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网评昆明“实名制”:维稳已经黔驴技穷?

光明网评论员:一条“昆明安宁工商撤销实行买口罩实名制通知并致歉”的回应,试图平息近日来昆明“口罩实名制”掀起舆论波澜,但事情显然没完。

今天媒体跟进报道显示,“实名制”并非仅限安宁一市,而是覆盖了昆明下辖的各县区市;也并非仅限口罩一项,而是囊括了广告、印刷、打字复印、文化衫销售等多个项目。“迎南博、保稳定”的大主题下,昆明地方正耐着性子对这些琐碎的事情分类管理——昆明市区一家专业图文服务企业的分店经营者告诉记者,一般不用实名,但“PX的就需要登记”。

广告、印刷、口罩销售、打字复印、文化衫销售的管控和实名制,与正在激烈讨论中的昆明炼油项目两相对照,其意自明。在民怨已经无法在正常的公共博弈中纾解的情况下,昆明官方剑走偏锋,聪明地选择了一条技术性的管控路线,并将此作为一种“创新手段”(语出昆明市一工商分局的工作动态),言语间大可见自得之态。在现代公共治理的背景下看,这件丑闻有如此大的观赏性和娱乐性,恰如光明网评论员昨日所言,足可立此存照。

维稳已经穷尽了传统社会治理的所有经验,正在向一种无所不用其极的畸形状态发展。将管控的触须深入到市井生活的各个细节中,这需到多么大规模的社会动员,需要支付多么大的行政成本和人力成本,是一种多么明显的双输性选择,昆明地方恐怕比旁观者更加清楚。只是,在观摩了诸如浙江宁波、江苏启东、广东乌坎事件的酝酿、发生、平息过程之后,每个地方政府都明白了一种不能说出口的道理——现行体制框架无法提供上述事件的根本解决之道,维稳只能饮鸩止渴。

与截访、劳教这些老生常谈式的维稳手段相比,昆明的“创新”其实更有代表性,很值得品一品。它最典型的表达了地方普遍存在的维稳情绪——一切都能纳入维稳工作,一切都要以维稳的眼光看。铅笔小刀、油盐柴米都关乎社会稳定,稳定的神经遍布社会深层肌理,牵一发就动全身。

比这还危险的是,它还展示了一种维稳心态——公众正当的权利诉求是维护稳定的敌人。实现稳定的前提,是尽可能不让这种诉求“抱团”、“扎堆”,变成一种大规模的群体性表达。控制口罩、印刷品、文化衫,就是要在这种表达还是个体行为时各个击破、单独消化。

不独昆明。就大环境来看,维稳衍生出的各种有形的系统和无形的氛围,已经深度吸附于中国社会的各个脉络,不但和正常的行政生活形成了互生共养的关系,而且在每个公共决策上都打下了或深或浅的烙印。无论是社会政策、制度法规还是行政机构,都容易被维稳“工具化”,就是这种“深度吸附”的重大后果之一。

试图将一切“工具化”,既见兹事体大,也见黔驴技穷。一个没有矛盾的社会是不存在的,对每一个矛盾都草木皆兵,只能说明这个社会确实没有通畅有效的矛盾解决机制。而对每一个矛盾都要殚谋戮力,也意味着社会治理理念已经远远滞后于社会现实。在此双重前提之下,和昆明“实名制”一样,地方政府只能呕心沥血地把老办法玩出新花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alannanwe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