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买下瓦良格号最初并非政府行为

“全军好高骛远典型”

今年81岁的于国栋从1964年起参与海军装备规划,退休前是海军装备技术部办公室主任。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上世纪70年代,为确定海军新的发展方针,他在船办工作,曾与海军规划编制小组的同志搜集各方意见,经过多番推敲后,提出了“以导弹为主、潜艇为重点,积极发展海军专用飞机”的建设方针,并基本上得到了上级的认可。

他解释说,“海军专用飞机”包含航空母舰的舰载飞机在内。由于军方高层一部分人对海军建设主张“小炮艇万岁”,认为航母项目好高骛远,只能通过这样的形式赋予航母保持研究的机会;同时经过与七院磋商达成默契,把有关航母的一些重要课题,如舰载飞机起飞、降落技术的研究等,隐秘地列入预研任务。

郑明补充说,1960年代海军曾筹备研制驱逐舰,被军方高层在当时一次全国军工的2000人大会上批为“全军好高骛远典型”,“驱逐舰都好高骛远了,那航母是什么呢?这些事的影响很深。”

这样的态势俨然已影响到海军的进一步发展。1975年,毛泽东在一个月内连续对海军作了两次指示,海军很快编制了《海军舰艇十年发展规划》,刻意将正受政治审查的刘华清排除在参与研究、编制人员之外。看到这份保守的规划时,刘华清非常失望。

“老一辈人不一样,我们这辈人可能觉得,既然被排除在外,就不关我事,可他非常着急,几夜没睡着觉,亲自写了份汇报,写的时候痔疮犯了,他找工人来在椅子上挖个洞,忍着疼痛一气呵成,他觉得,如果10年以后海军还是这样子,不等于浪费国家的财富吗?”刘超英透露。

刘华清向邓小平递交了汇报,并抄送海军第一政委苏振华,提出规划的八个问题,认为在近海歼敌的同时,也“一定要到远海敌后去打击歼灭敌人。为了解决水面舰艇和潜艇到中、远海作战的空中掩护、支援配合等问题,有必要尽早着手研制航母”。

刘华清超前地认识到,在大力发展海外贸易后,掩护海洋交通、保护海洋资源的任务必将繁重,中国又不能去外国建设基地,执行任务离不开去远海,因此“可将搞大型驱逐舰的人力、财力拿出来搞航空母舰,先搞常规动力的,排水量在4万吨左右,不一定搞8万吨、10万吨的”。

他直言不讳地与“小炮艇万岁”理论发起交锋,称“建设强大的海军,其重点绝不能放在搞小艇上,将它搞得再多,敌人也不怕,必须解决关键性的作战舰艇”。

在刘超英看来,父亲有这些想法,与1974年参与西沙海战后的设防与调研有密切关系,“海战虽然赢了,但他发现在远离大陆的海域我们不仅缺少制海权,更没有制空权,打不了持久战,不仅西沙,还有南沙,没有强有力的能夺取制海、制空权的舰队,没有办法守卫30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和1.8万公里海岸线。所以西沙海战后,这个事他一直放在心上。”

刘华清又分别给邓小平、苏振华写信,说明写汇报的原因,邓小平当即批复,“振华同志:请你考虑一下,我看有些意见值得重视。”然而,汇报终未能使规划调整,707工程继续留守冷宫。

刘华清的坚持

1980年,时任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刘华清随军委秘书长耿飚访美期间,登上了美国海军“小鹰”号航母、“突击者”号两栖攻击舰,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其规模气势和现代作战能力,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一位多年研究刘华清海军战略思想的海军不愿具名人士分析说,“从那时候开始,航母在他心里的地位就不一样了。”

实现航母构想的机会出现在1982年,刘华清被任命为海军司令员,这一次,他采取了不同以往的办法。

上述不具名人士回忆说,早在1983年,刘华清就把调整海军战略定为海军改革的“纲”,但较正式提出海军战略却已是1985年。

“这中间他干了些什么呢?除了大力推进海军体制编制、军事训练、战场建设、后勤保障、装备发展、人才培养的改革外,还搞了海军旗、海军节、海军军歌、军服,宣传海洋观等,这些基础性的东西,那时候他写文章也很多,这之前、之后都没人写那么多,《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到处发表,按现在来说,就是做舆论准备了。

