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企业家实名举报大连执法局长豪车假牌

女企业家实名举报大连执法局长豪车假牌

赵百庆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提供的丰田4700购车发票和交税证明。

女企业家实名举报大连执法局长豪车假牌

5月29日,蔡先勃向记者提供他于2013年1月向组织提交的《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表》复印件。

5月27日,“女企业家实名举报执法局长假牌豪车”的消息在网上疯传。举报人毕美娜称,辽宁省大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下简称“行政执法局”)局长蔡先勃的座驾是一辆价值156万元的丰田5700陆地巡洋舰,此座驾涉嫌超标和套牌。28日,毕美娜又发微博,悬赏10万元,号召网友提供蔡先勃的另一辆豪车“凌志5700”相关线索及照片。

29日,蔡先勃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表示确有丰田“座驾”,但举报内容也有失实之处,而所谓“凌志5700”乃子虚乌有,纯属诬陷。为了让自己“堂堂正正立于阳光之下”,这位厅级干部表示,愿意通过中国青年报向社会公开包括房产、家庭存款和有价证券在内的个人财产信息。

女企业家实名举报,并悬赏10万元征集线索

5月27日晚,微博网友“辽宁女企业家毕美娜”发出微博“实名举报执法局长假牌豪车”,说“大连综合执法局长蔡先勃的座驾,是一辆价值156万的丰田5700陆地巡洋舰,经查此车悬挂的牌照辽B-G9168,原车系一辆红色的雷克萨斯,车主叫王健”,并质问:“难道执法局长不知道自己的座驾超标了吗?不知道挂假车牌违法吗?谁赋予他的特权?”

与这条微博同时发出的,还有照片,一张是注明“五月初拍摄于大连综合执法局楼下”的丰田车一辆,一张是红色雷克萨斯汽车一辆,它们的车牌号都是“辽B-G9168”。

当晚,毕美娜又发微博:“我是大连视觉方舟文化科技创意产业园的董事长毕美娜,我的身份证号:21020319631122××××,我对我所举报的内容负责。”

在另一条微博里,博主解释:“我为什么举报执法局长?我是一名守法经营的女企业家,创办视觉方舟产业园是为女大学生提供创业就业的基地,为国家和社会分忧,何错之有?蔡局长在执法的过程中,滥用职权,野蛮执法,我对他执法的严肃性提出质疑,这样一个执法水准的行政执法局长是我们城市的不幸,会给我们和谐社会带来更多的噪音。”

其微博个人资料一栏里注明的身份说明是“辽宁省妇女手工制品商会(会长)、辽宁省女企业家协会(副会长)”。

举报微博发布之后,网友纷纷转发,跟帖评论里有人对举报人的勇气表示敬意,有人声讨执法局,也有人期待“求证”。

公开资料显示,大连视觉方舟文化科技创意产业园(以下简称“视觉方舟产业园”)的投资方,是大连金羽翔进出口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羽翔公司”),该公司董事长正是毕美娜。

28日下午,毕美娜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确实是她发微博实名举报的。

在详细介绍了视觉方舟产业园项目的相关情况之后,毕美娜告诉记者,行政执法局的执法行为,给视觉方舟产业园项目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身为执法局局长,蔡先勃“座驾”超标,还挂“假车牌”,需要向公众作出解释。

28日晚,毕美娜的微博又爆料:“蔡先勃还有一部豪华凌志5700,市场价格近200万,多次出现在其单位及小区楼下,车牌多次套用辽B1U567、辽B7077B、辽B7077U,有时甚至使用辽O警牌,我正在追踪调查此车,如有网友能够提供有价值的线索和该车的照片。我将提供10万元奖励。执法者如此亵渎法律,是这个城市的悲哀。”

蔡先勃:愿接受组织处分,但举报有不实之处

“我有我的问题,组织上该怎么处理我就怎么处理,但不能随意甚至别有用心地往我身上泼脏水。”5月29日上午,大连市行政执法局局长蔡先勃在办公室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豪车问题”,举报有不实之处,但他承认自己有失察之处,并表示愿意接受组织调查和处分。

