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万死猪漂浮黄浦江 专家称好比泳池有几只苍蝇

原标题:黄浦江漂浮死猪四大疑团解析

据上海市政府通报,从3月8日以来,上海方面打捞起的死猪总计上万头。一起事涉威胁上海饮用水安全的突发公共事件,或将渐渐淡去,但围绕事件的种种质疑仍在继续发酵:死猪漂浮水源上,如何确保水质达标?在环境突发事件面前,除了看到生产和管理能力的落后与粗疏之外,还应追问为什么区域间的沟通联动如此之难。

质疑1

要是没有微博曝光死猪事件,政府部门是否会刻意瞒报?

上海没有故意瞒报,但信息发布方式仍有改善的余地

针对死猪漂浮事件,公众质疑集中于政府方面应对迟缓,甚至有人直接认为有瞒报之嫌。

3月5日,水上保洁人员在横潦泾水域打捞到几十头死猪。起初,工作人员并未在意,每年黄浦江上游都会有死猪漂来,一年总会捞出三四千头。他们并未向上反映,直到8日开始,发现死猪来势汹汹,才引起警惕,开始向市区相关部门报告。

3月8日,上海松江网友“@少林寺的豬1986”发布一条图文微博,显示大量死猪伴随着垃圾漂浮在黄浦江上游水源地,引起网民关注。同日18时16分,@松江以“突发事件”为题发布相关内容。3月9日19时41分,上海市农委官方微博@上海三农也发布了类似消息,并称,“目前已打捞死猪900多头”。然而,影响力极大的@上海发布迟迟不发声。

10日以后,上海市政府开始出面逐日向媒体发布相关事件的通报。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徐威表示:“上海方面从未试图隐瞒死猪漂浮事件,从一开始就秉持公开透明的原则。”但是记者观察认为,信息发布方式仍有改善的余地。

质疑2

上万头死猪漂浮黄浦江,水质居然还能基本稳定?

上海市水务局副局长说,他自己敢直接饮用这几家水厂出的水

上海市政府的逐日通报称,到目前为止,经严格检测,水质基本正常。这一发布,引发诸多质疑:“数千乃至上万头死猪漂浮黄浦江,居然还能水质基本稳定?可能吗?”

据了解,目前上海主要有几大水源地,即黄浦江上游、长江口青草沙和长江口陈行,另有崇明的东风西沙在建。此次集中出现死猪的水域,是黄浦江上游水源地,主要供应松江、金山、闵行、奉贤这4个郊区的用水,涉及4个区供水企业的6个取水口和9个水厂,供水规模合计为241万吨/天,约占全市规模的22%;而青草沙水源地则承担着上海七成供水任务,目前安全可靠。中心城区和其他郊区区县的饮用水,与此次事件所涉水源无关。

自3月10日以来,上海市水务部门每天对相关水厂进行严密检测并将结果向社会公布。针对原水(取水口水质)和出厂水(自来水水质)进行检测,原水在经过水厂处理后,供给市民家中。上海市水务局副局长沈依云也说,他自己敢直接饮用这几家水厂出的水。

专家说:就好比游泳池里发现几只死苍蝇,恶心归恶心,但对水质会有多大影响?

而问题水域的原水水质,为什么也会“基本正常”?上海市水务局称,按照国家标准,上海除了对水质的9项常规性指标即指浑浊度、色度、臭和味、肉眼可见物等进行检测外,目前还有针对性地将猪圆环病毒等微生物指标补充入水质监测指标,并对出厂水增加了猪链球菌、沙门氏菌、大肠杆菌O157、耐热大肠菌群等指标的检测。检测结果是,9项常规性指标符合国家标准,总大肠菌群、耐热大肠菌群为“未检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农业专家给记者打了个比方:“就好比你在游泳池发现几只死苍蝇,恶心归恶心,但对水质会有多大影响?更何况黄浦江很宽,又是流动的活水。”

上海水务部门一位负责人表示,死猪及水草、垃圾等漂浮物都在水面或搁浅在江边堤岸,并且许多细菌都有存活期,有些离开活体后会迅速死亡。而水厂取水口大都设在江中心靠近江底的地方,那里水流湍急,相对于表层,水质会更好些。

质疑3

打捞死猪数量庞大,究竟有没有能力安全处置?

