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沈丘环保局人员:癌症村系炒作 死者数夸大

河南沈丘环保局人员:癌症村系炒作 死者数夸大

治理后的沙颍河。河南商报 (微博)首席记者 杨东华/摄

河南沈丘环保局人员:癌症村系炒作 死者数夸大

畸形的鱼。霍岱珊/供图

河南沈丘环保局人员:癌症村系炒作 死者数夸大

王尊祥躺在床上。河南商报首席记者 杨东华/摄

昏暗的房子里,77岁的王尊祥躺在床上,已有两个月不曾进食,癌魔的肆虐令他本已老化的身体雪上加霜。儿女们守在床前,不住叹气。

这是2013年3月初河南省沈丘县东孙楼村一个家庭的剪影。在村南不到3公里的地方,是淮河最大的支流——沙颍河。

伴随着沙颍河的严重污染,2004年前后,位于沈丘县境内该河附近的多个村庄,因癌症高发引起媒体的关注。

9年过去了,这里的情况虽有改善,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病入膏肓的病人

县里曾拨钱打了口200米的深井,但这两年水也不行了,听说水泵没下到井底

王尊祥虚弱得连吐口痰的劲儿都没有了。

河南商报记者见到他时,他正蜷缩在床上,面色蜡黄,一旁放着卫生纸。

站在一旁的女儿说,父亲已经有两个月水米不进了。旁边的屋子里,王尊祥的二儿子和小儿子介绍了父亲的情况。王尊祥2012年10月被确诊患上食道癌,“发现时已经是晚期,医生建议保守治疗。”即便是保守治疗,前前后后也花掉了家里一万多块钱,并且父亲的病也不见好,“家里的经济情况也不太好,老人更是没啥收入。”大儿子王东说。

常年在外打工的小儿子王领说,父亲得这种病,可能与吃的水不好有关系。

村里人介绍说,当年县里曾拨钱打了一口200米的深井,刚开始深井里的水喝着还行,“但这两年也不行了,我私下打听,现在水泵根本就没下到井底,顶多在地下60米。”

王尊祥家里人说,即便是这样,还是比以前压井里的水强太多了,“有次用压井里的水煮绿豆,一天一夜都没把豆子煮开花。”

头顶悬着“癌症之剑”

村里因癌症死亡的人数占到村子死亡人数的一半以上

在东孙楼村的诊所里,村医王国勇介绍了近两年来村民发病的情况。

据他不完全统计,2012年,村里因为癌症死亡的有2人(王尊山,肝癌,2012年农历七月死亡,70岁左右;王金刚,肝癌,2012年农历十月去世,50岁左右);新增患者2人(王尊祥,食道癌;王俭德,胃癌)。“但农村的情况比较特殊,有些村民即便是得了癌症也不会对外说,有的甚至到去世后很久才知道。”

“农村人跟城里人不一样,像我们村,一般家庭,因为看病花销在5万元以上就会放弃治疗。”对于这种情况他很无奈。

这几年政府每年都会组织村民去医院体检一回,“有个叫王尊正的,60多岁,去年体检时发现了有肝癌早期的症状,现在已经做过手术,正在康复中。”王国勇称。而在村里的另外一家诊所里,医生称,近两年来虽然情况有所好转,但村里因癌症死亡的人数占到村子死亡人数的一半以上,“老百姓有啥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

人类破坏环境的证据

污染最严重时,河两岸几乎寸草不生,四个开闸放水的工人都被河水熏晕了

关于沈丘县境内的水污染,“拯救淮河希望工程”沈丘地区负责人霍岱珊称,随着政府治理力度的加大,目前淮河的最大支流沙颍河的污染情况有所好转,但总体情况仍不容乐观,“一是因为历史欠账太多,二是因为目前供村民吃水的深水井氟含量超标。”

而长期饮用氟超标的水,有可能引起氟骨病。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沙颍河水质坏到极点,“河两岸几乎是寸草不生,槐店大闸上面的四个开闸放水的工人都被河水熏晕了。”

“沿河癌症发病率的降低是生态改善的表现,其中政府启动的洁净饮水工程也是这一现象的原因。”他称,现在的人们,要以还债的心理去做环保,“解决问题首先要承认有问题。”

在霍岱珊的办公室里,有两个鱼缸,里面养的鱼全部是畸形的,他说,每每有人来,他都会让他们看这里面的鱼,“这是人类破坏环境的证据。”

当地卫生局不知有“癌症村”

称“一个地方癌症的高发是否与环境恶化有关,该问题在科学领域还在探索”

2013年3月8日上午,沈丘县环保局一名工作人员称,目前沙颍河的水质处于五类,“咱们这边紧邻界首,守着咱们河南的东大门,比较敏感,大家都盯着,对于河流水质的保护不敢大意。”

他称,目前在县里有两个污水处理厂,年处理污水的能力在5.5万吨左右。

他介绍,目前影响沙颍河水质的污水主要有两类,生活污水和水产养殖,“工业污染目前在河南境内做得还是比较好的。”

他称,关于前几年媒体报道的沈丘境内的癌症村,死亡人数有夸大的嫌疑,“是炒作。”

随后,在该县水利局,一负责人称,全国农村饮水安全工程,就是从沈丘开始的,“目前正在逐步推进。”

但他也表示,沈丘地区部分地下水存在氟超标的问题,长期饮用可能会影响人体健康。

当天下午,河南商报记者一行来到了沈丘县卫生局,该局办公室主任李某在记者介绍完情况后称,他对于县内有癌症村一事并不知情。

全县癌症的发病率及致死率等相关数据,李某称他也没掌握,“国家卫生部在沈丘有一个癌症综合防治项目,我们只是配合人家工作,具体的数据我们也不知道。”

而关于一个地方癌症的高发是否与环境恶化有无关系,李某称,该问题在科学领域还在探索,自己不好作答。“别说我,就是专家,(这个问题)也不一定能说清楚。”

东孙楼村村民王子清小传

最先把癌症“说”出去的人

东孙楼村村民王子清今年已经72岁,他是最早将村里癌症高发的情况“说”出去的人。

“他们都恨我。”王子清说,不仅当地一些因当年媒体报道受到上级批评的官员不待见他,就连他奔走呼吁的受益者们——村民,也不理解他。

2004年前后村子的情况分外严重,那段时间,村中280户人家,先后有40多人患上了食道癌,“我家西边的那个过道里,几乎每家都有癌症病人,最多的一家有两三个。”

但王子清近年已少有“主动”向媒体爆料,他说:“我老了,跑不动了。”

王子清身后,还有谁在为东孙楼村奔走呼号?

沈丘部分村落癌症死亡数据

(1990年至2005年)

2470人的黄孟营村116人

2366人的孟寨村103人

1697人的孙营村37人

1300人的陈口村116人

2015人的大褚庄145人

1687人的杜营村187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v_chch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