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安倍政权在艳羡与忐忑中等待习奥会结果

6月7日到8日,中美两国领导人相聚美国加州安纳伯格庄园,在这个独特的场合围绕双边关系、地区乃至世界性问题进行深入交流与“顶层设计”。

23年前,日本原首相海部俊树曾作为首位亚洲国家领导人在这里接受过美国总统老布什的款待。当世界目光再次聚焦此地,角色与位置的转换,不免令日方有时过境迁、今非昔比的慨叹。

据报道,这是两国元首全面而深入的探讨与交流,会谈时间可能达到8小时,起码是今年2月安倍访美时的两倍以上。

无疑,日方希望此次“习奥会”对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界定与发展能够确立有利于维持日本地区优势地位的规则和前景。而日本的当权者注定要在充满艳羡与忐忑的焦虑等待中度过这两天。

日本媒体有关此次“习奥会”的评论甚多。其中《朝日新闻》6月7日的文章《中美首脑会谈——比竞争更重要的是对共存的思考》比较有代表性。文章称,中国这个曾经在十九世纪末“沉睡的雄狮”,在近现代化过程中觉醒,大约100年之后业已成长为“东方巨龙”。如今这个国家的首脑,将与统治着二十世纪的美国面对面地讨论这个世界。中美两国的角力正左右着亚洲与太平洋的前途命运,这也宣告着一个时代的到来。

文章认为,习近平就任中国国家主席后仅3个月就专程访美,展现出前所未有的积极对美接触姿态,不论怎么看这都是一次特殊的安排。习将以“不打领带、短袖上衣”的方式与奥巴马在山庄共叙,是有意显示其对中国国际地位的自信、塑造自身不屈从于美国的领导形象。而奥巴马自2008年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就重视对华外交,赋予中美外交“创造21世纪”的位置。这次也希望在包括安保经济在内等所有议题的框架内拓宽双方沟通意见的渠道。

但文章对中国横加指责称,中国在领土问题上继续用强力手段对付它的近邻;依然在袒护着朝鲜;在对待叙利亚等国家人权问题上的做法上继续与美欧保持对立;中国政府和军队参与对美网络攻击的嫌疑也为中美关系埋下深层不信的种子。

文章认为,中国旨在与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尽管两国政治体制的思想基础完全不同,有对立的一面,但不应忽略整体性合作关系。在经济相互依存的全球化时代,世界无法截然两分,中国是与这个地球村息息相关的一员,它能否成为负责任的大国备受世界瞩目。

文章还称,所谓新型大国,就是中国不要再像冷战时期苏联那样与美国争霸,而应展现出与周边国家和平共存共同发展的真诚姿态,在解决海上航行自由、贸易及争端等问题上展现出遵守国际规则的意志和行动。

文章最后指出,在中美正互相探索新秩序的21世纪之中,日本将立身何处?创造性外交战略是必要的。日本同样要有新的思考。如果按照安倍政权的“价值观外交”建立“中国包围圈”,那么(大国之间关系的)结构就不会那么单纯。

当然,文章终究未能直接而深刻地揭示,日本与周边国家的纷争根本原因还在于现今严重右倾的安倍政权自身。

安倍重新夺得首相宝座半年多来,日本与周边国家关系急速恶化的事实有目共睹。如果对照上述文章所阐释的新型大国关系理念,那么世人不禁首先要问,安倍的“二战未定论”、麻生等4名阁僚及168名议员集体参拜供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本维新会党首桥下彻的慰安妇“战时需要论”等种种言行,就是现今安倍政权与邻国真诚团结的姿态?执意修改和平宪法主要条款以设立国防军谋求对外交战权、在新防卫大纲中附上购买400辆战车、48艘护卫舰、260架战机大规模军备采购单并写入保有“对敌基地攻击”条款、恣意实施对与中国存在争议国家的武器装备输出,也是现今安倍政权与近邻国家的和平共存之道?拒不履行《开罗宣言》与《波茨坦公告》规定的日本必须归还全部中国领土的国际法律义务、全盘否认在钓鱼岛问题上“搁置争议”共识,难道就是现今安倍政权尊崇国际法律与规则的体现?

显然,在野心勃勃一味谋求恢复日本地区霸权的安倍政权思想体系中,不存在承认历史与现实并彻底反思、改弦更张的逻辑。

就在习近平与奥巴马会面之际,安倍也将在东京接见法国总统奥朗德。安倍将亲自游说奥朗德不要向中国出口舰载直升机着陆装置,同时争取达成日法共同开发武器装备的协议。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习近平美洲之行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bono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