死猪身上细菌和病毒,经深埋后会被灭杀,附近土质不会受影响

金山朱泾小泖港河附近的一处水葫芦打捞点,是金山区6个死猪就地深埋点之一。3月16日,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个直径数米的大坑内,一些死猪堆放其中,工作人员在喷洒消毒药水后,又在死猪身上覆上生石灰。16时左右,当天的最后一班打捞作业船返回,被打捞上来的除了水葫芦和其他的一些垃圾水草外,只有四五头仔猪的尸体,它们被小型吊车从船上直接吊至深坑,同样被喷洒药水再覆盖石灰。“最后我们还要在上面覆盖3米左右的泥土层。”朱泾农技站的一位工作人员说,“经过一段时间后,死猪会全部自然降解。即使死猪身上带有一些细菌和病毒,经深埋后也会被灭杀,附近土质不会受到影响。”

金山区农委副主任陈正旺告诉记者,截至17日15时,金山区水域累计打捞死猪近2700头,全部采取深埋法处理。“这两天死猪打捞量已经明显下降,并且主要不是漂浮在水面上的,而是搁浅在江滩上或是夹在石缝中的,要靠打捞人员细细搜寻。”

为了应对大量死猪,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紧急调用了车载式焚烧处理设备

在位于奉贤浦卫公路的上海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是国内第一家以焚烧方式安全处置动物尸体的企业,这里的一台高温焚烧炉和一套高压蒸煮灭菌设备正在超负荷运转。松江区水域打捞起来的部分死猪,被运送到此进行无害化处理。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主任章伟建告诉记者,为了应对大量运到的死猪,中心紧急调用了车载式焚烧处理设备。

据介绍,高温焚烧炉是将病死动物经过1100摄氏度高温焚烧成为灰烬,达到对病原的充分杀灭,从而实现无害化和减量化。而高温高压灭菌设施则能让病死猪产生再利用价值。据悉,未来上海还将建设两个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

质疑4

死猪究竟何处漂来?数量如此众多,有没有疫情?

对众多分散的养殖户而言,病死猪向何处去是极大挑战

死猪今年大量出现,可能部分地与浙江方面一项“负责任”的举措有关。

近年来,浙江严禁病死猪流入市场、流向百姓餐桌。据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畜牧业专家称,以往浙江处置病死猪存在一个民间产业链,有人收购病死猪,将其加工后流往市场,客观上消耗了一部分死猪。但去年依法惩处了几个收售病死猪的不法分子后,今年无人敢铤而走险,当地处理能力又跟不上,农户便随手抛弃江河,造成死猪漂浮现象明显增多。

据悉,这并非浙江一地面临的严峻课题。

大量“正常死亡”的猪尸,目前的安全处置手段远远难以满足。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可能死猪漂浮会成为各地江河面临的共同难题。

在环境突发事件面前,除了生产和管理能力的落后与粗疏外,相关法律法规落实执行不力,区域间沟通不够、缺乏联动机制,也是事件暴露出来的重要薄弱环节。

一位曾在上海水务局工作过的人士表示,“其实,我们国家的跨区域联盟不是没有,比如长江中下游流域、太湖流域、长三角地区等等,都有各种联盟、联席会议制度什么的。只是这些机构都没有被赋予相应的权力,对各地政府没有实质性的制约作用”。

这次死猪漂浮事件,再一次提醒我们反省在治理环境方面,急需建立省市区联动机制,以便针对突发事件快速反应。

据《人民日报》

嘉兴渔民改行捞死猪

嘉兴新丰镇,这是个让人有点穿越的小镇。下了车,走200米,就可以下河划条木船,去你想去的村庄。

村庄里的农民养猪,河里的渔民捕鱼,各不相犯,这是10年前这个村庄的模样。现在,死猪,让农民和渔民的界限模糊了。

岸上,回收人员开着拖拉机,穿梭在村庄的各个垃圾站收死猪。河里,渔民摇着乌篷船,在河浜水草边钩死猪。

上世纪90年代,新丰镇的渔民要比农民富裕,镇上最高的楼房也是渔民所盖。而近年来,因为新丰镇的河里只有死猪没有鱼,捕鱼这个古老职业即将消亡,捞猪这一“新兴职业”却是风生水起。

问及渔民,“嘿,你捞猪多少钱一天?”他会露出朴实的笑容,“有时100块,有时150块。你看,是不是太少了点?船的油钱还是自己出。”捕鱼得在凌晨2点出船,赶在早市前卖鱼。捞猪不用起那么早,轻松很多。只是死猪的味道难闻。

在岸上收死猪的回收人员,要跟死猪有更亲密的接触。他们拿着1米长的铁钩,看到垃圾站的死猪冲过去勾起就走,行动非常敏捷。他们把垃圾站里的死猪们送进省道旁边的“无害化处理池”。

大约是在臭味中不方便张口,回收人员老唐和老钟一直很沉默。可问到收入,老钟回答:“30块一车,一天三车。”我说,“那比渔民捞猪赚得少啊。”他笑了,“他们不是经常的,我们每天都有。”

3月16日,渔民陈巧根结束了一场集中捞猪活动,回来后他还有点小兴奋,“你们看到了吗,前两天电视台的还在直升机上拍我们呢”。

据《潇湘晨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timg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