他说,有些网上言论已经构成诽谤,他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

针对毕美娜举报的“156万元的丰田5700陆地巡洋舰”,蔡先勃说,丰田车确实有,但车型并非“丰田5700”,而是“丰田4700”,其价值也并非156万元,而是106万元。2012年5月中旬,他由中山区副区长调任大连市原城市建设与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后,中山区城区办综合科科长刘启鹏将一位亲戚的车借来给“老领导”使用。

蔡先勃表示,刘启鹏是他的“老部下”,私人感情较好,“直到网上实名举报,我才得知这是一辆套牌车”。

据了解,刘启鹏原来在大连市政府办公厅行政处工作,而蔡先勃2000年任市政府办公厅助理调研员,两人分别服务于不同的领导,虽然相识,但并不熟悉。2001年,刘启鹏调到原大连市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行政处工作,而蔡先勃2002年年底调到该局任办公室副主任,两人在同事3年间来往较为密切。2005年,辽宁省面向海内外公开招聘领导干部,蔡先勃通过公开招考,到中山区任副区长。2006年,原大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体制改革,刘启鹏被分到中山区行政执法局。

刘启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和蔡先勃都是军人出身,性格相近,因此成了好朋友。尽管后来蔡先勃职位提升,二人工作交集减少,来往也不再密切,但感情一直很深。2012年5月起,蔡调任大连市城建局(行政执法局)任主管执法工作的副局长,由于刘启鹏原来在市执法局工作过,知道局里车辆分配困难,于是想给老领导借辆像样的好车。他说,这纯粹是出于和蔡先勃的感情,绝无任何现实利益的关联。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亲戚赵百庆有辆好车可以借用。

据称,赵百庆在大连做园林施工生意。去年5月他以公司名义购买了一辆丰田4700陆地巡洋舰,但开了一个月后发现费油,还是想开自己原来的旧奔驰。得知这个消息后,刘启鹏就将丰田车借走,交给蔡当“座驾”。赵百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向记者提供了当时的购车发票和完税证明,并表示他当时把车交给刘启鹏,但并不清楚刘启鹏把车借给哪位领导使用,而刘启鹏也不知道亲戚的这辆豪车为了撑门面,居然套了一个假警牌。

至于毕美娜在网上举报的“豪华凌志5700”,蔡先勃表示这与自己毫无关系,“根本不知道,也没见过”。

“我只承担我该承担的责任,不能把子虚乌有的事情,强加到我身上。”他说,“说心里话,这件事情在群众中造成不良影响,也给党和政府形象抹黑,我非常惭愧,愿意接受组织上任何处分。”

记者了解到,5月28日,大连市公车治理办公室已经责令市行政执法局将丰田车清退给原车主赵百庆。而赵百庆也到公安机关承认错误并接受处罚。

行政执法局长晒家底

谈及自己被实名举报,蔡先勃说,身为大连市行政执法局局长,他得罪过不少人,毕美娜就是其中之一。关于毕美娜在微博里所说的视觉方舟产业园,他表示该项目是非法项目,对其执法完全是依法办事,全程有公证人员公证,问心无愧。

“如果身家不清白,就干不了这得罪人的工作!”蔡先勃表示,行政执法局的工作不好干,容易得罪人,“打铁还须自身硬”,他愿意公开自己的财产信息,接受公众监督。

在房产方面,蔡先勃说,他家里只有一套房,面积220平方米,价值559万元。妻子吕芷宁是大连电视台节目主持人,2000年作为大连市引进人才,从哈尔滨市电视台调到大连。吕芷宁于2006年以首付70万元、按揭贷款147万元购买217平方米房产一处。该地段5年后房价翻番。2011年6月,吕芷宁将此房产交由中介机构以580多万元的价格挂牌卖出。2012年3月,蔡吕二人结婚,当年6月,他们又以559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套220平方米的房子作为新房。

