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山近百名官兵用120多小时挖掘一名遇难者遗体

“既然是个好人就更值得救”

李安全就埋在他亲手修建的路上。李文超用双手挖着堆积成山的泥土,指甲全是黑泥,手指挖出了血,战士拉不住他,就把自己手上的白手套摘下来给他。

很多时候,李文超都是蹲在窄窄的崖边,或是脸埋到膝盖那里,或是凝望着正在挥锹铲土的官兵。他背后的大山经历了一场猝不及防的大地震,由于严重的山体滑坡,整座山像是被刀硬生生地劈掉了一半。

“爸爸平时常在那里,砍树,再种树。”李文超说,爸爸常说自己没什么能留给孩子的,趁着自己还干得动,得给他们多种点树,等他百年之后,树也能长得碗口般粗壮了。路就是父亲和亲戚朋友凑钱修的,为的就是能更好地种树。

士兵说,李文超常常一个人跑到很远的地方蹲着,怎么叫也不回来。

尽管从小丧母,李文超和弟弟与爸爸相依为命,但父子俩平时话很少。父子俩最后一次见面是10多天以前,在山下买东西的时候,也没有说话。

在悬崖边,李文超常常想起小时候的往事。自从他13岁妈妈去世之后,爸爸有时候会和爷爷奶奶吵架。几年前他去外地,买了一副家和万事兴的字画,结果有一天弄丢了,他特别难过。爸爸有赌瘾,但有一次,他看到爸爸自己写的一个条子,“为了儿子,我要戒赌”。

就在李安全被埋的附近,有几块新种的树林,一块是给大儿子李文超的,一块是给小儿子李小龙的,还有一块留给自己。

在钟灵村,已经很少有人会提起李安全还能否幸存这样的话题。村里人已经习惯用“死者”这样的字眼,他的家里人则会说“不在了”,年轻的战士们大多数时候只是默默地干活,余震到来的时候就散开,回来,再散开,再回来。他们似乎只想把李安全找到,无论他活着还是死去。

村民们说,李安全老实,从不惹是生非。人缘也好,村里的红白喜事都是由他主持,“只是命苦,一辈子没享过清福”,日子也一直过得紧紧巴巴。

直到去年,这个家庭的生活才开始真正好了起来。去年农历十月十三日,李安全的小儿子李小龙娶了媳妇,家里的栏杆和门柱刷成了鲜艳的红色,门窗上也贴上大红喜字。村民说,这对他来说是件大事,“能把孩子的婚事办完了就算所有负担都没有了”。

王韬说,他也曾向村里人打听过李安全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都说,李安全是个好人,跟邻里的关系都很好,也从来不惹是生非。既然是个好人就更值得救。

“只要家属不提出来,我们就不放弃。”

有一次,李文超在现场哭了,有的战士也跟着哭起来。

每天都有一拨儿一拨儿的媒体和民间搜救队来到格早坪。部队官兵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花那么大的气力,84个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来寻找一个可能已经失踪的人,究竟值不值?

一个年轻的士兵说,看着那台摩托车,心里总不是个滋味。另一个年轻人则说,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谁让我们穿这身军装。

当记者问几个战士,你们救他的父亲,会想起自己的父亲吗?入伍3年、17岁的张炤一下子哭了,他说这几天在大山里都没有信号,4月23日早上,中断了多日的通讯突然有了一会儿信号,战士们赶紧拿出手机给家人打电话,他看见家里给他发了信息“着急死了”。他赶紧打回去,“我在救人”。

老兵向家文也哭了,入伍8年了,他这次并没有带任何通讯工具来,但是山里有信号的时候,他也跑过去借了战友的手机打电话,刚报了一句“平安”,手机就没电了。他2008年在映秀参与过寻找飞机失事的战友,连续找了几天,他说自己不怕牺牲,“反正怎么说呢,经历了那么多,生与死,也没想过那么多”。

得知李文超的父亲被埋在下面,他说他能体会“失去亲人那种感觉”。

但从一开始,这场救援就充满了绝望的气息。进入格早坪的大路已经被彻底堵死,大型挖掘机械根本上不去,84名士兵留在山上,他们要用手挖斧凿的方式对抗这场自然灾害。短短几天,他们共磨破了300多双手套。

这几乎变成了一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由于频繁的余震,士兵们一边要躲避山上不时滚下的碎石,一边要防止在崖边一脚踏空。有时候,作业场所的两侧会同时有碎石落下,士兵们只能用后背紧靠峭壁的方式避险。

因为道路被堵,战士们必须从一面近乎70度角的山壁上爬过去,每爬一下,手指头都要深深抠进泥里。大家很清楚,不能踏石头或者草,因为下雨后会很滑,从这里摔下去“1分钟都不用”。经过连续3天的营救,手电筒没电了,从这个山坡下去的时候,大家手拉手,摸着走,第一个人是领导,“要是掉下去,先死的是第一个人”。

比营救的战士们任务更重的,是在山对面帮战友们放哨两个战士。一片大雾,他们既看不见战友,也看不见有可能夺人性命的飞石。因为目不转睛,他们的脖子很疼。进山的时候,没有带厚衣服,他们瑟瑟发抖,怕起烟雾,又不能起火。

为了执行任务方便,战士们只能住进猪圈。休息时,他们就坐在自己的行李包上,下雨的时候,他们会一手拿着木棍拨着炉子里的炭火,另一手攥紧帽子,想要尽快把它烤干。

和他们做伴的还有4头猪。

左毅常常打趣:“晚上睡觉要和我们比着打呼噜啊!”

炭火的光映红了那些年轻而稚嫩的脸。 “22,入伍4年”“21,入伍3年”“17岁,入伍1年!”

在现场负责搜求的营教导员彭勇,经常被问:以这么多战士的风险为代价,值得不值得?彭勇说:“只要家属不提出来,我们就不放弃。”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四川芦山发生7.0级地震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