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镖盗走东家2000余万元 称只是为了“被想起”

独家探案

暗夜之中,数十公斤的保险箱扛了就走;数千平方米的别墅,只翻动了不到一百平方米,却取走了最有价值的财物;“我偷他,是希望他能想起我”这样一个荒诞的理由,竟然成了一起2000余万元特大入室盗窃案的“导火索”。

今年春节期间,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民警放弃休息,50多人的专案组“鏖战”6昼夜,冒着大雪两下安徽,不仅成功侦破此案,将犯罪嫌疑人抓获,更将赃物赃款一分不少地追回。昨天,专案组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披露了案件的侦破经过和案件背后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豪宅窃案

今年2月5日晚,浦东警方接报一起入室盗窃案,案发地是浦东某高档别墅区。侦查员赶到现场勘查时禁不住有些震惊:整幢别墅面积超过3000平方米,是别墅区中最豪华气派的一幢。

现场调查的结果显示,犯罪嫌疑人从小区南侧攀上围墙,沿围墙走到别墅二层平台,通过卧室一扇未关上的窗户进入别墅。嫌疑人只光顾了卧室、衣帽间等不到100平方米的范围,翻动了床头柜、写字台抽屉,并将衣帽间里的一个保险箱搬走。

最让侦查员惊奇的是,从监控录像看,案发是2月4日晚上,报案却是2月5日夜里,其间相隔了超过24小时。原因竟然是别墅面积太大,虽然案发时家里有人,但犯罪嫌疑人的盗窃行为,一直无人发觉。直到屋主2月5日回到家里,发觉异样才报了警。

经屋主清点,除了人民币、美元、泰铢、日币等七八种货币外,最有价值的是保险箱里的东西:里面装着48件玉器,粗略估算价值在2000万元以上。侦查员一听被盗价值,不禁吸了一口凉气。此时距离过年已经不到一个星期,大家知道,这个春节又将是一个无休之节。

发现目标

春节前突发特大入室盗窃案,而且正在公安部“打盗抢、保平安”专项行动期间,此案引起了警方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浦东公安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开展侦破。

犯罪嫌疑人之所以能够成功进入小区,是因为小区围墙的周界红外报警装置正在维修。从监控录像看,犯罪嫌疑人是一名中等身材的男子,身材结实,戴着帽子、口罩,背着双肩包,赤脚进入现场行窃,显然具有一定的反侦查意识。

此案究竟是流窜系列案件,还是偶发案件?专案组将近期接报的入室盗窃案进行了串并,通过细致的梳理和对比,结果发现并没有类似的案件发生。犯罪嫌疑人对现场的熟悉程度,更让专案组倾向于熟人作案。

经过大量走访排摸,2月6日中午,警方获知了一条重要线索:去年春节前后,别墅主人雇佣的司机兼保镖谢某主动辞职离开了。但奇怪的是,一年之后,就在案发当晚8时左右,谢某的老婆曾打来电话,询问“小谢来上海了吗?”

这是一条非常重要的线索,专案组立刻围绕小谢展开了调查。结果让专案组异常兴奋:通过调查走访,专案组证实谢某于2月4日中午来到上海,曾在周浦落脚。而案发地周边的一个监控探头则显示,案发当天下午4时,谢某曾到过现场,虽然当时没有戴帽子和口罩,但却背着一个双肩包。很显然,谢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艰辛抓捕

经调查,谢某作案后已经离开上海,回到了老家安徽芜湖市无为县。专案组立即派出抓捕小组赶赴安徽。此时正是节前回乡高峰,抓捕小组下午6时出上海,直到凌晨2时才赶到安徽芜湖。因为过年,当地警方也人手不足,几经协调,总算派出专人与上海刑警组成联合抓捕组,赶往无为县。

