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中国淘金者生存现状:躲深山怕遭劫被抓(图)

加纳中国淘金者生存现状:躲深山怕遭劫被抓(图)

中国人正在加纳淘金。(CFP供图)

加纳中国淘金者生存现状:躲深山怕遭劫被抓(图)

在加纳的一处工棚的墙板上,中国淘金者写上了“以和为贵,和气生财”的字样。(CFP供图)

加纳中国淘金者生存现状:躲深山怕遭劫被抓(图)

刚到加纳半年的陕西人朱丛立昨日躲在山里吃野果。(朱丛立供图)

加纳中国淘金者生存现状:躲深山怕遭劫被抓(图)

中国淘金者在加纳树林中躲藏。

加纳中国淘金者生存现状:躲深山怕遭劫被抓(图)

在加纳首都阿克拉,人们并未受到影响。(Michael供图)

中国淘金者梦断加纳——

日前,在加纳的中国公民处境引发关注。他们大多是从2011年开始,怀揣着异国暴富梦的中国淘金者。主要来自广西上林,也包括广东、河南、浙江、陕西等地。

位于西非的加纳素有“黄金海岸”之称,是西非第一大,全非洲第二大黄金生产国,黄金生产、出口是该国的主要经济命脉,对于采金一直采取垄断性经营政策,任何外国人都不具有合法的淘金资格。因此,中国淘金者在当地淘金一直是处于半地下、半公开的活动。

昨日,本报分别连线来自广西上林和陕西的在加纳“金农”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讲述他们“淘金梦” 的由来与现状。

淘金者东躲西藏

搜查提前 微博求救

本报讯 据了解,在当地的淘金者之间以及他们与国内通讯基本都通过QQ和微信。

昨日,网友“@陆弃”在微博中因发布在加纳淘金者的求助信息而成为网络红人。他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昨日凌晨时分,上林的同伴在QQ上向他求助,“他们把相关情况发给我之后,我把情况在微博上都转发出去,媒体关注了,就引起了反响。”

陆弃表示,几个月之前中国驻加纳大使馆就一直提醒在加纳的华人撤离,但由于高额的利益诱惑,有些人不愿意撤退,结果导致了这一次的事件。

陆弃说,加纳军警大概是在6月2日开始抓人的。事情源于加纳政府要求清理非法滞留的淘金挖矿人员。中国政府本来要求两个月撤离相关设备与人员,加纳政府只给了2周。据他了解,撤离的第三天开始,“军警和政府纵容当地居民和黑社会到中国人聚居区进行抢劫,发生了冲突。”当地治安本身比较混乱,法律体系不健全,之前就经常有敲诈勒索的事件。

据他了解,目前在加纳,很多人躲在可可树林内,有部分人受伤。而那些被扣押的人没有吃没有喝,还有人生病,但昨日矿业协会与大使馆介入后,情况有所好转。

“不敢回工棚煮粥”

本报讯 昨日,本报通过网络联系到朱丛立时,刚好是当地早晨6时,他说自己已经饿了一天,“不敢回工棚煮粥吃。”

当时,朱丛立正躲在当地的黑人家。“黑人是地主派来监督我们干活的。”朱丛立告诉记者,前一天有黑人告诉他军警要来烧机器和工棚,他便躲在山上待了一天,晚上在黑人家睡觉 ,“现在下着大雨,不敢出去。”

对于加纳警方清理中国淘金者的行为,朱丛立说:“他们不是想清理,他们也是为了钱。之前他们来查工地,把钱给警察、军警和移民局,就没事,听说他们分钱不均,现在就成这样了。”

去加纳之前,朱丛立对加纳当地情况作了一些了解,“之前没这么乱,可能会有抢劫。但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就乱了。警察、军警、移民局经常来工地要钱。” 记者了解到,像朱丛立这样去加纳的淘金者,护照、签证基本都已过期。

朱丛立说现在还得住在黑人家。“不敢回工棚住了。我们都想回国,但如果出去,既怕当地黑人抢劫,又怕部队军警抓人。”

“这几天这里天天都有出事(受到伤害)的老乡。前天军警抓人,在冲散的中国人中有两个昨天才找到,已经被黑人打死了。”朱丛立说,在他周围还看到一个女同胞被黑人抢劫后,手和腿各中一枪,共4枪,“一个手指都断了,手上的子弹拿出来了,大腿的子弹这边拿不出来。”

广东老板逃到首都

本报讯 (记者 彭玉磊、邢磊)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一名自称是来自广东的加纳矿场老板Michael。他表示,矿场一共设有8台机器,自己由于提前听到风声,已经下山了,目前人在首都阿克拉。但是他矿场里的工人“没有完全下山,现在还有3个人在村子(在山里)里看机器设备”。

