……

这些侮辱性的词语,如今似乎已经离我们很远,可是它们,并没有消亡。

身处异国他乡的中国留学生,或许对这些词语并不陌生,但他们遭受的,又不仅仅是言语上的谩骂。

6月14日晚,法国吉伦特省波尔多附近的奥斯唐小镇,6名在当地学习葡萄酒工艺专业的中国留学生遭遇袭击,袭击过程中,3名法国醉酒学生还喊出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侮辱性语言。

这一起被法国官方定性为具有排外性质的暴力攻击事件,令人不得不再次关注中国留学生的境遇。

在国外,有人从同学的眼神里读出了不屑,有人被同龄人排斥,有人被授课老师刻意压低分数,也有人在生活中遭遇刁难和欺辱……

显性或隐性的、直接或间接的歧视和排斥,令中国留学生心中抑郁,而那些专门针对中国人的抢劫及“种族歧视性”暴力袭击,则让他们愤怒,恐惧。

不可否认,在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半个世纪后的今天,种族歧视问题,依然是无法破解的困局——世界对中国的认识,在某种程度上,仍停留于对一个贫穷落后国家的刻板成见。

但在今天,在中国欣欣向荣、中国人生活日益殷实、世界格局已悄然改变的今天,那些固有的歧视,又常常和嫉妒、仇富、排斥等情绪混杂在一起。

一些人对中国的快速发展感到震惊甚至不适,转而把本国经济的不景气、失业率的提升归咎于中国,并拿来大做文章,甚至采取极端排华举动……

这种倾向,更当警惕。

浪漫国度里的排外袭击

表面上看,中国留学生遇袭事件是一起孤立的刑事案件,但近年来法国社会出现的某种思潮不得不令人警惕。受欧债危机影响,法国经济形势低迷,失业率不断攀升,这导致一些本地居民的心理发生了变化,“排外主义”逐渐抬头。

《环球》杂志记者/梁霓霓(发自巴黎)

位于法国西南部的波尔多,是举世闻名的葡萄酒之乡。近日,一抹红色让这个浪漫之地吸引了世界无数目光,但这抹红色不是醇香的红酒,而是中国留学生的鲜血。

6月14日晚,法国吉伦特省波尔多附近的奥斯唐小镇,6名在当地学习葡萄酒工艺专业的中国留学生在返回住所的途中,遇到住在相邻公寓的3名法国醉酒男学生拦路挑衅,中国留学生回避后返回住所。

后来3名醉酒学生因大声喧哗被法国邻居投诉,警方接报后上门对其进行了警告。但3人以为报警系中国学生所为,后于6月15日凌晨登门对中国学生进行了辱骂,殴打。一名中国女学生被法国学生投掷的香槟酒瓶击中,面部受伤,随后被紧急送往当地医院。

一名知情人士透露,这3名法国男子年龄在19~20岁之间,在当地村镇劣迹斑斑。三人在袭击过程中曾喊出带有种族歧视色彩的侮辱性语言。

事件发生后,法国内政部长曼努埃尔·瓦尔斯于6月15日发布新闻公报,严厉谴责这起排外事件,强调袭击者必须受到法律惩处,并表示全力支持遇袭中国留学生的家属。

6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对中国留学生在法国遭暴力攻击事件表示强烈谴责,已向法方提出交涉,要求法方妥善处理此案,依法严惩凶手,并采取切实措施,维护在法中国公民的安全及正当合法权益。

一天后,法国外交部发言人拉里奥说,3名涉嫌参与袭击中国留学生的嫌疑人将被起诉和审判,罪名包括恶性暴力、使用或威胁使用武器以及醉酒等。

后来,受伤女学生被转至波尔多大学中心医院继续治疗,伤情稳定。3名涉嫌参与袭击中国留学生的嫌疑人已被送至监狱拘押,等待起诉和审判。

表面上看,此次中国留学生遇袭事件是一起孤立的刑事案件,但近年来法国社会出现的某种思潮不得不令人警惕。受欧债危机影响,法国经济形势低迷,失业率不断攀升,这导致一些本地居民的心理发生了变化,“排外主义”逐渐抬头。

常驻巴黎的《中国日报》记者李想曾在一篇手记中这样写道:微博上有一则笑话说,在巴黎的中国人分为两种——被抢过的和即将被抢的。这种说法虽然有些夸张,却也折射出几分事实。

《环球》杂志记者在法国的一些朋友就曾被偷过钱包、手机和照相机,被砸过汽车玻璃,更有人遭受过暴力攻击,受过伤。

从今年年初开始,赴法旅游的中国公民遭受人身攻击和财产损失的报道,不断见诸报端。其中最为耸人听闻的是,3月20日晚19时45分左右,一个23人的中国旅行团抵达巴黎后前往机场附近餐馆用餐,餐后遭遇多名歹徒抢劫。该团领队集中保管的护照、机票及部分现金、财物被抢。领队本人面部、腰部受伤。

刚刚走下飞机,中国游客们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卢浮宫和埃菲尔铁塔,就被不法分子欺侮,这样的极端“体验”让人不寒而栗。

那么,长期在法国工作的中国人感受如何呢?

