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非法采金被捕中国公民可能一周内保释

2013年6月,为躲避加纳军警,一些中国采金者在附近的可可树林躲藏。

2013年6月,为躲避加纳军警,一些中国采金者在附近的可可树林躲藏。

2013年6月,中国采金人居住地被焚烧。(

2013年6月,中国采金人居住地被焚烧。

2013年6月,加纳军警在中国采金人居住地执法检查。

2013年6月,加纳军警在中国采金人居住地执法检查。

“百余中国公民加纳非法采金被捕”追踪———

伤亡情况现在还很难统计,目前军警还在矿区对中国矿工进行搜捕,“会有更多人被送过来”。最新消息称151人被扣。

中国驻加纳使馆发言人于杰昨天告诉本报记者,在加方近日治理行动中被逮捕的124名涉嫌非法采矿的中国公民有可能在一周内得到保释。

使馆:交保释金可能一周内释放

使馆发言人于杰介绍道,按照加国以往的惯例,被扣押的124人一周之内应该被释放,但是,还要看老板提供保释金的情况。在124人这一数字统计出来之前,已经有人“零星”地被保释出去。于杰说,那些不能被保释出来的,使馆会进行协调。

于杰表示,目前还不能确定军警是否存在暴力执法的问题,只能说124人中没有人被打伤,只有个别人疟疾发作,已经送医。但于杰提示,现下网上流传的照片,经使馆证实并非这次加纳军警搜捕行动中的影像,属于虚假传播。

矿主:不排除伤亡可能

目前,被扣押的124人没有受伤情况。但据加纳中国矿业协会秘书长、当地的矿主苏震宇介绍,伤亡情况现在还很难统计,因为目前军警还在矿区对中国矿工进行搜捕,“会有更多人被送过来”。并且,很多矿工还在躲藏,目前还不能知道“山里面的情况”,不排除伤亡可能。最新消息称151人被扣。

据苏震宇形容,军警进入矿区后行为恶劣,将设备一脚踹开,所有东西推掉,有时还会“点一把火,扬长而去”。他说,当有矿工拿出合法身份的签证时,军警将签证夺过去直接扔进火里,然后说该矿工身份非法。

上林县:形势十分严峻

昨天,上林县官方向媒体通报,针对近日加纳政府开展大规模打击非法采金行动,抓捕非法采金人员,扣留采金设备,形势十分严峻,上林县人民政府向本县赴加纳采金人员发出风险提示,提醒当地居民近期不要再赴加纳从事采金活动。

中国的广西南宁市上林县历来有采金传统,官方介绍,自2006年起,上林籍人员陆续赴加纳从事采金活动。据不完全统计,迄今约有1.2万人。这次加方的搜捕行动中,被逮捕的中国矿工大多也都来自上林。

追问

加纳治安状况如何?

当地人对中国矿工态度恶化

经常被曝出暴力针对中国矿工事件,让加纳这个近年来被称为“平静之洲”的国家在人们心中变得面目可怕。据于杰介绍,加纳相对非洲其他国家而言,算治安比较好、社会比较稳定的国家。但是,最近,在第二大城市库玛西的治安情况有所恶化,存在暴力、抢劫等问题,政府也进行了整治。此外,于杰承认,加纳存在腐败与索贿的现象。

在苏震宇看来,加纳治安情况“正在变差”。但是,在矿区进行的暴力行动则主要针对中国人。

起初,对中国矿工实施“种种不文明行为”的并没有当地百姓,“他们很淳朴”,苏震宇说,在当地的中国企业为当地人修建了学校,打了水井,捐赠了很多东西,总之,“大家相处得融洽”。

但是,近来,军警“怂恿”当地百姓对中国矿工进行勒索和抢劫,并告诉当地人“抢到了就是自己的”。

上林人如何在加“淘金”?

合股从村庄酋长手中购买采金证

据于杰介绍,大部分赴加纳“淘金”的中国人都是不合法的。“其中大部分人都是通过蛇头偷渡非法入境的,如持伪造的签证入境、贿赂机场海关人员放行,或者持有效签证到加纳的邻国,如多哥,从陆路非法入境加纳。”

于杰透露,自去年开始,加纳已经收紧落地签证。去加纳的上林人大部分不懂英文,申请程序都是老乡“一个帮一个做的”,苏震宇说。

据《金融时报》日前刊文介绍,金价四年来翻了一番,这股涨势吸引大批中国工人及重型设备涌入这个产业,极大改变了该行业的作业规模和方式。

加纳法律将金矿分大矿和小矿两类:25英亩以下小矿仅限加纳国民开采运营。根据加国法律,禁止外国人开采小矿。针对这一禁令,上林人的方法是,合股一次性从当地“地主”(一般是村庄酋长)手中购买采金证,或出技术、资金与当地人合伙,然后配发给当地人一定的股份。于杰称,这都是违法的。

苏震宇说,当地人愿意中国人进行投资,我们设备上有优势,“去矿区都是他们的人带着去的”,他认为这是一种互利的方式,但是,最后“政府又不承认这样的做法”。

中国矿厂是否破坏了当地环境?

关键步骤如“淘米”不用化学药品

有一种说法是,中国人在当地的矿业开采破坏了当地的环境。香港《南华早报》4日称,上林人带来独特的技术,能在河流冲积地用砂泵最大限度提取黄金,继而几乎垄断了加纳的砂金开采,“他们技术保密,非常团结”。

加纳矿业部长奥拜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采金者改变了加纳小规模金矿的生态,“他们使用重型机械和有毒物质,破坏严重”。

苏震宇认为这一说法是“谎言”,他说在淘金的关键步骤上,他们用“自然”的手段,像淘米一样把金淘出来,不使用任何化学药品。

他认为针对中国矿厂的打击是被触犯了经济利益的各方力量的一次“有组织的”行为。苏震宇说,这样一来,中国矿工与矿区当地人的关系被损伤了,很难修补。

本组文/ 本报记者岳菲菲 供图/IC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国公民在加纳非法采金被捕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