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美国公众需要滥权的情报界给一个解释

纽约时报:美国公众需要滥权的情报界给一个解释

揭秘者:29岁的前中情局技术人员埃德华·斯诺登。

  纽约时报10日就“棱镜门”发表社论,社论称美国国家安全局监视网民数据和电话项目曝光后,奥巴马等高官宣称要对相关问题公开讨论,但这很难被人们当真。真正有意义的讨论先要让情报主管们公开解释类似项目具体如何运作,而不是“可以信任政府”之类的轻松包票。以下是社论全文:

  多年以来,随着政府监视扩展至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最高级别的官员们一直努力假装这种情况并不存在。美国人现在知道了真正的秘密发生的情况,许多官员声称盼望就此进行讨论。奥巴马总统8日也说:“我对相关讨论持欢迎态度。”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戴安·范因斯坦9日称,对此议题她愿意在现在、下个月乃至每个月举行公开听证会。

  这种新生的对公开性的兴趣很难被人们当真,这不仅是因为它所涉及的虚伪性,而且还因为这两位官员看起来只不过是想就公共性就事论事。如果总统想就此进行一个有意议的讨论,他可以下令他的情报主管们向公众解释,国家安全局对国内电话数据进行广泛收集的行动究竟具体是如何运作的。因为已没有必要继续掩饰该项目,现在是公众获得一些基本问题答案的时候了。

  监控普通美国人的电话和短信是否可能使无辜人士遭到怀疑?为什么收集所有人的电话,而不是那些政府怀疑进行恐怖分子活动人士的电话?数据保存多长时间,是否能用于例行警察调查?为什么像爱德华·斯诺登这样的私人承包商可以接触到这些数据?到目前为止,白宫没有人看起来对实质性的公众讨论有兴趣。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戴安·范因斯坦9日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本周”节目采访时称,斯诺登泄漏的一个有关电话数据项目的机密法庭命令并不是全部情况。另一项法庭文件解释了有关该项目的结构情况,但是那项文件并没有被外泄。她听起来对这项文件仍然处于保密状态感到遗憾。范因斯坦没有自行发布这一文件的权力,但她应至少要求奥巴马政府公开这一文件。

  当他们忙于此事时,外国情报监视法院使数据收集项目成为可能的一些意见可能被公布。当范因斯坦要求法院提供其这些意见的摘要时,她遭到了回绝。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她应当动用其权力来要求政府使法庭的运作哪怕是稍微透明一点。

  多年以来,国会议员忽视了国内情报收集已扩大至脱离他们控制地步的证据。即便是在现在,看来也只有少数几位感到不安的议员去了解国家安全局数据库里公众电话和短信习惯的所有细节。

  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吉姆·森森布雷纳上周致信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称作为爱国者法案的起草者,不认为收集电话纪录与爱国者法案的精神一致。但是多年以来,批评人士一直在警告森森布雷纳,爱国者法案是如此地宽泛,它肯定会遭到滥用。

  范因斯坦为议员们举行了数场闭门情况介绍会。如果她想举行对公众有用的听证会的话,她应当把重点放在助长国内监控活动增加的法律,而证词不应当包括“可以信任政府”之类的轻松包票。公众需要一个解释:一个滥权的情报界是如何把公众信任推到悬崖边缘的。综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美国情报部门监控公众隐私被曝光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