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采金人加纳遇劫 欧美矿企被指幕后主使

“我的设备全部被抢光了,就剩挖机和车子拿去藏起来没有被抢,总计的损失在40万-50万元之间。”北京时间6月6日17点,在加纳的库玛西市,谭信华通过电话告诉本报记者。

其时,谭信华正和40多名广西上林县同乡一道,正在从库玛西前往加纳首都阿克拉的路上。按计划,他们将于当晚10点左右到达阿克拉,然后在阿克拉机场乘坐7日晚上的飞机回家。

他们是加纳当局发动的打击中国人非法采金行动的受冲击者。素有“黄金海岸”之称的加纳,目前有超过3万广西上林县人士在当地从事采金业。加纳政府的打击行动从2012年10月即已开始,今年6月2日起掀起新一轮高潮。

中国驻加纳大使馆确认,截至当地时间6月5日上午,共有124名在加纳涉嫌非法采金中国公民被羁押。

目前中国驻加纳大使馆正与加纳当局交涉,要求尽快释放中国采金者。上林县政府亦已派出工作组前往加纳,配合驻加纳大使馆做交涉和善后工作。

“我们中国人来加纳,是合作做生意,不是暴力犯罪,为什么要出动军警、部队对他们进行烧打抢掠?”6月6日,加纳·中国矿业协会秘书长苏震宇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时语气愤怒表示,加纳政府这是用国家的最大违法行为去解决另一种非法行为。

苏震宇表示,加纳政府驱逐中国采金人背后,有当地欧美大型矿企的影子,因为中国采金人的到来,影响到了他们的利益。“甚至我们问警察是谁出钱让你们过来的,他们都毫不避讳地说出了那些欧美大矿的名字”。

“目前还有很多中国商人躲在森林里,几天没吃饭了,希望我国外交部充分与加纳当局交涉,让他们离开这个国家,保护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苏震宇说。

谭信华告诉记者,他听到的消息是,中国驻加纳大使馆已带食物到移民局看望被羁押的中国公民。躲在山林里的中国采金人,大使馆已尽力联系,争取派人接出他们。

苏震宇也证实,从6月5日晚开始,协会接到的中国人求救电话明显减少,显示中国政府的交涉正在起作用。

劫难的前奏

“5月中旬的一个晚上,你刚采访完我,我们在库玛西的金矿工地就被抢劫了。”谭信华6月6日在电话里告诉记者,那天晚上上林采金人与劫匪爆发枪战,一个劫匪被打死,工地的一名黑人工人亦不幸遇难。

在谭出示的案发现场照片里,金矿工地的木制隔板被打穿,帐篷及被褥上弹孔累累,地上和床上到处是血迹。谭信华说,劫匪在凌晨两点钟直接踹门而入,一个警觉的工友迅速起床拿枪对着门,“第一个闯进门的劫匪被一枪打倒,后面的匪徒不敢进来,就在屋外隔着门朝屋里扫射”。

彼时,正是加纳政府发起新一轮严打非法采金行动之际。加纳总统马哈马于5月发布命令,成立一个由该国国土资源部、内政部、国防部、外交部、环境部部长组成的高级别工作组来指挥此次行动。《加纳日报》则在5月16日发表社论,高呼“彻底清除在加纳的非法采金者的时机已经到来”。

在这一大气候下,针对中国采金人的暴力劫杀案件更加频发。谭信华他们面临官方打击和劫匪袭击的两面夹击,处境艰难。

“事实上针对中国采金工地的抓捕和抢烧行为从5月底就开始了。”谭信华介绍说,关于驱逐中国采金人的消息2012年12月时就已沸沸扬扬,今年4月,汉索公司和三一重工曾与加纳政府多方斡旋,之后一度传出加纳政府承诺不对中国人采取任何行动的传闻,没想到5月中旬,形势急剧恶化,针对中国商人的抢劫亦呈几何数字增长。

中国政府也立即关注到这一局势。5月中旬,一个由9名成员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和加纳自然资源、土地及森林部长Alhaji Inusah Fuseini会晤,请求该国政府规范其应用于在加纳从事所谓非法采矿的中国国民的遣返机制。

其时,Inusah Fuseini在接受一家名为XYN的媒体采访时说:“好吧,我们同意我们不会如此大规模地驱逐中国人,但只要我们逮捕了他们,我们就会把他们拘留在恩萨姆或者詹姆士堡最大的监狱,直到他们(中国)做好接收准备。”

该部长同时任由上述总统组建的跨部特别任务小组主席。他并对媒体表示,“(中国商人的离去)也会造成资金的流失,我们并没有准备用加纳的钱养活中国人。”

以此为起点,5月16日在曼索昆塔地区附近,加纳军警对金矿工地进行了联合大清查。加纳军警在金矿工地的破坏和扣押行动则自6月1日开始。

一个上林矿主的逃亡

据苏震宇介绍,在形势日益吃紧之下,5月份中国驻加纳大使馆和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工作组都曾与加纳协商,中国矿主们希望和平撤离,向加纳政府要求2个月时间撤离设备、回填矿坑,但加方只给出2周期限,并且在第三天就有军警来到采金工地,带着AK47开枪、焚烧、破坏设施、否认之前官方开出的所有工作签证。“军警还鼓励或怂恿当地村民对中国人进行洗劫,造成很多老乡被当地劫匪抢劫和受到人身侵害。”苏震宇说。

“我们的工棚被烧光了,加纳军警进去工地后,一些村民跟着进去抢设备和其它物品,军警也没有阻拦。”谭信华说。谭彼时将雇佣的当地保安留在工地看守设备,自己则和几个上林老乡逃到库马西一个外地的金矿矿主家中躲藏。

