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空间开辟中国抗震救灾“第二战场”

腾讯推出“雅安地震救助”微信公众账号

网友可以通过扫描上方的二维码或者搜索“芦山地震救助”、“lushandizhenjiuzhu”添加公众账号。

新华网北京4月24日电(记者李鲲张祎梁赛玉)凌晨2点,吉林大学的韩蒙躺在床上,仍然睡不着——在老家四川省雅安市宝兴县工作的父母自地震以来18个小时都没有消息。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韩蒙毫无感觉地接起电话——自从在微博寻人平台上登载了寻找父母的请求后,他已经接了20个电话了。

但几秒钟后,韩蒙的眼泪夺眶而出。这是韩蒙的父母用卫星电话打来的,他们平安无事。

20日上午9点,韩蒙得知雅安市芦山县在一个小时前发生了7.0级地震。他赶紧给家里打电话,但怎么也打不通。宝兴的通信完全中断了。

无奈之下,韩蒙在微博上登记了寻找父母的信息。不久,四川的一个志愿者团队打来电话,表示已经看到了该信息,会帮助韩蒙寻找父母。

“我在寻人平台登记信息后,网友纷纷打来电话安慰,很温暖。”韩蒙说,“感谢微博和志愿者团队,他们帮了我。”

“4·20”芦山地震发生以后,各路救灾队伍奔赴灾区展开救援的同时,微信、微博等网络社交工具也为各界参与救灾抢险提供了新的平台,在虚拟空间开辟了救灾的“第二战场”。

腾讯等网站开设的寻人平台展现了新媒体在这此次抗震救灾中的作用。

2005年美国“卡特里娜”飓风后,志愿者们创建了实现数据共享的寻人平台(PFIF)。2010年海地地震后,谷歌工程师推出了GooglePersonFinder,完善了PFIF。

“4·20”芦山地震发生后,除了谷歌专门开通针对该地震的页面外,中国本土的网络公司也纷纷推出类似平台,并实现数据互通。

记者从腾讯官网了解到,截至24日上午10时30分,“腾讯芦山地震微信微博寻人平台”已经累计收集整理有效寻人信息12100余条,通过人工回访已确认405人找到亲人朋友,1名群众不幸遇难。(腾讯新闻编者注:截止24日16点,累积收集整理有效寻人信息共22000余条,其中累积人工核实1564条,经人工逐个回访,目前已确认548人找到亲人朋友,已确认有1名群众不幸遇难。以上数据包括腾讯微博寻人平台、微信“芦山地震救助”平台、手机QQ“芦山地震寻亲”平台、腾讯大成网寻人平台。)

微信在此次抗震救灾中也扮演了传播灾区“生命之音”的角色。

地震发生当天,灾区通信设施损坏严重,语音通话不畅,但微信却畅通。

北京邮电大学的阚凯力教授解释说,微信占用的通道可宽可窄,并且可以一站一站地推送,等有传输空间时再传出,故可以保持通畅。

不少赴震中记者都通过微信,第一时间发出关于灾区情况的图片、文字以及语音报道,方便全国民众快速了解灾区情况。

蓝天救援队山东队员之间也通过微信群保持联络,相互通报情况。

有的救援队伍甚至通过微信来实现物资的调遣。

而微博则对发布网络募捐信息起到了广泛的传播作用。20日当天,民间公募基金会“壹基金”筹得地震捐款很快达1000多万元。

此外,一些专业的救灾机构开通微博实时展示救灾进度,并在普及救灾知识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和2008年汶川地震时相比,社交网站的兴起和智能手机的普及突显了互联网虚拟空间在救灾中的作用。腾讯微信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在智能手机的依托之下,腾讯微信走向了移动化,用户数量分别超过5亿和3亿。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张志安 (微博)说:“微博与微信实际上已经成为中国大众普遍关注的主流媒体,它们的超强时效性决定了其在突发事件中可以大有作为。”

然而,在救灾中社交网络也存在一些问题。

“网络寻人平台调动了很多人力,很快帮我找到了失去联系的好朋友,”吴小姐说,“可是,不少骚扰电话也的确给我的生活带来了不便。”

对此,张志安的意见是,为寻找亲朋好友而公开电话号码本身就意味着牺牲自己的隐私,这是已知的也是可以承担的后果,其实通过使用临时号码就可以避免。

而说到社交网络容易传播谣言的问题,张志安认为也是可控的。“虚假信息很容易识破,我们每个人在转发微博时只需要稍微留意信息来源并加以辨别就可以避免成为流言的‘帮凶’。”他说。(参与采写:岳瑞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四川芦山发生7.0级地震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ennyhu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