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男子咬掉陌生女大学生舌头 称接吻方式不对

受害人是大四学生,不可思议的是,嫌犯也是在校大学生,两人均为22岁,此前互不认识。

男子制造“舌尖上的血案”,涉嫌强奸罪(未遂)被批捕

虽然双方说法出入大,但检方认为男子无罪辩解不成立

□见习记者刘启路

核心提示|4月23日,郑州一名醉酒男在厕所咬掉女子舌头一事引发社会哗然(本报曾报道)。昨日,这件离奇血案有了进展,大河报记者从郑州市中原区检察院获悉,该男子因涉嫌强奸罪(未遂)被批准逮捕,而女孩因接舌手术失败,目前仍不能讲话。

A

嫌犯供述:

“可能是接吻方式不对,才把她嘴咬流血的”

(但后又向检察官承认,和女孩接吻时曾遇到反抗)

4月23日傍晚,郑州市一家刀削面馆发生了一件令人咋舌之事,一醉酒男子竟在面馆厕所内,将一女孩舌头生生咬掉一部分。当晚,民警就在男子就读高校将其抓获,当时该男子仍处于醉酒状态,直到次日上午才清醒。女方则被送往医院接受接舌手术。随着警方进一步调查,这起离奇血案逐渐被揭开面纱……

犯罪嫌疑人李某今年22岁,郑州人,系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大三学生。23日下午4时,李某和张某、崔某等3名同学来到中原区前进路与市场街交叉口附近的姜记刀削面馆吃饭,此前,李某几人就已在附近餐馆喝了不少白酒,“我喝了有二三两(白酒),来面馆后又喝了一瓶啤酒。”李某供述,下午5时许,他去上厕所,正方便时,听到有人敲门,待他完事后将门打开时,看到门口站着一位体态较瘦的陌生女孩,“她进到卫生间里,什么都没说就把门关上,然后朝我左脸吻了一下,我就抱着她,和她接吻……”李某说,两人吻了1分钟左右,见女孩把自己的裤子往下拉,他觉得很没意思,就推门离开。“我不是那种人,我不愿和她发生关系,就没有脱裤子。”至于为何咬掉女孩的舌头,李某则说:“我们俩吻得太激烈了,可能是接吻方式不对,才把她嘴咬流血的。”

在审查逮捕阶段,李某向办案检察官承认,他和女孩接吻时曾遇到反抗,“见她嘴流血了,当时她还有点反抗,我就走了”,不过,李某坚持认为自己无罪。

B

受害人称:

挣扎中摔倒在地,男子趁势上前咬住她的舌头

(接舌手术失败,舌头缺失近2/3,基本失去语言功能)

受害人小梅(化名)今年也是22岁,郑州人,在成都一所大学读大四,事发时在郑州实习。23日傍晚,小梅和其男友宋某及朋友禹某来到这家面馆吃饭,不料遭此不幸。当晚,小梅被送往医院就医,因其断舌神经已死,接舌手术最终失败。

4月28日,小梅术后用纸笔向民警写下了事情经过,“吃饭中途我一人去上厕所,外面一直有人敲门,很不耐烦的样子,我说等一会儿,那人仍在敲……”小梅说,她上完厕所刚打开门,一男的就冲进来,反锁门不让她出去,小梅喊救命,那人就捂住她的嘴,还把她头往墙上使劲撞了好几下,并使劲咬她脸。小梅挣扎中摔倒在地,男子趁势上前,使劲咬住她的舌头将其咬下,而后让她把裤子脱下,男子则边说边脱自己的裤子……此时朋友禹某闻声赶来,小梅才得以脱身。

事后据禹某回忆,听到小梅呼救后,他去推厕所门,一名近1.8米的高壮男子夺门而出,边跑边拉裤链、系裤带,而后,满脸是血的小梅踉踉跄跄地走出来,说有人要强奸她。禹某和宋某没追上那名男子,返回面馆,找到小梅被咬掉的舌头后,将其送医。目前,小梅已出院在家休养,其舌头缺失近2/3,基本失去语言功能。经初步鉴定,小梅舌体离断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其口腔损伤程度已构成轻伤。“下一步,还要根据小梅口腔恢复情况,再次做出鉴定。”办案检察官说。

检方认为:

无罪辩解不成立

(证人证言均证明李某强行与小梅接吻)

一个说女方主动送吻,一个说男的闯入性侵,两名当事人说法有着明显出入。据办案民警介绍,面馆的监控只能观看大厅的情况,据当时监控录像显示,17时40分许,嫌疑人李某先站起来,走向厕所方向。李某进去2分钟后,小梅离开座位。“根据判断,她应该也去了厕所。”

“谁先进的厕所并不重要。”办案检察官表示,根据李某供述及小梅书写的事情经过,以及相关证人证言,均能证明两人在上厕所相遇时,李某强行与小梅接吻,其间因小梅反抗,将其舌头咬掉。此外,还有相关证人证言证实,李某从厕所出来时,还在拉裤链、系裤带,与其“没脱裤子”的说法不符。

“虽然李某说是小梅主动亲他,但相关证据均证实,李某违背小梅的意志,对其实施暴力,因遭反抗继而将其舌头咬掉,故其无罪辩解不能成立。”

画外音

她:常做噩梦,不愿回忆

他:在同学眼中“人不错”

两名当事人都是“天之骄子”,一个锒铛入狱,一个落下残疾,这样的结果不禁令人慨叹。昨天下午,大河报记者采访了两方的身边人,据当天陪伴李某吃饭的两名同学说,他们和李某是高中同学,李某在校成绩还行,人也不错,“挺好接触的”。可能是老同学许久未见,当天见面时,李某显得很兴奋,喝了不少酒,但发生之后的事,令两人非常意外。

而办案民警和检察官则表示,和李某接触时,感觉其性格内向,“话不多,有些木讷”。

记者从小梅家人处了解到,这件事对全家的伤害很大,当前小梅正在家休养,近期情绪很不稳定,常做噩梦。当办案检察官向小梅了解情况时,小梅表示不愿再回忆事发一幕,就像过电影一样摧残着她。家人正带小梅看心理医生,接受心理治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