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安震后红会连遭信任危机 壹基金异军突起

4月20日8点02分,芦山地震发生,灾区民众的安危牵动了全国人民的心,一场声势浩大的救援行动迅速展开。多个公益机构也第一时间加入救援队伍,纷纷发出倡议,号召公众捐款。汶川及玉树地震发生后,政府通过指定基金会的方式,号召公众捐款。而此次芦山地震后至今,政府尚未指定捐款平台。

几天下来,不难看到这次中国公众参与救助的态度、方式有了明显的变化,民间爱心洪流开始更自觉、自发地选择更让自己信任的民间公益组织,过去“官办慈善机构”在灾后救援中“一统天下”的局面正在被民意所改变。在众多公益组织中,壹基金异军突起。

截至4月21日零点,壹基金官方微博显示,超过45万人次的个人和企业,通过网络平台向壹基金联合救灾雅安专项救援捐赠。与壹基金受到公众的热情支持不同,中国红十字总会则陷入了另一番情境。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的募捐倡议遭到网友满屏“滚”的回复。

获捐境况迥异红会陷尴尬

从发出募捐倡议至今,从捐款金额、捐款来源、募捐渠道等方面,中国红十字会和壹基金都存在着明显的差异。

在捐款数额上,截至4月21日17点,中国红十字会系统共计收到社会捐赠款物6411.54万元。其中,中国红十字会总会本级共计收到社会捐赠款物2632.68万元。而壹基金的捐款数额一直都处在高位。截至4月21日22点,一位知情人士在“中国公益媒体群”微信群里公布说:“壹基金已经到账2300万,认捐但未到账有5500万,加上中城联盟、阿拉善的4000万,已经达到了1.2亿元。”这样的境况使中国红十字会陷入极为尴尬的境地。

同时,两者受捐的渠道差别也很大。红十字会接受的捐赠中,基本上以政府和企业捐赠的渠道居多,而壹基金接受的捐赠则以来自民间的居多。记者调查得知,多数受访者都表示,如果捐款的话,会去找壹基金,只有少数人会选择中国红十字会。

在募款方式上,红十字会和壹基金的方式也是截然不同。红十字会更多的是等待市民或企业上门。但壹基金则通过了更多方式,吸引民众响应。

公开透明方能获信

雅安地震后,红十字会虽没有实质性的丑闻出现,但仍连续遭遇信任危机。中国红十字会系统似乎进入了“无论做与不做,无论做得对还是错,做得好还是不好,都将饱受公众的质疑”的不利境地。而在此次募捐活动中,公众更青睐于像壹基金这样的民间公益机构。对于民间公益机构较官方公益机构更受民众信任这一现象,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认为:“透明竞争的背后,中国的慈善机构将面临专业能力的比拼。今后在重大的公益事件上,谁能表现出良好的执行能力和专业化水准,谁就能赢得公众的信任。”

红十字会在前一两年之内出现了很多问题,比如巨额款项不明、天价餐费、郭美美炫富事件等,这一系列事件确实让公众对于“百年老店”红会产生了极度的不信任感。事实上,红十字会在“郭美美事件”后也开展了积极尝试,但无论推动信息公开、建立社会监督委员会,还是引入国际红十字会评估体系,多项改革措施都未能有效重建其公众信任。

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彬认为,目前红十字会陷入这样一个“怎样都错”的怪圈,这其中有网络的因素,也有它自身的因素。在网络自媒体时代发达的今天,及时应对可能一些危机就会消灭于无形,如果放任漠视,很可能就会愈演愈烈。对于红会来讲,回应虽然很及时,但是回应的力度不大,尤其监管流程并没有完全公开,钱款的使用并没有一个完整、透明、公正的运行环境,质疑的声音自然不会减小。红会能不能真正把这种质疑、甚至是谩骂转化成一种自我监督的动力,真正将一个清正、公正运营机制透明的慈善组织展现在公众面前,才是重获公众信任的关键。

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抗震救灾指挥部总指挥赵白鸽地震后第一时间前往雅安灾区,并表示要做好灾害各项应对措施。赵白鸽表示,要公开透明地开展救灾工作,信息做到越透明越好,要把公众最关心的事情告诉公众,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将参与救灾全过程的社会监督工作。

宽容对待营造良性环境

北京师范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韩俊魁曾做NGO参与汶川地震紧急救援研究,对于公众不再信任中国红十字会,他表示,“公众的反应是对郭美美事件的延续,是一种情绪宣泄。但同时,我们也应该认识到,中国很多公益组织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我们需要给他们,包括红会一个机会,去看他们的行动效果,包括公益行动中的透明度,给机会看行动,再去评判。”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研究部主任章高荣认为,部分网络舆论对红十字会穷追猛打背后隐藏着非理性,这会对公益行业产生破坏。现代慈善发展需要理性与宽容,其中包括对捐赠者宽容、对慈善组织宽容、对慈善行为宽容。宽容并非指坐视丑闻一再发生,而是需要辨证看问题。在肯定其功劳的同时,对其丑闻予以批评。这才是一个成熟的慈善生态和慈善文化所需要的。

章高荣说:“对红十字会的理性看待也是为新兴民间慈善组织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氛围。因为谁都无法保证这些目前具有较高公信力的慈善组织未来是否会出现丑闻。如果出现问题时,我们仍以对待红十字会的方式来对待它们,则整个行业只能处在一种不断建设与摧毁的循环中,而无法如欧美等国家那样,让慈善行业有一个良性的发展环境。从某种程度上说,今天对红十字会的宽容,也是未来对每一位捐赠者乃至社会良性发展的保护。”(中华工商时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四川芦山发生7.0级地震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