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被巡视组寻出的贪官 含江苏原组织部部长

江苏省委原常委、组织部部长徐国健

卖官赃款清点时用秤称

1998年,徐国健当上省委组织部部长不久,江苏省交通厅原副厅长章俊元就通过徐的儿子徐扬接触上他。章一出手就送给徐国健200万元,让徐国健帮他弄个正厅级。徐妻曾令淑劝他帮章俊元把事情办成,换取章对他们儿子的帮助。就这样,徐国健收下了当时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一笔卖官款。

在徐国健的操作下,章当上了省交通厅党组书记,同时担任江苏交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事成后,章俊元很快就把徐扬提拔为副处级办公室副主任。不久,章俊元又以交通厅党委的名义打报告,要破格提拔徐扬为交通厅党委委员。报告到了省委组织部后,徐国健很快就批复同意。徐扬有了权后非常嚣张,那些有求于他的人干脆叫他“第二组织部长”。

江苏省华夏银行南京分行原行长王益民在徐扬的引荐下,花180万元从徐国健手里买到有186亿资产的江苏省国信集团党委书记兼董事长的职务。

2004年2月,时任江苏省交通厅厅长的章俊元被“双规”。此时,中纪委中组部巡视组正在江苏进行第一轮巡视。巡视组将群众反映的一些情况及时向中央作出汇报。2004年6月3日,徐国健的严重经济问题暴露,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徐国健被“双规”后,有关部门到徐家进行搜查,在曾令淑的床垫下面搜出了大量现金,由于现金太多,来不及清点,只好用秤称,然后估算大概。2006年1月24日,徐国健受贿641万元买官卖官案在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一审判处徐国健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专家点评

周淑真指出,在巡视组的巡视当中,巡视对象固然是领导及班子成员,对于他们的亲属也应该有所关注。因为贪官牟利一般都是以亲属的名义,形成自己的贪腐社会关系网。此外,她指出,本轮巡视中对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进行抽查将起到震慑作用。形成不敢不报,据实上报的氛围,对于廉政将起到促进作用。

张希贤认为,这种探索是走向未来官员财产公示的一个必要步骤,但直接过渡,尚需时日。在增加了解信息手段、提升发现问题能力方面,黄捷认为对巡视工作将大有助益。

贵州省政协原主席黄瑶

受贿九百余万判死缓

2009年3月31日上午,中央纪委、中央组织部第三地方巡视组在贵州省开展新一轮巡视工作。巡视期间,知情人士通过个别谈话、写信举报等多种方式向巡视组反映了黄瑶在任州委书记、省委副书记及省政协主席期间涉嫌严重违纪、收受下属官员财物及生活腐化、包养情妇等问题。

经查,1993年9月至2009年春节,黄瑶在担任中共贵州省委常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调整土地规划、职务升迁、案件审理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有关人员款物共计折合人民币954万余元。2010年12月9日,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黄瑶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黄瑶犯受贿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专家点评

周淑真认为,黄瑶的落马,知情人士向巡视组的举报很重要。她指出,巡视只是反腐的手段之一,反腐败最终还要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持。官员干部好坏,其实周围的人是了解的,有问题是瞒不过群众的。

黄捷指出,在他的研究中,发现截访问题已经成为地方,特别是基层严峻的问题。部分地方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围追堵截,耗费的资本甚至已经超过了解决上访问题本身的成本。老百姓想往上传递信息的诉求很强烈,这就涉及一个畅通、值得信赖的渠道的问题。

据了解,本轮巡视过程中,还出现了邻近省份人员跨省跑去巡视组反映情况的现象。对此,张希贤建议有关部门要进行顶层设计,针对地方举报被压下去、捂盖住甚至举报者被打击报复的情况,进行制度跟进,形成有效的制度化举报体系和网络。

对这种朴素的愿望,陆群认为巡视组应当尊重、重视,但他提醒巡视组不能把自己变成流动的信访局,要清楚自己的使命,明确工作重点,不要被铺天盖地的信访问题淹没。(京华时报 张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