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磐石、盛禹九:《中国青年》的红色岁月

[导读]今年是《中国青年》创刊90周年,它是中国大陆现存历史最悠久的杂志,也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历史最长的红色媒体。在它三度停办又三度副刊的过程中,数次成为扣动全体国人心弦的舆论旗手。

这篇文章原来准备按照王光美的意见,以刘少奇子女刘婷婷、刘源、刘平平的名义在《中国青年》上发表,并由他们自己送中宣部部长王任重审查。王任重开始是同意发表的;后来考虑到事关重大,向华国锋作了汇报。华国锋认为,要考虑到广大人民群众的心理承受能力,这样的文章还是缓发为宜。这件事编辑部事先没有告知团中央,后来被胡启立知道了,批评我们说:“这么重大的事,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声?也不给我们看看?”我们说:“我们不愿让领导承担责任,将来犯错误也不会有你们的事。”胡耀邦知道这件事后,也主张把文章压下来,说:“这篇文章,20年以后再说。”几个月辛辛苦苦写成的文章不让发表,编辑部仍不死心,又去问王任重可否折中办理。王任重提出,删除敏感内容,改用“本刊记者”的名义发表。于是,文章经过处理后,上面也就通过了。

1982年6月,我因他事去木樨地王光美家。当王光美知道我在《中国青年》工作,对过去的事犹未忘怀,带有情绪地问我:“你们为什么没经我的同意,把文章作了删改?而且不用我们子女的名字,用你们记者的名字发表?”我回答说:“光美同志,这不是咱们编辑部的意见,是上面的指示决定。”于是,她不吭声了。后来,这件事得到王光美的理解,她的姿态也完全变了。

《大师》1980年第五期“潘晓讨论”是《中国青年》的另一巅峰之作,数千万青年被卷入这场人生观大讨论。这是第一次编辑部没有给出统一答案的大讨论,它是怎么搞起来的?。

盛禹九:当时我们编辑部提出过几个问题讨论:一个是潘晓讨论;还有一个是可不可以“讲实惠”。后来大家考虑,潘晓问题代表性更大,所以决定搞“潘晓讨论”。

刊物上发表的《人生的路呵,怎么越走越窄……》,是我们从很多读者来信中挑出的两封信。作者是北京青年女工黄晓菊和大学生潘祎,署名“潘晓”的这封信,基本上是按照原信文字综合整理的。因此潘晓不是一个人物典型,而是一个思想典型,一个反映当代青年思想的典型。

刊物发表“潘晓讨论”以后,胡乔木来到编辑部了,他当时是中央书记处书记。他说,“潘晓提出的问题是当前很多青年的共同问题。青年们讲出自己的苦闷和失望没有什么不好?”他扬起手对大家说:“青年们伸出手了,难道不应该紧紧地去握他们的手,然后再鼓励他们拿出勇气和信心继续前进吗?”乔木同志支持“潘晓讨论”,给编辑部出了许多点子,如要扩大影响,让潘晓上电视台,讨论过程中要有波澜,奇峰突起,等等。

在乔木同志的影响和关心之下,编辑部解放思想,展开了大规模、深入的讨论,前后8期,共收到6万多封读者来信,一共编发了110多位读者的110多篇稿件,约十七八万字。当时,不光是青年,整个社会都在关心,有人用“波澜壮阔”几个字来形容这场讨论,我看是不为过的。

这次讨论的中心问题是谈人生观、谈道德教育、谈个人和集体、公与私的关系,后两者本来是既矛盾,又统一的。长期以来,片面地强调“大公无私”,“斗私批修”,“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完全否认个人正当的、合理的权利和利益,这次讨论对此做了拨乱反正的工作。讨论的总结文章——《献给人生意义的思考》,是社内郭楠拧、陈汉涛两同志执笔,经中宣部组织专家讨论和修改定稿的。应该说,这篇文章在理论上基本上还是站得住的。

至于谈到“编辑部的风波”问题,编辑部内部没有风波,风波来自外部,共两次:一次是讨论期间,工人日报社的内刊《情况参考》刊登了两封关于潘晓的群众来信,指责不该让黄晓菊上电视台,因为她本身有不少毛病和缺点。胡耀邦看到这个材料,批了“潘晓不是真潘晓”几个字,于是,根据有关部门的意见,这场讨论不再继续进行,草草收兵了。为此,刊物负责人关志豪给耀邦提出不同意见。耀邦同志心胸开阔,没有计较。

再一次“风波”是,1983年12月,在距“潘晓讨论”结束近3年以后,华中工学院党委分别向胡耀邦等领导人和有关部门送上一份题为《<中国青年>(中国青年报)关于人生意义讨论散布大量错误观点必须澄清》的材料,建议在这次“清理精神污染中,必须对两青年报刊进行认真进行清理”。胡耀邦在这个来信材料上批示说:“这件事用不着再大肆翻腾,注意一下就可以了。”他实际上保护了《中国青年》,没有受到公开的、错误的批判。

人类社会是不断进步的。推动社会不断进步的主要动力和标志是什么?是人类思想的不断解放,科学知识的不断进步,而不是什么“阶级斗争”。从世界历史的发展来看,一个社会变革之前都有过一次大讨论:欧洲文艺复兴时期关于人性和人道主义的讨论,俄国革命前夕关于人本主义和新生活的讨论,咱们“五四时期”关于科学、民主和人生观的讨论,对各个时期社会的发展和进步,都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从某种意义上说,“潘晓讨论”是我国“五四”讨论传统的继续:对新时期的改革开放起了一定的思想启蒙作用。

欢迎点击进入《大师》访谈汇总页

版权声明:本实录欢迎转载。敬请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大师》访谈录。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laireshe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