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数百人强拆养鸡场 官员称百姓死活与其无关

河南数百人强拆养鸡场 官员称百姓死活与其无关

被拆的养鸡场不远处建好了豪华办公楼

河南数百人强拆养鸡场 官员称百姓死活与其无关

李合林年近70的父亲被打住院

河南数百人强拆养鸡场 官员称百姓死活与其无关

强拆现场一片狼藉

河南数百人强拆养鸡场 官员称百姓死活与其无关

就连狗都被吓的卷缩不动

2013年4月12日,兰考县城关镇组织政府各单位以及出狱的劳教人员四五百人,对当地一家连年荣获先进养殖户的养殖场进行了强拆。养鸡场主任近70的父亲以及家人被打住院,鸡子和鸡蛋以及饲料和设备被政府私下变卖,十余间房屋被拆除,三只看养鸡场的狗也被当场打死。面对办养鸡场的老百姓的诉苦,当地官员称“你的死活与我无关”。

兰考农民李合林4年前东借西凑一部分资金,在兰考县城关镇滨河路北建了一个养鸡场,随后全家近十口人都开始打理这个养鸡场。

近年来,由于该养鸡场所占土地被划拨成兰考县新行政区内,政府开始在养鸡场附近大肆违规修建楼堂馆所,所有政府单位都在附近修建了自己的新办公楼。

今年春节后,当地政府就一直催李合林拆除养鸡场。起初,兰考县城管镇一些副镇长或者副书记,以及当地村委会领导找养鸡场的场主李合林谈时,不谈赔偿,口气很坚决的让其拆除。后来又称可以赔偿8万元的拆除费用,其它费用不谈。

“我现在借钱加贷款已经花进去一百多万了,8万块钱就让我拆了,这不是逼我们全家死吗?”,李合林介绍,前一段城关镇一个朱副镇长找他谈时,他就说出了自己的贷款以及苦衷,眼看着鸡子都下蛋了,能卖点费用缓解一下经济压力,没想到那个朱副镇长竟然说“你的死活与我无关”的话,被一旁的家人录下了音。

4月14日,在兰考县人民医院的病房里,记者见到了李合林,他67岁的父亲躺在病床上,行动已经不便,他五岁的儿子由于在强拆当天收到惊吓,则卷缩在妈妈的怀里一动不动,目光呆滞,哭一会儿睡一会儿,而李合林妹妹的小女孩才出生三个月,也受到了惊吓,必须由家人抱着才不哭。

“我那天坐个小三轮去养鸡场了,没下车都被政府的拆迁人员给拉了下来,然后关了起来”,“我妹妹抱着三个月的女儿,也被几个男人抢走,然后把我妹关了起来,快一天了我妹也没吃饭,后来把孩子给我妹时,奶水都不足了”,说到这时,李合林的家人都哭了起来。

在李合林被拆除的养鸡场记者看到,占地6亩的养鸡场成了一片片废墟,鸡笼子被凌乱的堆在一起,养鸡场已经被拦腰挖了个大坑,很多家具衣服被埋在废墟里,一只平时因看鸡子而喜欢狂叫的狗卷缩在一个桌子下面,任凭你怎么推它,它也不吱声,一动不动的窝在那里。

据了解,4月12日早上7时,城关镇政府组织公安、特警以及各个政府单位和社会闲杂人员四五百人,强行将养鸡场拆除,将鸡子鸡蛋等强行拉走,对养鸡场和房屋则全部摧毁,一男子一拳将李合林的父亲打到在地,“政府组织的人里还有很多以前坐过监狱的劳教人员”,当地老百姓介绍。

公安部早就有规定,地方政府的强拆和强征行为,警察不能参与,一经查实,坚决处理。

据附近的老百姓说,“政府的人太没良心了,你说这几个狗怎么他们了,拿着铁棍和钳子就打死了3个,其它几个都吓跑了”。

4月16日上午,李合林的姐姐赶到兰考县政府,找到了兰考县县长周辰良,对于城关镇政府个别领导称拆除养鸡场是县长签字的说法,周辰良县长非常生气,当即让李合林的姐姐找城关镇的马书记去谈判。

随后在城关镇政府,该镇书记马彪告诉李合林的姐姐,赔偿的事情具体有王彦宏(音)副书记负责。

目前,由于政府只愿意赔偿40余万元,双方差距太大,事情尚待解决。

在采访中,兰考县规划局和土地局都认为,李合林的养鸡场是违法建筑物,所以要依法拆除。

然而这样的说话李合林更不理解,据他介绍,四年前他建养鸡场的时候,是城关镇政府的招商引资企业,后来他们的房屋补助款以及该享受的国家补助都报上去了,结果政府把钱领了,一分钱也没给他。

被称为违法建筑的养殖场,兰考县工商局和畜牧局在几年前给李合林办理相关合法手续,而且李合林本人也连续几年被兰考县城关镇评为畜牧养殖先进个人,并且颁发了荣誉证书。

目前,当地政府已将其6000多只下蛋鸡、4000多斤鸡蛋以及4500斤玉米等饲料私下卖掉。而李合林家人只拿到了4500斤的玉米钱,政府称6000多只下蛋鸡就卖了3万块钱,而李合林家人则打听到的不止是这个数字,赔偿依旧没谈好,李合林说,他们的养鸡场今年才好转,没想到就被强拆了,现在欠别人那么多钱还不知道怎么还,更重要的是,他和家人已经无家可归。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engze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