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联防队员被指为收高额停车费群殴残疾民工

新京报讯 (记者李宁)4月11日22时许,残疾民工纪忠申遭到北京朝阳区金盏乡多位联防队员殴打致脑震荡,身上有多处被利器割伤的痕迹。朝阳区楼梓庄派出所民警表示,正对此事调查,但并未控制涉事联防队员。

被打者称遭遇强收停车费

纪忠申一位朋友称,当日22时左右,他接到纪忠申的电话,说被联防队员殴打,“我赶过去时,他已经躺在地上”,“周边有两辆警车。”之后,纪忠申被警方叫来的急救车送往清河急救中心。

事发地位于朝阳区金盏乡东窑村。目前,纪忠申已清醒。

纪忠申称,他住在曹各庄的一个工厂。事发前,他开车到东窑村给孩子买吃的。“我们村的房子都拆了,买东西必须到东窑。”

“我刚把车停在路边,几名穿着制服的联防队员叫住我,让我缴100元停车费。”纪忠申说,当时他没有答应,问为什么要缴钱,“他们看我不缴就开始骂,总共说不到五句话就动手了,我觉得他们可以侮辱我,甚至打我一巴掌,但是不能骂父母。”

纪忠申说,当时有七八个联防队员在一起,拿着警棍、钢管等。被打后,纪忠申报了警。

联防队员归当地村委会管理

昨日上午,楼梓庄派出所警员到急救中心做笔录。纪忠申将上述情况反映给警员。

急救中心一位医生称,纪忠申属于脑震荡。手部、头部并有多处伤口,从外部看属于利器割伤,在纪忠申的诊断证明上,医生对该伤口进行开口缝合。

据纪忠申介绍,他两年前由于工伤造成腿部有残疾,行动不便。“我问警察抓没抓联防队员,警察说他们也去看病了”,“几个人打我这个残疾人,他们怎么会有病?”纪忠申说。

“联防队员本来是保证居民安全的,现在却成了殴打残疾人的人,实在不应该。”接受记者采访时,纪忠申朋友认为。

楼梓庄派出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并没有控制这几名联防队员,事件还正在调查。上述工作人员称:“联防队员不归派出所管理,而是归当地村委会管。”

纪忠申则认为,事发处有摄像设备,调出录像就可以知道事发经过。

截至发稿前,记者多次拨打东窑村委会电话,均无人接听。金盏乡政府一位工作人员称,此事归警方处理,“按照程序,要等警方有结果了,再找村委会看怎么解决。”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lijianta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