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摆摊城管:不认同卧底说法 跟商贩是朋友

白天执法晚上摆摊,武汉“双面”城管引发关注。“体验执法”,为换位思考将心比心还是“深入敌后”斗智斗勇?

中广网北京6月18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近日,武汉城管爆出“摆摊执法”,还写出万余字的“练摊日记”,一度成为这两天的新闻焦点。

背景回顾

6月15日,一位名叫“岔巴子”的网友爆料,武汉一名城管白天执法,在街上巡逻、检查乱摆乱放,晚上则摇身一变成为路边摆摊的小贩,还配有照片。之后,“白天当城管,晚上摆地摊”一事迅速在网上传开,引发大家的关注。

6月16日,武汉市城管委官方微博“武汉城管”简单回应称,城管练摊实为城管卧底体验生活,体现执法者的换位思考。回应一处,引发大家的质疑。

6月17日上午,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再次举行媒体通气会,现场公布了城管队员练摊的日记,日记中记录了不少城管队员做小贩时的所见所闻。

6月18日上午,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第三次举行媒体通气会。

今天上午来自中央及各个地方省市的20多家媒体聚集武汉市城管委洪山区城管局执法大队直属三中队,对两位城管队员提出质疑,原计划讲述摆摊经历和体会的通气会变成了质疑会。

媒体质疑的焦点在于两名队员所写的摆摊日记,摆摊日记有手写版和电子版本两个版本。有记者提问,两名城管队员平常白天上班,晚上还要摆地摊摆到深夜,哪来的时间写两个版本的日记?还有媒体对于日记中记录的吃黑的内容提出疑问,某小商贩交给夜市保安几百块钱,媒体置疑,一个摆摊的哪来这么多钱交保护费?还有媒体对城管委没有当天及时回应,以及两名城管的身份很容易暴露,却没有人发现等等问题提出了各种疑问。

面对疑问,当事的两名城管员桂文静和杨希表情严肃、话语不多,多数问题由武汉市城管委宣传处的一位负责人解释,原定一个小时的会议也被缩短为半个小时。(武汉台记者何瑛)

今晚21点,《央广夜新闻》连线了“双面城管”两位当事人,桂文静和杨希。

最迟晚上八点前出去摆摊 最晚摆到11点

主持人:往常这个时间都在摆摊么?大概是几点到几点晚上。

桂文静:我们摆摊的时候肯定是在外面。一般最早是7点就出现,最晚也是8点半之前就出去。

主持人:要摆到什么时候?

桂文静:一般最晚摆到11点,最早也是10点以后。

我们现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主持人:这段时间,是不是忙活了这段时间,两个人对晚上出去摆摊也逐渐习惯了?

桂文静: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节奏。

这两天压力很大 最想回家睡觉

主持人:但是我觉得这两天,你们的生活好像是发生了一点变化,因为我在媒体看你们的出镜率特别高,昨天晚上是在武汉做节目是吧?

桂文静:对。

主持人:我看了那期节目,我注意当时桂文静说到一点,说自己压力很大,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不是这种感觉?

桂文静:我现在还是这种感觉,我觉得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回家睡觉。

“摆摊体验”是桂文静的想法 得到领导支持

主持人:很抱歉。之前看到武汉城管这方面,特别是我们洪山区城管局的一个公开说明,说到我们这一次出去体验式的执法,是一个经过严密策划的,但是我们好像也听到一个说法,这是桂文静自己的主意,是吗?

桂文静:这是我的想法,然后得到了领导的支持。

主持人:这具体是怎么回事呢,就说你有了这个想法之后自己去找领导说了吗?

桂文静:对,我自己去找领导说了这个事情,我觉得可以对我们的城市管理工作有一定的用处,就找我们领导,然后领导就支持、答应了这个事情,然后就同意我们去体验一下。

主持人:那具体在操作之前我们有没有一个策划或者说规划的过程呢?之前怎么来筹划这个事情呢?

桂文静:我们现在已经是风口浪尖了,我都不想这个事情说什么过多的评论。

主持人:你是觉得这个事情,到现在是风口浪尖上的这种感觉了?你是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引发这么多的关注是吗?

桂文静:肯定没有想到。

主持人:那现在比如说这两天可能也是很忙,但是闲的时候会不会自己会想一想,就是大家为什么会对这个事有这么高度的关注呢?会不会自己心里面回头去想这个事情?

