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打掉特大儿童拐卖团伙 怕哭闹喂婴儿安眠药

警方在现场将嫌疑人之一张洪树(女)抓获。3月1日22时,公安部联合当地警方,在云南昭通大关县对20名拐卖儿童的嫌疑人实施抓捕。 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视频

警方在现场将嫌疑人之一张洪树(女)抓获。3月1日22时,公安部联合当地警方,在云南昭通大关县对20名拐卖儿童的嫌疑人实施抓捕。 京华时报记者欧阳晓菲摄/视频

人贩子张洪东和19名同伙先后从云南省昭通市大关县以威逼利诱的方式购买23名婴儿,运至外地贩卖非法获利。

日前,在公安部的部署下,云南省公安厅联合当地警方终于在大关县将该团伙连根拔起,李显彩、宋仁翠等骨干团伙成员悉数落网。通过这次公安部打拐行动,遍布21个省市的5个拐卖儿童犯罪团伙也被一并铲除。

村民举报牵出拐卖团伙

2012年8月19日凌晨4点07分,云南省大关县天星镇沿河村村民打电话到县公安局举报称,天星镇的张洪东正欲将一名买来的婴儿转卖到大关县吉利镇。

大关县公安局于凌晨5时许将嫌疑人张洪东抓获,并当场解救被拐女婴一名。通过调查,警方初步确认自2000年以来,张洪东伙同李显美、宋仁翠、李显彩、唐申贵、宋国凤等19人先后从大关县天星镇、寿山乡、吉利镇等地购买婴儿23名并带到河南安阳市、河北省宁晋县、福建省沙县、龙岩等地出售的犯罪事实。

据张洪东供述称,去年5月20日他来到镇上的沿河街见罗某的妻子,罗妻说自己怀孕了,但家里急需要钱,而且已经超生了。张洪东谎称有个兄弟结婚10年没要小孩,建议其转卖给自己的兄弟。8月19日上午,张洪东如约接到罗某家人打来的电话,罗妻生下一女婴,让他前去交易。张洪东以4000元的价格将女婴买下,半道上被早已等候多时的民警控制。今年1月31日,公安部召集相关省市在广西南宁召开专案协调会,将此案定为特大拐卖儿童案,并列为公安部挂牌督办案件。

作案23件拐卖23名婴儿

在抓捕了主犯张洪东后,警方并没有立即收网,而是通过近半年的侦查初步查明,该案涉及河南省林州市、河北省宁晋县、福建省尤溪县、连城县等地,案件23件,被拐婴儿23名。

3月1日22时,公安部联合当地警方组织警力190人在云南昭通大关县对20名拐卖儿童的嫌疑人实施抓捕。

当晚记者随其中一组驱车3个小时来到嫌疑人张洪树家中。大关县吉利镇派出所的民警于当天上午先进行了踩点,张洪东的堂妹张洪树今年42岁,丈夫外出打工,证据显示她曾协助堂哥张洪东拐卖婴儿。晚上10点05分,10余名民警冲进张洪树家中将她控制,其他嫌疑人也在当晚同时到案。

“孩子不是我卖的,我只是听说堂哥帮人找孩子。”在派出所的张洪树极力为自己辩解,“你也是个母亲,应该知道孩子对于家庭意味着什么吧,好好想想你做过什么。”听到民警的话,张洪树沉默不语。

据云南省昭通市大关县公安局副局长魏友明介绍,张洪东主要负责组织策划贩卖婴儿,联系上下家,并亲自参与购买、运送婴儿和到异地进行贩卖。张洪树负责替他寻找潜在卖家,其他成员有的主要参与购买和照顾婴儿到异地进行贩卖,有的负责运送婴儿过程中进行周转,还有的专门在异地进行贩卖。

收一名男婴净赚1万元

嫌疑人张洪东46岁,是大关县一名普通农民,小学毕业的他以前只是靠种地的微薄收入维持家庭。民警调查发现,几年前他的家族里有人靠贩卖婴儿被判刑,张洪东也是因为这些关系,走上了人贩子这条路。

凭借着家族和外地人贩子以及买家的关系,张洪东和他的妻子李显彩开始寻找大关县内的超生孕妇。“他们一般寻找县城里的大龄孕妇,因为这些孕妇家很可能超生。”魏友明透露,张洪东很有心计,每次和超生家庭谈判,他都是先用国家超生后的处罚条例吓唬对方,编造一些严重的处罚措施,用欺诈和恐吓震住超生家庭,然后告诉对方自己有个有钱的亲戚,想领养孩子。

