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色狼骚扰主妇遭拒后将其暴打一分钟(图)

地铁色狼骚扰主妇遭拒后将其暴打一分钟(图)

轻轨监控录像拍下了施暴男子的半张脸。

  前晚6点左右,39岁的女市民黄娟(化名)在坐轻轨下班回家时竟遭到一名男子暴打。昨天,黄娟和在老公陪同下找到记者说,“他之所以对我拳打脚踢,就是因为他做下流动作时被我推开了!”

  黄娟家住在江岸区堤角附近,是个衣着朴素保守的主妇。前晚6点前后,她在轻轨友谊路站上了车,当时正值下班高峰期,但车厢内却有一块区域明显“空”着,黄娟便站了过去。几名妇女神色慌张,不停地对她使眼色。

  不久,一名50岁左右微胖的中年男子挤了过来,黄娟觉得他不停地向她贴近,似乎手上也有动作,“故意往我身上靠!”

  黄娟赶紧侧身,用手将仍在紧贴的男子挡开了,并问道:“你在搞什么?”没想到这一举动却激怒了那人,拳脚像雨点般打在黄娟的身体左侧,周边乘客纷纷向后撤。黄娟痛苦地回忆:“他从友谊路站上车没多久就开始打骂我,一直打到了循礼门站他才停手,前后持续了快一分钟,都没人上来帮我或制止!”

  轻轨到达循礼门站后,打人男子想下车逃跑,黄娟赶紧扯住对方的衣袖高声求助,并跟着下了车。黄娟说:“没想到的是,站台保安也没上前帮忙。”

  该男子摆脱黄娟,消失在人群中。黄娟报了警,老公也在前晚7点赶到循礼门轻轨站,轻轨警方调阅了车站监控录像,录像清楚地拍下了施暴男子的半张脸。

  昨天,记者看到,黄娟脸上仍有红肿,她老公则非常气愤:“我老婆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她被打后晚上连吐了4次,我担心伤到了脑壳里面了。”

  轻轨派出所一名女警官接受采访时介绍:“我们正在找打人的男的。”被问及此事是否为“性骚扰”案件时,这名女警官回答,“当事人做笔录时没有明确提及啊,我们是按打人案件受理的。”

  因为黄娟在笔录和采访中的讲述存在出入,记者又联系了黄娟。她解释,因为事情并不光彩,所以做笔录时只向民警说了“对方看起来不正常”。黄娟的老公表态,理解妻子的这一顾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lijianta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