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宝宝去世 10岁哥哥作文写“我恨地震”

汶川地震宝宝去世 10岁哥哥作文写“我恨地震”

芦山县黎明村,母亲高永琼常出现幻听,总觉得女儿王延霞在喊妈妈。

汶川地震宝宝去世 10岁哥哥作文写“我恨地震”

王延霞生于汶川地震,被称为“地震宝宝”,却在芦山地震中遇难。

王延霞

遇难地:

芦山县县城

2008年5月13日——2013年4月20日

终年:5岁

幺女从不怯场,爱唱歌跳舞,爱背唐诗。有次小家伙学了首新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一边背诵,一边用双手捋着下巴,装出有长胡须的样子。

高永琼和丈夫王洪武曾觉得,“幺女”是上天的恩赐。

2008年5月12日,还在母亲肚子里的她,经历了汶川地震;第二天,王延霞平安诞生。

5岁的王延霞差点就挺过第二次灾难了,可上天收回了这恩赐。

厄运在4月20日来临,倒下的墙,砸中王延霞的后背,随后是肺出血,救治无效。

父亲王洪武说,她的幺女,命中注定,地震那天来,地震那天走,生与死,都在地震中。

完美幺女

高永琼给人看幺女的照片,女孩儿眉目清秀,脸像熟透的苹果,歪着“妹妹头”,穿着红彤彤的裙子,一手摆出V字,一手牵住裙摆。

高永琼说,幺女爱美,最喜欢穿裙子,不论什么颜色,穿上就欢喜。

她似乎在一夜之间看到女儿长大,记不起是哪一天,从前那个胖乎乎的婴儿瘦溜了,越来越爱美。

有几次,她见幺女偷穿她的高跟鞋,尽力学着大人迈步子,却只能踉踉跄跄地走。

地震前两天,她们母子三人去逛街,幺女自己跑去看夏天的凉鞋,吵着要买,高永琼不答应:“家里还有呢。”

女儿嘟着嘴,有些生气,却没再坚持。

在高永琼眼里,这是女儿的懂事。她想起每个晚上,搂着女儿睡觉前,宝贝儿主动地给她递毛巾和拖鞋。

幺女曾跟她说,长大想做个警察,在幺女心中,这是威风的职业。她觉得幺女生了女儿身,有颗男儿心。

在邻居家吃饭,只盛了一碗饭,4岁的幺女挤到锅边,仰头大声问:“我哥哥的饭呢?”

记得地震前一晚,女儿躺在高永琼怀里,喃喃地说,我们老师明天有比赛,希望她能拿冠军,然后沉沉入睡。

如果时空永驻在此,不再变幻,多好。

是不是女儿太幸运、太完美,上苍才要带走她。高永琼时常想。

“我恨地震”

10岁的王延高在作文里,述说妹妹王延霞遇难的经过。题目是《可怕的地震》的作文,结尾语是:“我恨地震,它夺去了我妹妹的命。”

高永琼也恨,5年前,她已经历了一次汶川地震。

那天,挺着肚子、即将临盆的她,感觉房子摇晃。

店铺是矮小的平房,靠着二层小楼,她担心小楼一垮,砸中平房,慌慌张张往外跑,抬头就见瓦砾呼啦啦往下砸。

第二天,王延霞来到人世。高永琼和丈夫欢喜,幺女平安,“地震宝宝”必有后福。

这种福气没能延续到第二次灾难。

从地上抱起幺女时,高永琼还没察觉到异样,她只是看到女儿的背,淤青了一大片,芦山医院里,医生给孩子打上点滴。

情况并没好转,王延霞开始腹胀,小声叫着“好痛”,高永琼的心,一点点往下沉。

临时调度的一辆救护车,载着她们直奔雅安。

高永琼最后悔自己离开厕所的一小会儿,回来时,丈夫说幺女不行了,她抱过女儿,眼睁睁看着她在自己怀里没了生息。

高永琼想到,地震前一天,幺女用报纸折了个帽子,喜滋滋戴在头上,让爸爸用手机拍照片。“按这里的风俗,戴白色帽子看起来像奔丧,不是好兆头。”她心里不安。

果然,第二天,幺女走了。

两个心愿

女儿下葬当天,高永琼去了趟县城。这是她的伤心之地,本不愿再来,“但我必须了女儿一个心愿”。

地震前几天,女儿跟她说,天气热了,想穿丝袜,但忙忙碌碌几天,她忘了买。

县城里的铺子大门紧闭,高永琼找到了唯一一间开着的——老板娘碰巧回来取东西,但不肯做生意。

她求了好久,讲女儿的故事,对方破例卖给了她。

王延霞还有个愿望。

今年3月,爸爸王洪武生日时,幺女乖巧地作揖:“爸爸生日快乐,能让我吃蛋糕吗?”

王洪武哄她:“大人的生日没有蛋糕,等你生日时,给你买个大的。”

5·12临近,幺女的生日也快到了,高永琼琢磨着,怎么也要找个地方,给女儿订生日蛋糕。

这种时候,哪里去找蛋糕,丈夫劝她作罢:“触景生情。”

她越来越觉得对不起女儿,她常自问,为什么没有趁幺女还在世,带她去看看外边的世界,到处去耍。

全家人唯一一次出游是清明节,打算去成都的游乐场,因为封路,车子抛锚,没去成。幺女嘟着嘴,不言语。高永琼始终不能释怀。

而幺女的生命,始于“汶川”,终于“芦山”。

“头七”快到了,高永琼耳边常响起幺女的声音,一声一声,叫她妈妈,叫她抱她。

新京报特派震区记者

朱柳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四川芦山发生7.0级地震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bushidol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