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乡镇截访唐慧或已花百万 盼其胜诉以脱责

媒体曝光地方政府为阻止唐慧信访已花费上百万元

过去6年多,因为女儿的案子,上访讨说法成为唐慧生活的重心。

“上访妈妈”唐慧6年期间进京23次,赴省城百余次。这让当地政府难以承受。

接访、截访的人力物力花费外,永州市从上至下有一套严厉的信访考核制度,直接影响当地政府评优评先,干部的免职去留。

对于唐慧这样的上访者,基层政府承受着巨大压力。在地方政府的神经长期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劳教唐慧成为了一个最终选择。

在1月7日的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表示,将进一步推进劳动教养、涉法涉诉信访工作、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户籍制度的改革。

□新京报记者 涂重航 湖南永州报道

诉讼请求被驳回,4月12日,唐慧败诉。

之前,去年8月2日,湖南省永州市劳教委对她处以“劳教”决定,8天后,湖南省劳教委撤销该决定。唐慧起诉要求永州劳教委行政赔偿。

败诉当天下午,唐慧收到三条“特别”的短信。两条充满温情,例如“送上一支康乃馨……”,“明天一定鲜花处处开。”

另一条短信说“今天虽然败诉了,但您得到了很多人的尊重……”

这三条短信并非普通关心唐慧的人所发,而是长期“稳控”唐慧,阻止她上访的永州市零陵区富家桥镇的官员发来的。

“我们希望唐慧能赢这个官司。”4月17日,富家桥镇一位党委干部称,唐慧长期上访,也绑架了基层政府。“唐慧一家的不幸,给我们也带来了不幸,唐慧的喜怒哀乐也牵扯到我们的喜怒哀乐。”

作为富家桥镇头号稳控对象,在唐慧看来,这些短信表达关心外,还有想让她别再去上访的意思。

对于富家桥镇的干部来说,唐慧败诉后如果又去省城甚至北京上访,就又是他们的责任了。

【重点】

头号“关注”对象

4月13日,富家桥镇一名领导给唐慧打电话。接通后,对方只问了句,你在哪,唐慧说在家,对方即挂断了。

唐慧说,这样的电话往日也常出现,对方就是想知道她是否在永州。

无论是在富家桥镇“上访人员调查表”,还是“重点信访对象情况登记表”,唐慧都排在第一位。

2006年10月,唐慧11岁的女儿乐乐(化名)失踪。三个月后,历经周折,唐慧将被强迫卖淫并曾遭轮奸的女儿解救。据报道,唐慧救女过程中,曾有民警到现场见到乐乐但未解救。

唐慧的上访,开始于派出所报案阶段。起初派出所对这起强迫少女卖淫案不立案,直到唐慧“以死相逼”并到湖南省公安厅跪求。

2007年1月5日,得以立案。之后进展缓慢,每一步,在唐慧看来都很拖延。

2007年8月26日,唐慧和80岁的母亲到省公安厅上访。要求彻查涉嫌包庇的民警,请求尽快抓捕犯罪嫌疑人。

当年10月,唐慧第一次到北京上访。

她也开始与自己所在的零陵区富家桥镇政府的人打交道。

那之后,特别是重大节日和两会期间,唐慧无论到哪,都会有人跟着。

案子一拖6年,唐慧共到北京23次,到长沙百余次。

2010年3月10日,全国两会期间,唐慧到北京上访。富家桥镇的书记、镇长不断给她打电话、发短信,让她赶快回去,“他们在电话中说,你要不回来,我就要被撤职,工作不保。”

唐慧回去了,被拘留了5天。

这是唐慧第二次被拘。前一次是2010年1月28日,她到长沙上访后被押解回乡,拘留8天。

唐慧说,有一次她在北京被接到永州市驻京办,凌晨两点多,10多名保安冲进来,将她裹进被子中,抬进车里,连夜拉回永州。

2010年6月1日,永州市发生一起枪击法官事件,多名媒体记者前去采访。唐慧找到记者反映女儿的案子,又被刑拘37天。

截访和拘留没有消除唐慧上访的念头,当地政府开始安排人员对她监控。

每次上访,唐慧前脚走,镇政府的人后脚到。多次打交道,唐慧跟镇政府的工作人员变成了熟人。

【压力】

紧张的镇干部

唐慧这6年一直是富家桥镇政府的难题。

4月14日,当地一名镇干部说,唐慧的案子既不发生在富家桥镇,也不牵扯镇政府,但是上访维稳的“属地管理”原则,让他们不得不对唐慧上访负责。

富家桥镇一名工作人员透露,永州当地信访考核制度要求,尽量实现进京、赴省上访零指标目标。

永州市零陵区对乡镇政府信访考核实行“百分制”,其中“减少越级上访量”一项就占50分。在“特别防护期”,如发生“进京非正常个访”和“进京非正常个访且登记挂号”的,每人次分别扣4分、8分。

另一个,对于进京上访的,接到区信访局通知,相关单位24小时内没赶到北京,则扣5分。

这些都关系到镇政府工作的年终考核,关系到是否被“追究责任”。

稳控唐慧对于富家桥镇的“考核”,非常重要。

唐慧女儿的案子,立案一年多后,2008年4月永州市中院一审后判决,两被告被判死刑,两人无期,两人分获有期徒刑15年和16年。唐慧认为量刑偏轻,后来检察院抗诉,案件继续。

近6年时间里,案子先后历经三次审判。这个过程中,唐慧不断上访。

4月14日,富家桥镇一位主要干部称,唐慧一直让他们高度紧张。

富家桥镇一名干部称,唐慧一直让他们高度紧张。特别是在国家重要节日,重要会议期间,晚上睡觉都很难。生怕唐慧等重点上访户去了北京。“那个日子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这名干部甚至对唐慧说,如果再去省城和北京上访,就带着他们一起去,他们给当参谋。

特别是在国家重要节日,重要会议期间,晚上睡觉都很难,生怕唐慧等重点上访户去了北京。“那个日子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掐着指头,一天一天算,想让时间快点过去。”

他甚至对唐慧说,如果再去省城和北京上访,就带着他们一起去,他们给当参谋。

富家桥镇上述镇政府干部说,他们一年用于信访维稳的时间,起码达半年以上。这些人力物力,乡镇不堪承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 永州唐慧听众:
    今天看到我们当地政府截访,已经在我身上花费上百万元。我个人感觉非常可惜,浪费了普通民众的钱。我女儿受到伤害,我本人被劳教,我只是想讨个说法,讨个公道。不曾想,我走到哪里,就会有莫名其妙的人跟到哪里。我今天恳请你们不要再搞跟踪了,浪费钱。我向法律讨公道,本身跟你们没关系。
    2013-04-19 11:22:05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bushidol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