李想对《环球》杂志记者说,“我现在还记得刚搬入巴黎新居时的惊讶——房门上挂着3把锁。开始,我认为房东有点太过谨慎了,但现在我明白了。每天,我在确定门上的3把锁都栓牢之后才会离开。在外面的时候,我会时刻保持警惕。独行夜路时,我恨不得后脑勺再长一双眼睛。乘地铁时,我根本不敢接电话或收发短信、邮件。我从不穿高跟鞋,以免遇上什么事时无法快速逃脱。害怕的好处之一就是,我能抵挡住去蒙田大道奢侈一把的诱惑。因为我知道,就算买了一只精致的手袋,我也不敢把它带出门。”

给留学生的安全建议

《环球》杂志记者/梁霓霓(发自巴黎)

“前天,我在街头打手机,被一个法国人以有急事为由借走使用。他打完电话后,不仅没有归还我,反而威胁我说:我刚从监狱服刑出来,你是想要回你的手机,还是想让我捅你一刀?”这不是虚构的故事,而是一个中国留法学生在巴黎学联平安留学系列讲座上讲述的亲身经历。

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全法中国学者学生联合会(UCECF)应急安全部负责人张茜说,在法国常见的治安案件有以下几种:室外抢劫、入室盗窃(有伤人可能)、打架斗殴引起伤亡以及社会闲散人员对他人造成无端伤害。类似情况主要出现在消费水平较高、人员流动较大、移民人数较多的城市。

张茜提醒在法国的中国留学生,如果遇到危险或受到侵害,首先,要向周围的人发出求救信号,不要以为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解决问题,也不要沉默不语,其次,遇到问题要立即就近报警,非违法犯罪类情况也可以去警局做陈述,保留相关证据。

她还建议留学生在使馆教育处的网站上登记个人信息,一旦遇到事情,使馆和警方可以及时联系到家长。

留学英国:被轻视,被辱骂,被攻击

一审老师给非华裔学生的分数普遍要比给中国学生的高,不仅如此,该老师给所有中国学生的论文评语,几乎都是复制粘贴般地一模一样。

《环球》杂志实习记者/樊若洋

“你好,不好意思,你坐在了我的座位上。”中国女留学生对占了她座位的外国男子客气道。

“这是你的座位吗?”对方问道。

“是的,这是我的票,你看。”女生出示了她的车票。

“那又怎么样?”男子毫不讲理。

“……”女生沉默了。

“该死的中国佬,怎么不回到自己的国家去?”最终,那名男子让出了座位,但嘴里却骂骂咧咧。

这次令人不快的经历发生在英国,是在从赫尔市开往约克市的火车上,曾就读于赫尔大学的小洋(化名)如此回忆了整个过程。

提起英国,很多人的脑海中会闪现出“绅士风度”。但这个故事,或许会颠覆人们的传统印象,同时,又折射出一些保守、傲慢的英国人对其他族裔的歧视和排斥。

很多时候,正是这种直白的丑恶,令中国留学生深受其害。

课堂上的歧视

中国留学生小邱(化名)如今在英国赫尔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由于对自己的英语能力不自信,他上课时一般不会主动发言,也不会和英国同学进行更多的交流。他告诉《环球》杂志记者,这导致他在班里没有几个熟识的同学。

课堂上,需要进行小组讨论时,很多英国学生会将他“遗忘”——他们不愿意同小邱一组,甚至觉得他语言能力有限,很多想法表达不出来,会拖累大家,以致影响整组的成绩。

小邱在课堂上是被同学轻视和排挤,另一些中国留学生则是遭到了任课老师的歧视。

在英国纽卡斯尔市中国留学生服务中心工作的中国女生小卜(化名)告诉本刊,有好几名来自哈德斯菲尔德大学的中国学生曾向她吐过苦水,称被任课老师“区别对待”。

该校开设了一门名为战略管理的课程,由三名老师任课。修这门课的中国学生说,他们的课业论文会由其中两名老师来打分,分别为一审和二审。负责一审的老师,给中国学生的分数几乎都是30多分,及格分数为40分。负责二审的老师,则会把中国学生的分数改为60多分。