不过,相对于其它工地,谭信华已算幸运。据多位当地上林商人反映,很多工地的设备、金子、钱、汽车都被抢光,人则被抓起来投入狱中,损失惨重。据记者了解,上林在加纳投资的采金线超过1000条,以每条300万元成本计算,上林人在加纳的投资多达30亿元,而此次加纳官方行动导致的损失或超过2亿元。

目前官方证实的在加纳被羁押的中国人有124人,但众多当地受访者认为实际被拘押者或许超过这个数字。据苏震宇说,仅6月2日晚,军警突袭库马西的金富豪宾馆,就抓捕了上百名中国商人,全部中国人被掠夺一空,同时还要求每个人另外拿出保释金,能拿出保释金的当场释放,没钱就直接押上车带往监狱。

“加纳当局给出的只是关押在移民总局监狱里的数字,但可能部分在押往的路上,有的可能关在打夸市、敦夸市。”苏震宇说,“我去看了,上百人被关在很小的像笼子一样的两间小屋里”

关押在加纳移民总局的中国商人可以保释出来,保释金据传有两个价码,一说是2000美元,一说是8000塞地(注:1塞地约合3.3元人民币),但保释出来后要离开加纳。

苏震宇表示,目前还有很多中国商人躲在森林里,几天没吃饭了。“我们建议加纳政府留一个安全通

道,让老乡们出来,让他们回到城市,安全地离开这个国家。”

“如果明天我在机场遇到什么问题,你能帮助我吗?”胡宏石在电话中显得很无助。在此次加纳当局拘捕中国采金人的行动中,胡宏石的2万塞地现金、1300克黄金和手机全部被执行行动的警察夺去,“多年异国闯荡辛劳,如今血本无归”。

即使是到了阿克拉机场,胡宏石仍不知道能否顺利归国,因为在阿克拉他同样需要接受加纳移民局苛刻的罚款条件。

胡宏石说,按照加纳移民局的规定,离开的中国商人,只能去掉3个月落地签期,余下待在加纳的时间都需要接受罚款,要每月罚款40塞地,两年就是960塞地,而且不知道后面会否另外接受盘剥。

“我们和加纳人共富”

加纳政府打击中国采金商人的理由是“非法开采”和“污染环境”,因为加纳法律规定,外国人不得涉足25英亩以下的小金矿开采;加纳人如要采金,也必须申办专门的许可,而这种开采许可是不得转让给外国人的。

对此,苏震宇称,中国人在当地开采的小型矿者是与当地酋长合作。

“欧美矿企来加纳做了什么,给这个国家留下财富了吗?没有,而中国人却不同。”苏震宇说,中国人做采金行业是有很好的加纳当地群众基础的,并改变了加纳很多当地人住在泥巴房子里的命运。“地是你的,矿权是你的,我能拿走吗?从这一方面来说,我们并不违法。”

加纳当地人有土地和矿权,但苦于无资金、设备和技术,中国人进入则弥补了这一不足。中国采金者来到加纳,首先给25英亩以下有采矿许可证的地主2万-3万塞地的“进场费”,同时带来矿权作股权的概念,再给地主12%-26%左右的股权,很多当地地主一夜暴富,年入百万。

同时,如果按照3万-5万上林人有1000个工地、每个工地雇佣5-10名当地工人计算,雇佣人数超过1万人,如果加上带动的消费、油品、住房建设等,上林采金者带动的行业更多。

“因为劳动力的短缺,这个行业很少压榨当地或是雇佣的附近国家工人。”谭信华说,很多被雇佣的工人以前多年没有吃过肉,被中国商人雇佣后,大家天天一起吃米饭、吃鱼和肉。“我们经常带着当地工人到超市买日用品、食物,改善他们的生活”。

在中国工地上工作的工人,每月可以得到3000元左右人民币或是更高的工资,可与欧美金矿媲美,高于当地数百元的平均工资;中国人不抢劫、不偷盗,常常到当地村民家做客,做中餐和当地村民分享。

目前颇受争议的是中国商人利用旅游签证非法滞留在加纳采金的问题。不过,加纳著名报纸《加纳时报》承认,采金涉及到当地酋长、官员、政客、地方警察等诸多重要人物的利益,不少非法采金者正是被这些人物招揽进加纳的。

由于中国采金者的存在,移民局和警察局的人经常开车去中国工地加油,加满还要油桶带走;移民局或警察经常找借口到中国工地检查,每人索要财物已从最初的数十元人民币上升到数百元。

“历史上中国人并没有奴役过加纳,我不知道加纳当局为什么这么做?”苏震宇说,中国人来到加纳,是投资兴业、共同富裕的,事实已经予以证明。中国人手把手教当地人用机械甚至一些种植知识,改变了当地很多人的命运,“生意是利益共享的,如果有什么违反法律的都可以商量,大家可以多赢,为什么要用极端方式解决呢?”

事实上,加纳以岩金为主的大型金矿,早先被Newmont、Gold Fields、AngloGold Ashanti等英、美大矿公司圈走。只有河滩边的砂金,不适宜大型采金设备,但却为上林采金者腾出商机。

数据显示,目前加纳每年加纳出产98吨黄金,有一半都是由中国人在开采。

苏震宇说,加纳的矿产资源基本被南非和欧美公司占领,这些公司的黄金出关是不需要登记的,而中国黄金是实实在在的接受登记和纳税,两相比较,优劣立判。

6日晚上,谭信华发给记者一张照片,在照片中其坐在一辆中巴上,两边广告路牌林立,其中夹杂着如“甜园中国酒店”的中文招牌。谭留言说:再见了,库玛西!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的谭信华和胡宏石为化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国公民在加纳非法采金被捕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