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山寨白宫”被拆 4年后政府被判违法(图)

昆明“山寨白宫”被拆 4年后政府被判违法(图)

2009年,“山寨白宫”被挖机推倒。资料图

昆明“山寨白宫”被拆 4年后政府被判违法(图)

如今的“山寨白宫”所在地,已变成了绿化带。

昆明“山寨白宫”被拆 4年后政府被判违法(图)

当年的“山寨白宫”非常气派。资料图

律师:“山寨白宫”被拆 是对老百姓价值观的摧毁

代理此案的律师张宏雷告诉记者,4年前“山寨白宫”被强拆时,许多面临类似拆迁问题的市民都到现场观望,“看这个合法的建筑会不会被拆掉”。结果“山寨白宫”在机器轰鸣声中倒塌,于是观望者作鸟兽散。

张宏雷说,此事对很多有合法财产的老百姓的价值观是一种摧毁。“许多观望的市民,回去之后纷纷选择了接受补偿协议。他们说,有合法手续的房子都能被强拆,那我们的房子也挡不住。”

房主:

既然是政府败诉,那怎么处罚呢?

除了对赔偿金额不满意外,对于一审判决,“山寨白宫”的主人李建忠还有其他疑惑。

“还有个事我不明白。”李建忠说,既然是五华区政府败诉,那怎么处罚呢?“现在赔偿是开发商来赔偿,和五华区政府也无关。一个案子要是老百姓败了,不是赔钱就是坐牢,但我这个案子,对败诉的政府怎么处罚呢?”

4年过后,曾名噪一时的“山寨白宫”所在地,已经是焕然一新的现代小区。也是在4年后,“山寨白宫”的主人李建忠终于等到了法院的判决书:确认五华区人民政府作出的拆迁裁决违法,赔偿原告238.47万元。

四层高的仿欧式圆顶建筑。当年的“山寨白宫”,在昆明诸多城中村中绝对气派。但随着城中村改造推进,这幢位于黑林铺街道办事处前所村的豪宅,在屋主李建忠和五华区政府还没有达成协议之时,被强拆了。

在李建忠眼中,“山寨白宫”是自己毕生的心血结晶。他将五华区政府推上了被告席。

面对这份4年后才迟来的胜利,李建忠既高兴又无奈,高兴的是法院终于作出政府败诉的判决,那是肯定了他这些年来的坚持,但是赔偿金额却远没有达到评估机构所作出的“522万”,这让他又无比失落。

而对于代理此案的律师张宏雷来说,这4年更让他百感交集。在这个“民告官,难于上青天”的大环境里,“至少在云南省,此案是一个里程碑”。这次胜诉的意义在于,“行政行为的对错,最终要由司法来裁决”。

最熟悉的陌生人

花格子衬衫搭上深色牛仔裤,这让已经56岁的李建忠看起来年轻了许多,他以看房为由,驾着自己的奥迪越野车驶进高楼林立的城市假日小区门岗,指着小区斜坡上的一个绿化带说:“这里,以前房子就是建在这里。”

小区的居民从李建忠身边快速经过,有些会看一眼李建忠停在路边的奥迪车,有些自顾走去,大家不明白这个老头为何这么激动,更不会知道,曾经这片绿化带有座轰动一时的“山寨白宫”被强拆。 “山寨白宫”作为前所村最后拆除的建筑,它的消失极大推动了整个城中村的改建,4年过后,这里已经是焕然一新的现代小区。

不管曾经前所村给予了李建忠怎样的记忆,但那已经是历史。拒绝要回迁房的李建忠,在如今的城市假日小区,他彻头彻尾成了陌生人。他现在的家在西山脚下的森林湖小区,那里是个依山傍水的现代别墅群。

“白宫”被拆记

要不是2008年兴起的城中村改造,李建忠不会成为新闻人物。这个靠自己双手致富的第一代昆明城中村农民,从不避讳显示自己的财富,从他在杂乱的黑林铺前所村建盖自己的豪宅开始。

欧式外形、中式门窗、西式装修、一至二楼镀铜旋转楼梯、三楼鸟瞰全村宽阔露台、高达四层的白色圆形穹隆……这些都是“山寨白宫”最显目的标识,这幢鹤立鸡群的白色小楼就是李建忠耗费半生心血所建盖的住所。然而随着前所村城中村拆迁改造的强势推进,“山寨白宫”面临强制拆除。李建忠曾表示,愿意将“山寨白宫”无偿捐出,用作村里的老年活动中心,但他的好意没有被采纳。

