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地方债问题已非常严重 债务应公开

这边是地方发展经济的投资建设冲动,那厢是不断累积扩容的地方债务,如何把握二者之间的平衡?昨日,全国政协委员们就此热点话题现场PK,有委员提醒注意隐藏的地方债务风险,但也有委员认为目前债务水平还有增长空间。

正方:地方债问题已非常严重

“咱们国家到底有多少地方债务呢?说不清楚。全国没有统一统计口径,这是很可怕的”,全国政协委员、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审计合伙人张国俊在无党派讨论会上批判地方负债问题。今年,发现问题非常严重,如果继续下去的话,咱们很多地方政府都得破产,“我的哥哥就是地方退休官员,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现在很多地方拆东墙补西墙,尽管如此,还没办法进行遏制”。

张国俊表示,前几年大规模经济刺激政策,地方政府进行大规模投资,“钱哪来的呢,都是借贷”。他今年提出化解地方债提案,全国一定要有统一口径,地方可以发债,但必须纳入财政预算体系。地方融资平台要加强管理,防止失控。

全国政协委员、原广东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黄丽满也表示,地方债很多是因为地方财权、事权不一致,如过去推行义务教育、搞乡镇卫生院达标等,中央给部分资金,地方分配套部分,但往往是困难的地方没有钱,为了要中央配套资金,宁可借款也要建设,造成地方大量债务,“中央和地方应该是整体,现在地方债务确实较多,能晾到桌面的是一个数字,但说实话绝对不止这个数。”

反方:政府债务还有增加空间

“我们债务增加空间应该说也是非常大。”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主席齐同生参加全国政协中共界别分组讨论时列举一组数据,现在财政赤字加到一块,全国债务余额去年年底为13.8万亿元,外债余额69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不到4 .4万亿元,内外债一起就18万多亿元,地方债务10万多亿元,总体债务负担没超过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60%。

“而美国债务上限定在美国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他们是100%,我们不到60%,可见我们积极财政政策空间还是有的。”齐同生说,虽然我国发达地区的环境资源发展空间受到限制,但从优化国土空间的开发结构及缩小东西部差距而言,西部开发空间非常大。

建言献策

地方政府债务应公开

对于地方债务问题,全国政协委员、金融学家李稻葵昨日建议公布地方政府债务,逐步编制、审核资产负债表。

“这事看起来很小,其实不是,有点类似于要求官员公布财产”,他说,一旦公布之后,百姓对每届领导人到底有多少成就就明白,如果一届领导人看上去搞了很多建设,但你是借钱,亏空,也许也有领导人没搞建设,但他为下任打好基础。他夸奖广州做得不错,地方财政比较规范,基础较好,而北京有许多非经营性资产不好算。有了资产负债表就可以发债。

经济学家李稻葵坦言,公布资产负债表需要从财政部开始顶层设计,但全面推行较困难,“因为很多地方资产负债表不堪入目”,可以选择一两个基础比较好的地方摸索经验,“广州可以作为试点”。

去年年初,广州市人大常委会财经工委欧阳知曾表示,2012年市人大常委会对政府债务问题非常重视,首次将其列入监督工作计划,专门组织常委会部分人员、财经委委员、部分人大代表组成的小组,对政府性债务问题进行深入调查。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将认真审议政府债务问题,还将提出审议意见,必要时对审议意见的落实情况进行监督。

去年12月,市审计局副局长冯慧光向市人大常委会汇报称,将改进领导干部业绩考核办法,增加涉及债务考核相关指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3年全国两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zengze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