Michael对记者说:“我已经用了最多的关系,去联系那些行动的人,而且,按照当地的做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这样工地也被烧、人也被抓,那就没办法了。但出问题的话损失真的很大。”

Michael自称2008年就来到加纳,算是接触淘金比较早的人。“前几年根本没人管,完全没有这些问题,顶多就是警察和移民局会来拿点好处,公开抢劫的很少,军队根本不会来。”对于加纳政府打击非法开矿,Michael说,自己是和当地人通过合作的形式来开矿,“当地人提供一切合法资料,我们就是出钱出机器出技术。”

Michael说,有些金矿确实出现了附近的当地人参与掳掠的情况,但他们所在的那个村子还好。“地主(酋长)、还有一些当地员工都是那个村里的,我跟他们关系都不错,3个中国工人是安全的。如果有人动我的机器,会有警察抓捕。”

不过Michael拒绝透露目前滞留在矿区的3名中国工人的具体情况,称会等待时机帮助他们撤离,但前提是要等这一波的清查行动过后。在简单地回答了几个问题之后,Michael就急匆匆地以自己要去了解最新情况、救助3个工人为由,中断了采访。

各大城市平静正常

本报讯 (记者 彭玉磊、邢磊) 国内某通讯公司派驻加纳的员工曹先生目前在加纳首都阿克拉。

他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近日的生活没有受到影响,阿克拉气氛很平和,加纳人对待那里的中国人的态度也没有变化。曹先生介绍说,淘金者主要集中在库马西等地,而且是山区,除此之外的地区、尤其是城市的生活基本没有受到影响。

“目前阿克拉的治安正常,也没有出现针对华人的打砸抢情况。警察对待走在街上的中国人态度也是一如往常,没有针对中国人的盘查举动。”

在加纳沃尔特河上的布维镇工作的某中资企业职员小张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当地交通状况较差,实际上我这里离矿区并不算太远。目前这里一切平静,丝毫感觉不到骚乱,发生骚乱的地区主要集中在矿区。”

当问及骚乱发生的范围时,在加纳做销售的小尹也说:“我5日在市场一天,跟往常一样,发生骚乱的地方只是在山区,没有蔓延到市区。”

小尹说:“我在库马西,阿散蒂省首府,是加纳第二大城市。有个比较著名的Obuasi地区,我出差时曾去过,那边黄金产量还是比较高的。”

淘金者饱受争议

外国人无合法淘金资格

本报讯 (记者 彭玉磊、邢磊) 加纳当地法律把金矿分为两类别:25英亩以上的大矿和25英亩以下的小矿,小矿仅供加纳本国人开采。

但是,由于加纳国内保留有酋长制度,不少矿产并不由国家直接控制,而是属于酋长的个人财产,能否获得开采权,也是酋长说了算。因此,只要能跟酋长谈好开采条件,就能开采。

至于如何获得国家的审批权,当地人会设法帮助采矿者通过合法的手段来解决。

企业员工小张告诉本报记者:“这种开矿制度可能是导致这次骚乱的根源,酋长控制审批权,根本不用出钱出力。只需要把矿场审批出去,就能获得相当高的股份,每年固定从中分成。而当地的普通人,根本没有在当地矿产开采中获得发展红利。”

当地普通人没太多实惠

本报讯 (记者 彭玉磊、邢磊) 在加纳生活多年的曹先生认为,加纳政局不像周边的一些国家那样动荡,“民风淳朴,是比较安分的民族”。

他表示,西非各个国家多年来接受中国的援助,与中国有着各种合作,从他自己的切身体会来说,西非人民实际上对中国人是比较友好的。但他也提到,黄金产业比较特殊,可能对环境、对周边居民造成不好的影响,也可能因此引发当地人对中国淘金者的反感。

职员小张说:“我从当地了解到的信息,发生骚乱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当地人认为愈演愈烈的淘金潮,给当地环境造成很大破坏,而黄金的产值主要落到当地酋长手里,普通人并没有得到太多实惠。”

淘金者生存不易

资深淘金人:

每月固定工资逾万元

本报讯 来自广西上林的资深淘金人陈从和(化名)介绍,中国淘金者分为老板和工人。拥有机器的中国老板和当地的地主合作开采,地主拿百分之十五的提成,地主雇用的黑人警察负责在工地监督中国工人干活。这是因为中国淘金者在加纳多是采砂金,来自广西上林等地的中国淘金者有技术。仅他所在的加纳塔夸一家矿场,一个月的淘金生产值就有一百万元人民币。

除了与当地地主合作的中国老板,在有的工地,普通的中国工人还可以按每天的黄金产量提成。但像他这样的工人,一般每月固定工资是1万元到1.8万元人民币。住的是靠近河边的木板房,附近都是森林,一天上班八个小时,没什么娱乐,下班了就看CCTV4 。