2009年5月25日,是“山寨白宫”的大限之日,女主人曾爬上楼顶要和拆迁队做最后抗衡,但最终在众多媒体镜头见证下,“山寨白宫”分崩瓦解。

4年后的“胜利”

4年过去,李建忠至今都对“山寨白宫”这个称谓很是满意,他认为这是外界从另外一个层面对他审美的肯定。在这山寨满街跑的年代,他依然相信自己的“山寨白宫”在昆明将绝无仅有。

对于大多数村民来说,从女主人走下楼顶那一刻起,就认为解决“山寨白宫”的一切只是钱的问题。李建忠一家4年来的平静,也让大家误以为赔偿事宜早已解决,甚至有人认为,现在李建忠住的森林湖别墅就是政府补偿的。

直至近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判决书:确认五华区人民政府作出的拆迁裁决违法;赔偿原告被拆迁房屋(“山寨白宫”)财产损失238.47万元。大家才恍然大悟,4年来,李建忠一直在为他那短命的“山寨白宫”讨要说法。

这份迟来的胜利,李建忠既高兴又无奈,高兴的是法院终于作出政府败诉的判决,那是肯定了他这些年来的坚持,但是赔偿金额却远没有达到评估机构所作出的“522万”,这让他又无比失落。

变化

曾住过的寺庙易主 拆迁负责人调离

在李建忠心里,他的“白宫”实在没有拆的必要,“当时保留下来,一点都不影响整个小区的规划和建设”。

尽管整个前所村已经改头换面,但是曾经和“山寨白宫”一墙之隔的严净寺还保持原样。庙中的大树也还长势旺盛。李建忠走进这个熟悉的寺庙,寺庙5米多高的围墙还是他一手修建的,现在也都还在。

寺庙里到处堆放着杂物。李建忠一问,才知道寺庙已经换了住持。4年前“山寨白宫”要拆除时,李建忠夫妇还走到隔壁请求方丈收留他们在寺庙里住些日子,方丈同意了。

李建忠就是在这个寺庙里,亲眼看着“白宫”穹顶的坠落。为了缅怀“白宫”,李建忠在寺庙里住了不少日子,拒绝政府安置的两套过渡房。

不要说寺庙易主,就连曾经负责拆迁“山寨白宫”的黑林铺街道办事处城中村改造筹建办主任郑云,也都早已调任至滇池度假区管委会了,在李建忠厚达50页的证据清单里,放在前面的就是郑云负责主持召开的一次拆迁协商会。

但随着相关负责人的调换,李建忠说自己已经习惯了类似“不清楚事由”的搪塞。

追忆

花费6万元 将“白宫”油画挂进新家

固执的李建忠不仅没要政府的回迁房,连当时从他家里搬走的奢华家具,他也不过问。去年,拆迁办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他,摆放家具的房屋有些漏水,让他尽快去处理。

李建忠对此不置可否,他态度坚决,“当时家具都是在我不同意的状况下强制搬走的,现在我自然不会再去料理。”不过,喜欢欧式风格的他,还是重新购置各种欧式家具,将自己的新别墅装饰起来。

在李建忠新家的一楼大厅,除了拥挤不堪的麻将桌外,最显眼的就是墙壁上的装饰隆重的照片墙。大大小小26张,全部都是“山寨白宫”的影像。在二楼客厅里,还有一张风景油画覆盖了整面墙壁,仔细一看,这张油画选取了“山寨白宫”的全景,上面写着“惋惜的记忆”。

李建忠为自己的这个创意备感自豪,自然也花费不少心血在这上面,单就这个房间的油画造价就高达6万多。但他心里也自然明白,“白宫”时代再也回不去了。本报记者 刘霞

拆迁指挥办公室:“不要提强拆,当年政策跟现在不一样”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黑林铺城中村拆迁指挥办公室,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我们有代理律师,具体判决我们不清楚,法院怎么判就怎么做,而对外宣传要找黑林铺街道办行政办。”

关于判决书中提到的此次拆迁属违法强拆一事,该工作人员回应:“现在不存在强拆的问题,不要提强拆这个话题,因为当年的政策跟现在不一样,当时是有政策说如果经过行政决议、审批是可以拆迁的。”虽然记者几次提出希望联系办公室主任,但对方却以“主任也不清楚此事”为由拒绝。