魏友明认为,张洪东和他的团伙成员之所以铤而走险选择拐卖儿童,根本原因就是高额的收入回报。有一次,张洪东在大关县收了一名男婴后,以24000元的价格运到外地出售,刨去运费以及其他费用,净赚1万余元,这相当于种地一年获得的收入。

公安部督办摧毁5团伙

1月10日,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公安局根据群众举报,发现以普好楚、李美芬等为首的犯罪团伙在云南红河等地收购婴儿后,拐卖到福建泉州、山东临沂等地。1月22日,铁路民警在昆明至北京西K472次列车上,查获拐卖婴儿嫌疑人张石情,解救1名女婴。经查发现,以外号“陈三哥”陈祥高为首的犯罪团伙,从贵州等地收购儿童拐卖至河北邯郸等地出售。

案情上报后,公安部高度重视,将该系列案件确定为督办案件,于2013年1月30日召开专案协调会,部署涉案地公安机关立即开展专案侦查工作。此后各地在工作中,又先后发现了福建福州刘仰法、河南洛阳彭会娟等多个拐卖儿童犯罪团伙。

在公安部统一指挥下,各涉案地公安机关查明了这5个拐卖犯罪团伙的组织结构、成员情况和主要犯罪事实。2月27日,公安部部长助理李伟主持召开电视电话会议,部署各涉案地公安机关开展集中抓捕解救行动,并派出9个工作组分赴一线指挥督战。3月1日22时,云南、河南、福建、河北、贵州等20省区市公安机关组织6000余名民警同步开展集中抓捕解救行动,5个特大拐卖犯罪团伙被彻底摧毁,主犯悉数落网。截至3月3日12时,各涉案地公安机关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68人,解救被拐卖儿童63人,被拐妇女14人。

调查

冒险超生给了人贩子机会

大关县公安局办案民警时经录告诉记者,十几年的时间里,大关县出现多起贩卖婴儿案件,这和当地的民情有很大关系。

该地居民不断超生,都源于当地居民重男轻女的思想。有的家庭连续生了三四个女孩,还要生,因为就想要个儿子。但超生不仅要被罚款,还会让他们背上沉重的生活负担。

记者经过实地走访,发现重男轻女的现象在这个地区确实十分普遍。阿东(化名)是大关县的普通居民,他的家庭条件在当地算做中等,靠种魔芋和一些农作物为生,还开了间小卖部。今年43岁的他已经有两个女儿,但他还想让妻子生个儿子。他说:“有个男娃儿好干活。”

如今阿东的大女儿18岁,已经开始照顾家里的小卖部,9岁的小女儿仍在上学。尽管可能面临超生处罚,背上更大的经济负担,阿东依然没有改变要个儿子的想法。

阿东的想法并不是个例,不少没有男孩的家庭都有再生一胎的计划。

时经录介绍,人贩子正是看到这一点,和超生家庭接触,用国家政策和金钱威逼利诱,然后买走孩子运到外地贩卖。此外还有一种情况是,这个家庭确实生活拮据,生下孩子后很难继续抚养,人贩子也会选择这种家庭为目标前去谈判购买婴儿。大部分家庭都不会主动向人贩子出售自己的孩子。

孩子被喂安眠药影响智力

时经录还告诉记者,人贩子在收购婴儿时经常以孩子有毛病为理由,压低婴儿收购价格。

在最初几年,人贩子收购男婴和女婴的价格十分悬殊,有时候女婴一个才给500元钱,人贩子经常会找各种借口压价,而男婴的购买价格少则几千多则上万元,运到外地男婴最高甚至能卖到十几万元。

“不过最近两年,女婴的价格有所上涨。”时经录说,张洪东等人基本以3000到4000元不等的价格收购女婴。时经录同时透露,为了方便将孩子运送出去,人贩子一般会化装成孩子父母,然后坐火车把孩子运至目的地。由于孩子路上会哭闹,为了减少被人发现的风险,一些人贩子会在奶粉中放入安眠药,让孩子昏睡过去。很多孩子因为太小却食入过量药物,影响了他们的智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colinji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