“有人说我是为了和电视台女主持人结婚,才与前妻离婚,这完全是……”蔡先勃告诉记者,他与前妻离婚是在2006年,之后一直忙于工作,直到2011年才结识现在的妻子。2006年离婚时,房产留给了前妻,蔡先勃同年又以首付30万元、贷款46万元在中南路亿成花园购买172平米商品房(尾房)一套,目前该房已经出售,正在办理过户手续。

作为留念而录制的婚礼庆典光盘,两年后居然成为为自己辩护的有力证据,这让蔡先勃颇为感慨。针对有人说2011年5月他与吕芷宁在高档酒店举行豪华婚礼,大摆宴席,宾客60多桌,他向记者提供了当时的婚礼录像以及宾客名单,“我们夫妻双方领导和亲友,一共只请了4桌客人,举办婚礼和邀请的客人是经过中共大连市纪委审核批准过的,婚礼没有收礼金”。

蔡先勃表示,夫妻二人共有存款和有价证券90多万元。“我妻子在电视台工作,工资收入比我高。”他与前妻生有一女,再婚后又生一女,并不违背计划生育政策。

“我不是裸官,也绝无海外存款和外国国籍。”他表示,如有来历不明的财产,愿接受公众监督和组织审查,之所以通过媒体晒家底,就是为了表达“如果组织上还信任我让我干这个工作”,要以透明之身坚定把依法执法工作做到底的决心。

蔡先勃:“我不是酷吏”

本报记者 宋广辉

5月11日,天涯论坛有人发帖,文中把大连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以下简称“行政执法局”)局长蔡先勃称为“酷吏”,还比作“现代版来俊臣,大连的王立军”。

蔡先勃认为这话讲得不对,“请发帖的人先学学历史,来俊臣是唐朝武则天时期的大臣,专门整官员的。我们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工作,主要是和市民商户打交道。”

去年一年,大连市行政执法局共拆除违章建筑3865处,面积约24万平方米,据蔡先勃估算,其市场价值总计约为50亿元,“50个亿,你想我得得罪多少人?”

在他看来,拆除违章建筑,不仅是市容环境整治工程,也不仅是城市的美化工程,还是解决百姓生活空间的民生工程,本身就是在维护社会公平。如果人们都以较低的成本侵占公共空间,一来影响邻里关系,二来会造成攀比,“一楼二楼的你可以往外探出一块,三楼四楼怎么办?我在整治的时候拿掉,一律平等,什么都不能留下,不是说你是官我就给你留下,你是民我就给你拆掉,不是说你是民营企业我就给你拆掉了,你是国有企业我就给你留下了,没有这个事。就是要公开、公平、公正。”

据蔡先勃介绍,大连市行政执法局在依法执法、文明执法的同时又加了一项内容,叫“亲情执法”。在拆除违章建筑的过程中,对一些困难群体,比如下岗职工亲情关照,市行政执法局和政府有关部门积极协调,没有低保的尽快解决低保,家里有困难的,想办法帮忙找工作,符合廉租房条件的,拆除指挥部各部门一起研究,想办法解决廉租房。“去年高新园区一个业主给我们送一面锦旗, 上面写的就是‘拆我我服’,我真是很欣慰,我都没有想到”。

最大的压力来自强势群体,“特别是有些人打着这个名义顶着那个光环的”,蔡先勃讲,去年6月星海湾违建拆迁工作总结表彰暨全市违法建设清理整治动员大会上,大连市市长李万才强调,任何人不许为违法建筑说情,党员领导干部要带头拆自己家的违法建筑。

挡得住说情,但挡不住安全上的威胁。蔡先勃说,电话短信恐吓对执法人员来讲是常事。有执法人员晚上回家被跟踪到家门口的,还有被人殴打的。他是特种兵出身,性格刚烈不怕威胁,但最反感有些人搞小动作。

“网上铺天盖地炒你,回家有人盯梢,我打发妻子带着孩子回黑龙江老家了。这次好了,有人实名举报我了,我反倒踏实了,来吧!”蔡先勃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