刘华清为官很低调,不愿意宣传自己,但这时候为了宣传和建设海军,他打了个伏笔”,他表示,“1985年,他正式提出了海军战略,把‘近岸防御’改成了‘近海防御’,这是中国近代海军自1866年以来海洋防务观念的里程碑,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军种战略。一字之差,就引起了整个海军思想观念、装备建设、战场建设、人才储备的一系列变化。”

与此同时,三次海军装备技术工作会议陆续举行,航母被反复提及,刘华清的态度不断明朗——1984年第一次会议时,他表态“现在国力还不行,要等一段时间”;

1985年第二次会议后不久,已担任海军装备技术部部长的郑明向刘司令汇报海军装备发展15年设想,提到要启动航母论证,刘华清说,“航母总是要造的,到2000年航母总要考虑,发展航母,可以先不提上型号,而先搞预研”;

到了1987年1月,第三次会议上,刘华清明确表示,“现在,各国都在注意发展航空母舰,我们搞难处多一些,财力、技术都有一定困难,但从长远考虑,还是需要的。十年内不搞、十年之后再搞,也还会有困难。因此我要求早论证,早点把这个问题研究透。”

然而,1987年3月,总参谋部牵头,高层开了关于八五规划的汇报会,在着重调整军队规模的背景下,定下的发展优先顺序是陆军、空军、二炮、海军,海军排末尾,航母更没得到重视、核潜艇维持原状。

媒体还报道了一条消息:中央一位领导在与外宾讲到中国海军建设时坦言:中国不对外侵略,也不准备搞航空母舰。

此前,在召开海军战略研讨会后,海军装备论证中心已搞过两次航母论证,向总部以上汇报过发展构想,如今看,当时有些高层人士的认识却与之相差甚远。

那段时期,吸取了马岛海战的经验,由七院在青岛召开了航母学术研讨会。与会者在航母的重要性、中国发展航母的必要性、尽早发展航母的可能性、研制指导思想、设想的航母战术技术状态以及论证开路、预研先行等6个方面展开了热烈讨论,形成了许多观点、见解上的冲突。

相关人士表示,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上世纪80年代,经费成为航母反对者的重要理由之一。1985年中国军费总投入才192亿元,还不够买一艘美国大型核动力航母。

鉴于这些不同看法,刘华清与原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大将沟通,两人在发展航母的迫切性上非常一致。很快,萧劲光接受刘华清的建议,写成《建设现代化的强大海军》一文,发表在《海军杂志》上,强调航母必不可少;刘华清则决定再向上做一次汇报。

“刘华清的性格特点是这样,他不为自己讲话,但涉及国家利益,他必须要讲,1975年给小平上书是这样,这次同样。”前述不具名海军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1987年3月31日,总部首长没有来,派装备计划部、作战部的领导来到海军,刘华清亲自汇报、开宗明义,表示自己并非要跟上级唱对台戏,海军坚决执行军委决策,但要向军委首长说明我们的真实想法、意图。

“他说,海军战略涉及海军建设的顶层设计,发展有两大问题,一是航母,二是核潜艇,”郑明在怀念刘华清的文章中提及,对这次汇报印象很深,“他当时讲了句关键的话,‘这两项装备,不仅是为了战,平时也是为了看,看就是威慑’,点出了航母有战略威慑的作用。作为一个老红军,能讲出这种语言,中国不多。”

刘华清代表海军的这次亲自汇报,据说并没有得到正式批示与答复,但在军方上层、特别是总参谋部、装备部和国防科工委等领导机关里引起了反响和关注。

国防科工委丁衡高、科技委朱光亚、聂力、叶正大等领导同志集中各方面意见,下决心正式把《我国发展航空母舰及舰载机系统可行性研究》列入国防科工委1989年软科学研究计划项目,并于1989年1月发文成立课题组,郑明和聂力都是课题组顾问。

课题组在1990年7月完成研究报告。1990年8月,海湾危机和战争相继发生,又根据形势追加了后续研究任务,1991年9月终于完成补充报告。全部报告包含有百余份、数百万字的研究成果。这份报告上报后,在军界、军工界发挥了重要作用,也就是传闻已久的“891论证”。

郑明表示,当时各方面都在思考,如何再进一步走下去;就在这时候,瓦良格号进入了中国军方的视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ngua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