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城管委回应称“城管摆摊”事件并非炒作

  白天执法,晚上摆摊,武汉城管执法队员摆地摊事件成为网络热点。17日,武汉市城市综合管理委员会(简称“武汉市城管委”)在新闻通气会上就此事件亮出了“底牌”:城管摆摊不为赚钱,只为完成“体验”任务。

  然而,城管摆摊的“底牌”一出便引发更大哗然,因为此前,舆论普遍偏向摆摊商贩,社会同情他为生计所迫,并支持他摆地摊。那么,武汉城管摆摊,究竟卖的是啥“货”呢?

  问1 不为“赚钱”为“体验”?

  非实名认证的微博网友“岔巴子”15日发布微博称:有朋友指出武汉徐东公交站附近一名小贩,就是管这一区域的城管,并配发照片。身着制服执法和摆地摊的两张照片中,两人相貌相似度极高。

  城管“摆摊”照片曝光后引发热议,相关转载评论上百万条。绝大部分人对涉事城管表示理解和同情,认为“如果迫于生活压力,不妨碍日常执法就没问题”“应宽大处理”。事件迅速发酵。

  武汉城管委17日上午召开新闻通气会,与会的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负责人称,“摆摊城管”是经武汉洪山区城管局批准的一项摆摊“体验活动”,“目的在于通过城管队员换位小商贩身份,了解他们的群体心理及需求,提高执法水平”。

  武汉市洪山区城管局局长赵扬说,参与体验摆摊的分别是执法大队直属七中队队员桂某、区城管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杨某。这次活动是“高度保密”下进行,原定体验2个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曝光了”。

  据介绍,城管队员桂某在今年5月提出体验练摊想法,经洪山区城管部门同意后实施。桂某和杨某两人利用下班时间,自己出资购货,在夜市摆摊,经营收入拟用于公益活动。

  武汉城管委还向记者展示了队员的“摆摊日记”。上面记录着摆摊的尴尬、遭城管执法追赶的经历和感受。

  “我们需要了解小摊小贩们的想法,直接以城管队员身份去沟通,他们肯定不会放开说,所以我们采取这种体验方式,收集摊贩对城管工作的评价和意见。”城管杨某说,“只是没想到会引起这么大影响。”

  问2 疑点重重系炒作?

  然而,在网络上很多人质疑“城管摆摊”是场炒作,并列举几个疑点:从网上照片看,无论是当事人的工作照还是摆摊“谍照”,都非常清晰,不像是随手拍的;最早曝出城管摆摊的网友“岔巴子”一直未与媒体正面回应,网上也搜索不到此人信息,真实身份让人怀疑。

  另外,城管委对此事公布的态度让人费解。武汉城管委对外发布消息的方式吊足了公众胃口。通气会之前,武汉城管委在回应外界关注时称,网友确系正式执法队员,“并非‘临时工’”,将对此进行调查。”而一天后的新闻通气会,却又拿出了所谓“体验”的说法。

  对此,武汉城管委相关负责人回应称:他们并不知道“岔巴子”网友的身份。事件发生后,他们首先核实了被举报城管的真实身份。通过向下属的洪山区城管部门了解情况后,武汉市城管委才知晓真相,并决定将事件详情向社会公布。

  问3 “卧底摆摊”成效几何?

  武汉市洪山区城管部门认为此次“卧底摆摊”“有一定成效”。赵扬说:“根据体验了解接触,发现摆摊主要有五类人群:职业摆摊者、在校大学生、白领上班族、自主创业者、聋哑残疾人。摆摊原因大体可归为:为生活所迫、赚外快、无聊打发时间、赚取高额利润等4类情况。”

  赵扬说,“体验摆摊”活动,是继“眼神执法”“鲜花执法”等执法方法后的一次全新尝试,“通过两名城管工作人员与摊贩们的零距离接触,他们的记录和感悟,都将成为我们下一步改进工作方式,规范城市管理的重要依据。”

  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罗教讲认为,现在愈演愈烈的城管与摊贩之间“对立”甚至“对峙”现象,其关键原因在于两者之间缺乏应有的交流与包容。摊贩违规摆摊,大多是生计所迫;而城管队伍由于行政压力和执法依据等方面,均有自己的苦衷,双方之间积累的矛盾过多,需要通过换位思考来增强相互之间的理解。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化解城管与摊贩之间的“戾气”,还需要从执法依据、管理体系等方面进行完善。随着“城市综合管理”体制全面推进,城管队伍迅速扩大,初步统计人数应在百万上下,因此需要对这个庞大的系统进行梳理和统一,集中进行文化体系建设。 据新华社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