桂文静:我一般回家以后我都不敢想,我连网都不敢上,报纸都不敢看。

主持人:那关于这个事情大家的评论,或者这些信息您是从什么渠道得到呢?

桂文静:有朋友打电话。

主持人:朋友打电话告诉你一些可能媒体上的一些消息什么的。

桂文静:对。

主持人:杨希一直还没有说话呢,我看网上公布的城管日记,包括你们俩的日记本,是不是粉红色底子,有图案的那个是杨希的本子。

杨希:对。

摆摊有分工:桂文静负责搬东西 杨希负责收钱

主持人:你们俩每次在摆摊的过程,你们之间会有分工吗?

杨希:有。

主持人:你们是怎么分工的?两个人应该都没有干过这个活吧?

杨希:我就负责收钱,桂文静就是搬东西什么之类的,都是他来出体力活。

主持人:就是重体力活。那比如说进货或者是选择什么东西,你们俩是不是一起去的?

杨希:我们俩一起去的。

小商贩在哪里摆 我们就在哪里摆

主持人:是不是换过几次体验的地方?都是那种定点的夜市,就是也有其他小商贩所在的地方是吧?

杨希:换过体验后我们就变成了小商贩的身份,看到哪里可以摆我们也想去摆。然后有小商贩推荐我们说,那里比较热闹,比较好玩,我们就过去看了一下。

主持人:那你们跟他们沟通,跟小商贩沟通他们还会推荐比如说你们哪里热闹、哪里好玩,是你们主动找他们搭话或者怎么样吗?还是大家在一起摆摊就认识了?

杨希:摆摊时候都认识。其实都还比较是友善的,晚上一起聊天。

第一次摆摊心里不安 有一些不好意思

主持人:有的人觉得这种小商贩看到城管总有老鼠见到猫的感觉,是不是你们突然从猫,变成怕猫的小商贩,也经过一个很别扭的转换的过程?你们两个能不能都说说心里上的变化?

杨希:第一次摆摊我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因为万事开头难嘛,不知道怎么去做,然后还有一些不好意思。

已融入小商贩群体

主持人:那后来怎么样就逐渐适应了呢?

杨希:后来慢慢就融入他们小商贩的群体了。

主持人:我能不能这么理解,就是跟小商贩彼此的沟通,也是帮助你们来适应了这个身份角色的变化。

杨希:是,我们天天融入这个环境之中。我们刚开始就只带了一块破床单然后把货铺上去,后来我们就购置了小夜灯、板凳、拖车。装备也越来越齐全了。

主持人:不知道这种适应的过程对于男孩子来说会不会过程更快一点,桂文静会不会觉得去摆摊会比杨希更好适应一点?

桂文静:我看到摆摊的情侣,有男生有女生都还好。

城管来了我们也跑 跑得比小商贩快

主持人:那比如说你们在摆摊的过程当中,我看之前媒体的报道,有的时候可能固定在一个地方,夜市里面,有的时候是也有打游击的那种,因为比如说看见有自己的同事同行来了,有的小商贩他们可能就会离开了或者怎么样,你们当时是怎么做的,就是什么感觉呢?

桂文静:我们当时还不是和他们一样,因为我们已经彻底融入了他们的生活。

主持人:就是他们往哪里跑你们就往哪里跑?

桂文静:对,他们收东西我们也收东西,他们跑我们也跑。不过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在我们区域内,二中队的,他们的执法队员过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身份彻底的转换为商贩,然后第二个就是怕他们认出我,所以就那一次跑的是最快的一次。

主持人:基本上已经跑到了其它小商贩的前面是吗?

桂文静:对,我们跑了之后回去可能小商贩还在那里。

角色完全转换 摆摊时就是商贩

主持人:这个过程当中,我听你好像讲到,比如说你跑的比他们还要快,包括融入他们,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这个里面有没有你们心里面觉得纠结的感觉呢?因为可能也是我们外界的一个揣测。

桂文静:纠结的感觉就是,我们跑了以后,我们在一个地方互相调侃,终于被城管整了一次。

主持人:但是你们可能内心的感觉,跟小商贩毕竟还是不太一样的对吧?

桂文静:我们当时跟他们的想法就是一样的。

主持人:就是觉得你自己的角色已经完全转化过去了?