一审和二审的分数差异如此之大令一些中国学生费解,他们开始怀疑一审老师打分不公。经过调查,他们发现,事实确实如此:一审老师给非华裔学生的分数普遍要比给中国学生的高,不仅如此,该老师给所有中国学生的论文评语,几乎都是复制粘贴般地一模一样。

这种明显的轻视和不公平,让许多中国学生感到愤慨却无从反抗。他们说投诉也没有用,只能选择沉默。

被“童党”欺负

听说过英国的“童党”吗?

“童党”,也可以称为“街童”或“古惑仔”,是由具有反社会倾向的青少年组成的互动组织,年龄一般在十一二岁到十七八岁之间。由于父母疏于管教,他们经常上街滋事——小到破坏公物,辱骂挑衅路人,大到打砸抢烧,持刀群殴行凶。多年来,“童党滋扰”问题一直困扰着英国。

有人说,英国成年人彬彬有礼的背后深藏着对外族的歧视。不知是否受到了大人的影响,“童党”对外族也怀有明显的歧视甚至仇视。在英国各外来族群中,华人身材相对瘦小,性格相对温和,语言能力相对有限,因此常常成为“童党”欺负的对象。

小王(化名)是一名曾就读于英国赫尔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一日,她去超市买东西,排队结账时,一个英国男孩走到她前面插到了队中。小王不敢吭声,也不想与其计较,就默默忍让了。但这一幕恰巧被一名白人老太太看到了。老人对男孩的插队行为很不满,便说道:“这位小姐先排在结账队伍中,你应该排在她后面。”英国男孩却说:“这里有人吗?我怎么没看到?我只看到一只狗。”听到这种侮辱,小王感到很愤怒,但作为一名外国女留学生,她不敢反击,只能忍气吞声。

同样曾就读于赫尔大学的小赵(化名),在英留学期间交过一个亚裔男友。一日,他去谢菲尔德市中心逛街,路上有两名英国女孩一看到他就竖起了中指。他虽心里气愤却选择不去理会,但这两个女孩并没有就此罢休,她们冲他比划着不雅手势一直追了两条街,而路上的英国人看到后都在窃笑。那两个女孩还冲他辱骂道,“该死的中国人”——虽然她们并不知道对方的国籍。

《环球》杂志了解到,在英国有不少中国留学生曾遭到“童党”的种族辱骂、骚扰甚至袭击。他们曾被扔香蕉皮、石子,还有些人会突然冲到他们身边发出尖叫,扮鬼脸,比划不雅手势,甚至辱骂道,“滚回你们自己的国家,亚洲狗。”

面对种族歧视和袭扰,中国留学生几乎都是一忍了之,鲜有投诉,因为他们知道,即使投诉也很难得到回应。

在英国,有不少法律法规保护着青少年。很多“童党”即使被告上法庭,也不会受到严肃处理;如果没有导致严重伤亡事故,警方甚至不会对这些“童党”采取任何法律行动。而被骚扰者一旦进行反击,还有可能因防卫过当而遭到起诉。

易受攻击人群

2012年2月17日,英国普利茅斯市市中心,一名19岁的中国女留学生在一边走路一边打手机。突然,一个英国男子走到她面前。

“嘿,中国佬。”女生听到这句话,还没有看清周围发生了什么,左脸就已挨了一拳。

“之后又是好几拳,我当时就眼前发黑,然后他又直接打在我肚子上。”这名普利茅斯大学生物制药科学专业的二年级生事后回忆,“我真的很害怕,我被吓得不知所措。”

这起袭击,被英国警方认定为“种族歧视性”袭击,“很显然,她遭到袭击仅仅因为她是中国人。”

同样是在2012年2月,英国谢菲尔德市区连续发生了多起流窜抢劫案件。当人们走在路上打电话或者发信息的时候,他们的手机被突如其来的歹徒抢走了。

英国警方透露,2月谢菲尔德市中心共发生17起抢劫案,其中有6名受害者为中国学生,占总比例的三分之一以上。

接二连三的袭击案、抢劫案,令中国学生顿然发现,他们成了易受攻击的人群。如此频繁地发生与种族歧视有关的犯罪案件,也让很多在英华人感到,反对种族主义,已成为迫在眉睫的问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