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禽流感病人邻居感觉被孤立 纠结是否搬家

H7N9禽流感到底会不会人传人?我们是不是该举家搬走?现在小区里的人都主动离我们远远的,亲戚朋友也不敢与我们见面……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小区里连一个安民告示都没有?

家住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区天景山公寓佳福苑29栋某房的L先生,是南京市首位H7N9禽流感患者许某琴的邻居。5日上午,在困惑与犹疑中度过了4天之后,他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采访。

病人邻居感觉被歧视了

5日天上午9时前后,记者来到南京市江宁区天景山公寓佳福苑29栋,在当地首位H7N9禽流感患者许某琴家门外敲门几次未果之后,记者随后对周边多位邻居进行了采访。

据邻居L先生介绍,平时自己不太上网,是4月1日朋友打电话来提醒才知道,自己的邻居许某琴成了南京地区的首位H7N9禽流感患者。“这几天都不太敢出门,平时打牌的人也不来找了;亲戚和朋友也知道了,不和我们见面,只打电话联系;小区里的人现在看见我们出门就躲着……明显感觉我们被歧视了!”

为什么不贴个安民告示?

L先生告诉记者,知道情况后,2日与3日自己分别给南京市政府热线12345打了3次电话咨询关于H7N9禽流感的情况,都没有得到一个准确的说法,最后只在3日下午2时50分才接到江宁区疾病控制中心的一个电话,“小区里出了这么大的事,职能部门为什么不能上门到小区里来贴一个安民告示?”

L先生表示,不知道H7N9禽流感有无人与人之间的传染性,没人来小区解释,自己只好按照以前对付“非典”的方式,买了白醋和消毒水把家里全部清洁了一遍。“如果情况严重的话,我们就考虑马上搬家了。不过,现在搬到哪里去呢?人家要是知道了都不一定愿意把房子租给我们!”

病人家属不愿接受采访

据L先生回忆,许某琴一家在这个天景山安置小区里住了大约五六年了。平时邻里关系挺不错的,许某琴看起来相当健壮。L先生还与多位邻居证实,许某琴的家人(老公与儿子)这几天都在家里,但不愿意接受任何媒体采访。

谈到许某琴的医疗费用问题,L先生等人认为:我们都认为这种紧急公共卫生事件,政府应该像“非典”一样把费用承担下来。

隔壁档主:

她代客杀鸡,手上常有伤

“许某琴每天宰杀活鸡30只以上,双手经常伤痕累累……自然容易被感染。”按照患者许某琴邻居指点,记者昨天上午来到许某琴此前工作的东新集贸市场。

据许某琴档口隔壁卖鱼的档主介绍,许某琴自己不是卖鸡的,她的主要工作就是帮买了鸡的市民宰杀活鸡,每一只收加工费一元钱,每天至少要宰杀30只以上。“因为杀鸡多,她的手经常被鸡的爪子挠破,两只手常常都伤痕累累,还要到水里去清洗鸡的内脏,这当然容易感染”。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中国出现H7N9禽流感病例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rene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