桂文静:对,完全转化过去了。

“吃黑”纯属误会 是从保安处买货

主持人:因为我也比较好奇,比如说跟小商贩完全去交流,让你们觉得,或者说这段经历让你们觉得最意外的东西是什么?目前我看到媒体上报道出来的,我不知道那个是谁写的日记,是杨希还是桂文静就讲到说,有小贩跟保安交流之后,拿出几张毛爷爷交给保安的那个事情,对潜规则表其惊讶的,那是谁写的?

桂文静:那是杨希写的。但是我想澄清一下,那根本就不是潜规则,而是因为我后来所了解的,我跟他们了解以后知道的,因为他们有货到保安那里,他们要从保安那里把货买过来。

主持人:这是在观察当中的一个误会是吧?

桂文静:对,绝对是一个误会。

起码80%商贩认为武汉城管还可以 不是很暴力

主持人:那比如说跟小贩交流或者是在摆摊的过程当中,让你们两个人心里面觉得最意外的东西是什么呢,两个人有没有交流过这个感受,会不会感觉不一样?

桂文静:我首先从我执法的角度来说,原来我感觉他们对城管的印象应该很差,后来通过跟他们的接触,跟他们的聊天方面的了解,我发现他们起码有80%认为武汉的城管还可以,不是那么很暴力,很什么的。

主持人:你听到这种表态或者是这种感觉的时候,你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

桂文静:我觉得我们武汉城管还可以。

主持人:就是是不是心里自己觉得也放心了一点,觉得心里也挺美的。

桂文静:确实。

主持人:其实刚才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到,我们前面武汉台的记者有一个连线,讲到今天上午本台是一个媒体通气会,他们之前本来以为可以采访你们两位,后来场面好像有点失控了,大家表达了一些质疑,当时你们两个人是不是都在场?

桂文静:对,在场。因为我跟他们也说了,我觉得现在彻底影响了我的生活和工作,我已经是不想接受采访了。

心里感觉委屈 好像我们做了一件大坏事一样

主持人:那比如说当时现场大家表达很多质疑什么的,你们两个人坐在哪,可能当时没有太多的发言,心里面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桂文静:心里面觉得很委屈,因为我们觉得这是一件很普通很普通的事情,结果被媒体炒作,感觉我们是甚至做了一件什么大坏事一样。

主持人:这种觉得委屈可能是因为媒体或者说各方面,比如说网上的一些质疑太多了吗?你们觉得很委屈。

桂文静:对,我们觉得我们的出发点,本来就是想看能不能想从我们的体验活动上面了解一些情况,跟我们领导的参考,看能不能对我们规范管理这个意思,有没有一定的借鉴作用。这是我们的初衷。

我们的体验活动和体验笔记绝对真实 没有一点虚假

主持人:但是可能记者也表达了他们的一些质疑,包括在今天上午这个通气会上,刚才连线的记者前面讲到的,觉得这个事情发布的好像隔了两天,质疑你们的日记,后来觉得是一气补的。你自己是什么感觉想回应吗?

桂文静:我只能说我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我们的体验活动和体验笔记绝对是真实,没有一点虚假。

主持人:你自己觉得自己内心是一个什么感觉?觉得自己清者自清的感觉?

桂文静:应该可以这么说吧,我认为这个事情是真实的,我如果说再做过多的解释,我相信大家会有更多的说法,我只是说我这个东西是绝对真实。

几乎每天出摊 持续了一个月

主持人:杨希也觉得委屈吗?

杨希:当然。因为我们的练摊体验活动是真实存在的。但是大家却在质疑,我们每天除了下雨天没有去,几乎每天都出摊。

主持人:持续了一个多月?

杨希:对。

出摊回去后马上写日记记载 有时第二天补

主持人:你们每天比如说,出摊之后回去就马上会写日记记载,记录下来吗?

杨希:不一定,有时候太累了,就记几个关健词第二天再补。

主持人:但是我看你每篇日记好像篇幅都不短。

杨希:第二补的。在床上写的。

不认同“卧底”说法 我们跟小商贩是朋友

主持人:我看你们的网友有一些评价,给你们取了一些名字,说你们是双面城管,或者是城管卧底等等。你们觉得会认同这种对你们的概括吗?

杨希:我们并不认同,这就是一个体验活动,并不是卧底。卧底好像是敌对关系,我觉得我们跟小商贩应该是朋友关系。

主持人:你觉得他们也把你当成朋友吗?

杨希:是,在这个活动当中还交了很多好朋友。

主持人:这可能也是在你这次体验当中,你自己觉得对你自己来说是一个收获吗?

杨希:是的。

(中国广播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sakizh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