黑林铺街道办行政办的李主任昨日介绍了当年拆迁一事,“他提出的要求超过了政府关于拆迁的政策规定。其实当年拆迁前,村子里除了他,别人都同意了,所以就拆了。”李主任称拆除李建忠房屋时还请了公证处,将其物品全部登记造册,“项目建造期间也一直都给他租房子的费用。从前年开始,一直联系他来认回迁房或者接受货币补偿,但是他都没来。”此外,李主任表示并不清楚官司情况,“他告的是五华区政府,我们提供了相应的资料之后,就不了解了。”本报记者 朱兰

五华区政府:“是利益诉求问题‘山寨白宫’事件也一样”

对于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山寨白宫”一案的判决,五华区人民政府持怎样的态度?他们是否承认,五政行裁决字[2009]第1号《行政裁决书》的行政行为违法?类似的状况是否还在辖区内其他拆迁场合上演?这一判决,对今后的拆迁工作、政府的职权界定是否具有指导意义?

五华区人民政府宣传部一位发言人回复记者,“山寨白宫”事件在2009年已经发生,事情要回归到昆明市整体发展环境来看:在昆明整体进行城中村改造的大背景下,发展和建设过程中,出现类似矛盾、对立,基本都是利益诉求。“从房东或是业主来说,他希望他的利益最大化。利益最大化时会有一个杠杆,就是赔偿、补偿的相关标准。在不能达成共识时,就会出现拆迁的相关事件。‘山寨白宫’事件也是一样。”

“少部分人会因为利益诉求达不成共识,走司法途径”,该发言人说。对于记者在开头提出的那些问题,其表示:“针对法院判决,毕竟是带有一定法律权威,有法律效应。我们可能会以法院判决情况,来履行相关(责任)。”

但最后,该发言人表示,以上回复是其个人出于对接媒体采访需求的角度作出的,“不作为采访依据”。本报记者 雷沛

对话

4年后的“好消息”和“坏消息”

4年的等待,对于李建忠来说,好消息是他胜诉了,政府败诉;而坏消息,是离赔偿要求相差甚远。

岁月并未在李建忠身上刻下4年的痕迹,这个曾经名噪一时的“山寨白宫”主人,昨日再次站到媒体面前,不是想要分享“山寨白宫”强拆案的胜利,和4年前一样,他还在为那消失了的“山寨白宫”争取与之匹配的身价。

“我心里始终有个信念,相信法律”

记者:你当时是怎么想到要通过司法途径来要求赔偿的?

李建忠:曾经开发商找过我,说让我不要担心,我的房子已经保留下了。现在除了我的,其他4栋都还在。

我的(房子)也是拖了一年多才来强拆,当时我就知道肯定是得罪村里的负责人,故意整我。为了强拆我的房子,黑林铺街道办给我写下承诺,只要我同意拆,赔偿不满意可以起诉,具体赔偿金额双方谈不拢,可以找评估公司。

记者:那你当时就找评估公司了吗?

李建忠:啊哟,你不知道,当时昆明没一家评估公司敢接这个活。我又去找律师打听,说可以异地评估,我就去找了上海、重庆、北京三家评估公司,最后想权威的肯定还是北京,天子脚下嘛,于是选了北京的这家。

记者:当时是按照什么评估出来的?

李建忠:他们当时选取了大量的市场上交易的案例,其中选了一个是森林湖,另外一个是滇池卫城、滇池南郡,这三个市场案例,把市场价格做出来以后,对土地出让金做一个扣减,最后得到一个集体土地上的相对的成交价格。最终,估价师确定房屋市场总价为500多万元。

这个估价离我最初1千万的补充标准还是差很远。但我心里始终有个信念,相信法律呀。我的一千万没依据,他们给出的82万也没依据,我们就找个依据出来,我吃亏我也认了。

“我要感谢法院,但我肯定还要上诉”

记者:评估结果也有了,五华区政府也同意走司法途径,那应该很顺利呀?

李建忠:顺利?案子递进去,一直没反应,也不说立不立案,为这个事找律师(很难),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这里还要感谢震序律师事务所和建纬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他们一直和中院沟通,要是其他人,早放弃了。

就这样一直拖到去年,这个案子才被中院提起,这4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只有我自己清楚。第一次调停说赔我100多万,第二次调停说赔我200多万,就跟挤牙膏一样,开一次会挤一点,完全没有任何依据。

最可气的是最后一次调停,竟然说要不要请评估公司重新评估,你说我的房子都被你铲平了,你怎么给我评估?我当时也说好,那就给我建给原样的,建好后重新评估也可以,他们又不同意。

记者:那拿到判决书你心里怎么想的?

