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公布城管摆摊“卧底”日记:小贩不易做

武汉公布城管摆摊“卧底”日记:小贩不易做

17日上午,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举行媒体通气会,公开练摊日记。图/CFP

白天当城管,晚上摆地摊。武汉城管执法队员摆地摊事件成为网络热点。

昨日,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该区两城管人员在辖区内摆摊是为“深入了解小贩们的实际情况的‘体验式执法’”,且此事只有少数领导知道,属“高度保密”。发布会同时公布当事两城管的体验日记。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曝光了”

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负责人称,城管队员桂文静在今年5月提出体验练摊想法,“经和李运祥书记商量,同意安排由两名城管工作人员进行体验。”

这次发布会上,该局领导称,练摊目的是“通过小商贩身份了解小商贩群体心理及需求,感受城市管理有关工作的现实情况。”“多方位地评价城管执法工作,更好地推进执法工作”。这也是探索对占道夜市进行疏堵结合、规范管理的方法。

洪山区城管局局长赵扬说,参与体验摆摊的分别是执法大队直属七中队队员桂文静、区城管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杨希。这次活动是“高度保密”下进行的,原定体验2个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曝光了”。

每人写下1万余字日记

据介绍,从5月11日起,桂、杨二人主要是利用下班时间,自己出资购货,在夜市摆摊,经营收入拟用于公益活动。摆摊地点主要在洪山区。两人随小商贩在武汉三镇的热档夜市,如:鲁磨路、徐东大街、虎泉街等地练摊。贩卖货物主要为小饰品和杯子。

两人接触两百余名流动商贩,记录了练摊过程和心态,每人写下了1万余字的日记。下一步该局通过微博征求广大市民的意见和建议,希望集媒体与社会各界的力量,群思群策,想出好的解决办法,推进城管革命。

“我们需要了解小摊小贩们的想法,直接以城管队员身份去沟通,他们肯定不会放开说,所以我们采取这种体验方式,收集摊贩对城管工作的评价和意见。”城管杨希说,“只是没想会引起这么大影响”。

■ 练摊日记摘录

“原来摆摊也有潜规则”

5·13周一 天气:晴 地点:虎泉、鲁磨路

老实说,一下午心里都很不安,既有怕丢人的成分,也有万事开头难的不知所措……下车后拍档走在前面,我跟在后面走,有一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桂桂跑去跟一个小贩搭讪,问他为什么不摆。小贩手指指后边。顺着手指的方向,原来城管执法车就停在路边啊。怪不得啊!

这里人流量大,可惜好多人只看不买,也有好多人对我们翻白眼,很藐视的感觉。哎,小贩不易做啊。

5·14周二 天气:晴 地点:鲁磨路、地大北门

等我们到鲁磨路,因为来晚了,摊位都占了。正和拍档站在远处研究在哪里可以加进我们的摊位的时候,两个保安(包括昨天吼我们的那个凶保安)走到小贩们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小贩们赶紧把东西收了起来。但却都没有走,难道他们求情,让保安让他们摆吗?

保安走后,小贩们又开始把包袱里面的东西重新拿出来做生意。其中一个小贩跟随保安一起走过来,停下来后,竟然从钱包里面拿出来几张毛爷爷给了保安。我顿时石化了,原来这也有潜规则。

5·19 周日 天气:晴 地点:鲁磨路

我第一次见识真正的“收摊子”。来的人是我的同事,直属二中队的,全程专人摄影,暂扣的物品马上用胶带封口,中间没有与小贩发生冲突。我赶紧问旁边的小贩:这城管收了东西,那货不是都没收了。小贩说货可以拿回来,要到执法中队去接受处罚。

二中队应该是对天桥下的商贩没有执法权限,卖鞋子的保安和卖杯子的小伙,他们都没有动,一点都不害怕城管。二中队也拿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对他们进行摄像。我想是留有证据以后和东湖高新联合执法吧。

……

天啊,以前总是听说月收入上万,今天算是见到真人版了。我是看到那个箱子的,保守估计一箱至少36个,乘以4箱,就有144个,就按一个赚3块钱,一天就有432,一个月就有12960元啊!

5·22周三 天气:晴 地点:鲁磨路

今天桂桂的好友老肖过来探班。今天很怪异,天桥下的商贩都没有摆,商贩们都说今晚有大检查。我不禁纳闷,有整治行动?

……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喊了城管来了。反正旁边的人迅速地收起了摊子。好吧,城管来了,我们就赶紧跑。老肖和桂文静两个人手忙脚乱地收东西,东西都包不住,小灯在包袱里面滚啊滚的。老肖很愤怒地吼桂文静:别捡了,赶紧走!

……

等我们跑上桥面,桥下的关系户却很淡定地在那里摆摊,而我四周看,也没有看到执法队员来啊。我叫桂文静依然站到远处,而我回去捡我们沿路漏撒的发卡。

原来是诈和啊!我们三个人都笑了。摘自“城管卧底日记”(有删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