监督中国工人干活的黑人警察工资只有每月300元人民币,因此黑人警察向中国人要钱也并不鲜见。

陈从和介绍,加纳的军警仍然在大规模搜捕中国淘金者,并且“只有大城市的不管,其他地方只要是中国人,一律抓”。

陈从和说,他现在的愿望只有一个,带着自己这么多年的金子与血汗钱,安全回家。

淘金老板:

百万贷款机器不舍扔

本报讯 广西上林人吴忠(化名),家里的亲戚很多都曾在加纳淘金,如今部分早已衣锦还乡,但他的叔叔,一家小淘金公司的老板,仍留在加纳。

吴忠介绍,不是所有的上林人都能暴富。但淘金比较好赚钱却是真的。如果能在加纳买到好地,扣除设备等成本,一年下来赚两三百万元人民币并不算多。实际上,很多上林人正是受到先暴富人的故事影响,开始向银行贷款买机器设备去加纳挖金。

所以这次,虽然他叔叔事先就知道军警要专门逮捕“中国在这边挖金的”,但仍不愿意撤离。昨日,吴忠曾和叔叔用微信联系过,他叔叔的工地被查封,部分工人也遭到扣留,设备也在当地。

据吴忠了解,撤离的主要原因是加纳政府不允许开采淘金。对方给出了两个星期的撤离时间,“但两个星期的时间肯定撤不完。有人提前撤了,就把设备低价卖出去,损失还不算很大。有些没撤的,特别是那些向银行贷款买设备在加纳挖金的人,现在什么都没了。像我叔叔,贷款买一台机器大概要100多万元,而在上林一家就五六亩地,种地一年收入不到5000元,绝对还不清的。他们就算平安回了国,日子也会难过。”

淘金者亲属:

爸爸淘金我才能留学

本报讯 年轻的上林人吴立(化名)在听到加纳新闻时,人还在英国留学。他立即打电话回去,因为他的爸爸是一个淘金老板。

吴立说:“我爸挣钱后买了一套房子,把我送到海外留学,还存了一部分钱。在那边很辛苦,一般都是在森林里过,很难出来去城市一次。我爸主要负责去看采金的地点,还有协商当地关系,一般都是在加纳的大城市,而工地则交给家里的亲戚管。”

在吴立的印象中,当地人跟中国人很融洽,对中国人很友善,有些当地的居民也帮忙看工地。他认为,在这次事件中,只是有部分本地人是受军警劫匪诱惑才会这样。“现在军警都会鼓励当地人去拿我们的财产,所以才会造成哄抢中国工地的现象。”

但让吴立庆幸的是,“在这次搜捕中,有当地的居民就收留了我爸,还帮我家看工地,所以我家的工地没有被烧,也没有被抢。”

淘金者经验教训

非洲投资宜做足“功课”

本报讯 (记者 温俊华)王先生是一名资深矿地经理,曾在越南管理矿地多年,开采钛矿。2011年3月,王先生受某公司高薪聘请,第一次踏上非洲土地,前往马达加斯加开采钛矿。

投资几千万

开采证没办好

王先生和他的团队前后在马达加斯加留驻一年,最终因开采证办理受阻而撤离。王先生特别提醒有意前往非洲做采矿生意的公司在投资之前要对相关事宜做足“功课”。

2011年3月,王先生作为公司的先期开拓人员来到马达加斯加,负责矿地的设备安装、人员招聘工作,与他一起同行的有30多名中国工人,他们多来自广西的资源县。矿地位于马达加斯加中部,在前后约一年时间里,矿地的开采设备已经安装就绪,工人也都已到位,设备和人力投入达几千万元人民币,但采矿证却因沟通不畅和政府更替等原因迟迟未能办好。

据王先生介绍,马达加斯加国家虽然很贫穷,但采矿法规按照法国标准,环评要求高;其次,当地政权不稳定,现任政府就是通过推翻前政府上台的,对相关工作也有影响。“当地的钛矿含量很高,达百分之十几到二十,成功开采的话效益应该不错。” 王先生说,当地政府对投资者比较欢迎,态度友善,因此,马达加斯加的华侨,加上前来做生意的中国人已达到5万人左右,他自己也曾因参与投资而得到过当地政府颁发的荣誉市民勋章。但王先生建议到非洲投资前要了解清楚当地法规,做好各项准备工作。

限于当地条件,宿舍里连风扇都没有,只能忍受酷热煎熬——当地城市仅有100匹马力的发电机,经常停电。

文/本报记者 王丹阳 (署名除外) 实习生 程钰惠、何丽丽、张瀛子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