李建忠:等了那么久,拿到判决书当然是高兴呀,律师告诉我判决书下来,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问我先听哪个。一听才知道好消息是我胜诉,政府败诉;坏消息是离赔偿要求相差甚远。

这个我还是要感谢法院的,不管怎样,他们给我立案,给我了说话的平台。但我肯定还要上诉,这口气我是一定要出的,我那是好端端的房子呀,你让我怎么说理去?

我了解过了,和我类似的案件在昆明也有好几起,最后都是在高院得到解决的。本报记者 刘霞

评价

“至少在云南,此案是一个里程碑”

代理此案的律师:法院守住了基本的公正,这个判决可以给65分

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2012)昆行初字第00069号上有这样一段话:“确认被告五华区人民政府2009年5月12日作出五政行裁决字[2009]第1号《行政裁决书》的行政行为违法。”

作为“山寨白宫”案中李建忠夫妇的代理律师之一,云南震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宏雷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坦诚了4年来的自己心路历程:从法律上觉得自己是必胜的,但拖了这么久,败诉反而不意外,最终胜诉令他喜出望外。

他说,在这个“民告官,难于上青天”的大环境里,“案子得到了基本的公正”,“至少在云南省,它是一个里程碑”。这次胜诉的意义在于,“行政行为的对错,最终要由司法来裁决”。

判决:法院守住了基本的公正

谈及这4年来的心路历程,张宏雷说:“我认为,从法律上自己是必胜的。”作为代理律师的他表示,“案件最大的阻力,在于最初的无法立案,和后来整个案件在事发4年多之后才得到判决。”

所以听见判决后,张宏雷坦言略有意外:“拖了这么长时间,我觉得如果拿到败诉判决,我反而不意外。最终胜诉,得到了相对公正的判决,我喜出望外。觉得法院守住了基本的公平正义。”

被强拆后很长一段时间,李建忠夫妇都觉得生活是没有尊严的。张宏雷对记者谈了一个细节:“在反复不被立案的时候,李建忠夫妇对我说过一句话:‘张律师,被强拆的当天到现在,我们都有鱼死网破的想法,了结自己生命’。”他赶紧劝他们:“房子没了可以重建,但生命没了你们怎么去抗争?”

最终此案得以胜诉,张宏雷长舒一口气:“坚持到今天,证明我们是正确的。”

环境:民告官,难于上青天

昨天张宏雷在自己的微博里写道:“政府应当有姿态和诚意接受败诉,民告官不宜永远‘不许赢’。”

他说:“我做律师10年。办民告官的案子,都是心有余悸。很多应该胜诉、必须胜诉的案子,最终败得一塌糊涂。中国有个著名的法学家说过:‘民告官在中国现在是可以告,不能赢。’统计下来,民告官胜诉的概率非常低。就算胜诉,也是表面上的胜诉,实际对老百姓的补偿、对过失部门的惩罚,是不到位的。”

张宏雷说,这个案件前后花了4年多,性价比非常低。如果不是当事人和代理律师的坚持,“可能早就拖黄拖废了”。他问:“人有几个4年?行政诉讼特别难。对百姓就不用说了,对律师都是难于上青天。”

他表示,虽然判决有令当事人不满意的地方:“赔偿数额,非法律界人士也可以看出来,远远低于给受害人造成的实际损失和合理损失。4年前就评估500多万,为什么4年后只判下200多万?”但是他们还可以继续上诉,通过二审获得更好的结果:“李建忠夫妇已经表达了坚决上诉的意愿。”

评价:努力了4年,我们觉得还好

对于案件的判决,张宏雷认为可以给65分,“基本可以接受”,这句话他重复了两次。之所以用这种说法,是因为案件说清楚了是非,明辨了黑白,但是赔偿数额不令当事人和代理律师满意。

“至少在云南省内,它是一个里程碑”,张宏雷这样评价这个案件。“当事人和3位代理律师因为这个判决,对这个国家的法律、法治进程没有完全丧失希望。努力了4年,得到一个60多分的判决,我们觉得还好。”

张宏雷认为,这次胜诉的意义在于,行政行为的对错,最终要由司法来裁决。由人民法院依照宪法、依照相应的法律来判定。“五华区政府的拆迁行为,就算动用铲车将房屋拆除,但是行为得到负面的评价,最终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否定。拆迁是错的。”张宏雷说,只有政府也会败诉,法律会既管民也管官,政府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才会思考“我做错了怎么办,是否会受到问责和追究”。

所以这一次,对于人民法院的判决,张宏雷认为虽然没有做到100分,但当事人和3位代理律师都心存敬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