让侦查员们感到无奈的是,此时整个无为县已经车满为患,路上车辆基本一动不动,抓捕组想方设法绕开城镇大路,走机耕路前往镇派出所,就算这样也开了2个多小时才到达目的地。经过初步排摸,犯罪嫌疑人谢某并不在家,外出购置年货了。侦查员们一路追踪,最终在距离镇派出所100多米的地方找到了谢某。此时谢某正开着一辆借来的凯越 轿车,堵在路上。

经初步审讯,谢某心理素质很好,面对侦查员,根本没有任何惊慌的表情,只是一直喊冤,压根不承认近期到过上海。尽管疲惫不堪,但抓捕小组还是决定立即将谢某带回上海。为了防止有人同谋转移赃物,在审讯的同时,专案组搜查了谢某家里,却没有找到任何失窃物品。

窃贼开口

当晚11时,大雪纷飞,高速公路已经被封,抓捕组侦查员们只能驾车沿国道行驶,整整花了9个多小时才赶回上海。此时已经是2月8日小年夜。

回到上海,专案组对谢某展开审讯。但无论专案组采用法制宣传还是亲情攻势,谢某就是不肯开口,始终面无表情应对。在紧张审讯的同时,专案组围绕谢某做了大量调查工作,了解到谢某在上海期间的工作情况。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专案组决定从谢某和其老板的关系入手,看看能不能让其有所松动。

“你给老板开了3年车,你结婚摆酒的钱也是老板给你出的,又给你老婆安排了工作。你辞职后向老板借钱做生意,他二话不说借给你,而且不让你还。老板对你也算不薄,你现在做的事情,对得起他吗?”

没想到就是这样一番话,令谢某坐不住了,他第一次开口:“我要请律师。”审讯民警趁热打铁:“你老板对你这么好,不如让他给你请吧。”谢某听了,沉默了好久终于说出一句:“其实我不是为了钱。”

荒诞缘由

谢某讲述了自己行窃的经过和心路历程。原来,谢某曾在上海当兵,退伍后应聘到老板家开车,同时身兼保镖之职,宾主之间一直关系融洽,老板还把谢某的老婆安排到自己开的玉器店工作。

但人心总是不足。因为与其他老板的司机有接触,谢某发现自己的薪水是最低的,而且老板作息不规律,半夜常常要起来让谢某帮他煮面吃。自己又开车、又当保镖,还要当保姆,谢某心里更加不平衡。去年春节,正好家里的孩子上学碰上了问题,谢某一狠心,跟老婆双双辞职,决定回家跑运输。

没想到一年做下来,收入并不理想,谢某又怀念起以前的工作。他找人偷偷打听了一下,发现老板还为他留着位置,也曾表露过“谢某能回来最好”的想法,这让谢某心里又活络了起来。

无奈左等右等,一直没有等到老板的电话,谢某越来越焦急。他是自己辞职的,不好意思再对老板开口,几番思量下,钻了牛角尖的谢某有了一个荒诞的想法——

“我给老板当保镖这么长时间,没有出过任何意外,家里也没丢过东西,如果老板家里被偷了,他一定会想起我。”

这个念头一发不可收拾,经过谋划,今年2月4日,谢某没有告诉任何人,偷偷来了上海。“我开始没想拿那么多,只想在卧室里拿点东西。没想到看到保险箱,一下起了贪念。”当他扛走了保险箱,买了撬棒、螺丝刀和榔头,在沪青平公路边上的小树林里撬开保险箱时,里面的东西让他大吃一惊。

因为妻子曾经在玉器店里做过,谢某也曾专门研究过玉器,他发现保险箱里的玉器不少是曾在店里见过的珍品。他知道,这一次走得太远了。

“所有的东西我都没动,藏东西的地方,我告诉过我老婆。”

一切真相大白。专案组再次派员赶赴安徽。经过一番交锋,谢某老婆承认知情,并带领侦查员从谢家老宅旁的一个小水塘里起出了埋在里面的赃款赃物,经清点,分文未少。

尽管动机荒谬,等待谢某的,仍将是法律的严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fairy]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