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委员谈提案被敷衍:套话回复严重打击我们热情

本报北京3月4日电 “提案的回复如果是套话,我提案的热情就会很受打击。”3月4日,全国政协会议分组讨论中,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董事长李若谷的一席话引起多名委员共鸣。十几名在讨论中发言的委员,有一半谈到了对提案和提案办复的思考。

委员们的共同感受是,政府对提案的重视程度在提高,办复效率也在提升,十一届政协期间,28930件提案中,有26583件提案已办复。但一些提案的办复质量不让人满意,一些委员收到了敷衍了事的回复。“基本上就一套:您提的非常有道理,我们将在工作中研究采纳。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民用航空局副局长李军说。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王宇,去年参与了一份由上百名专家委员参与的控烟提案,但办案质量并不令他满意。“那是一份凝聚了众多专家共识的提案,质量很高,分量也很重,可是承办部委只是给了主提案人一个礼节性回复,接下来并没有实际作为。”

在政府部门的态度屡受批评的同时,也有一些政协委员提到,部分委员的提案质量不高也应引起重视。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告诉记者,发改委在国务院机关承办人大政协议案提案是最多的,占了五分之一,“我自己参与回复非常多,除了作为国家机关应该认真办理,提案也应该进一步提高质量,思考选题、深入调研,形成有价值有分量的提案”。

张晓强在参与回复办理时感到,有些提案针对性、操作性强,政府就能马上做出改变,但有些提案泛泛而谈,只提一个方向,办复机关就难办了。

全国政协委员、卫生部副部长陈啸宏对此深有同感。曾在多个部委做办公厅主任的陈啸宏,有10多个年头都在接办政协委员的提案,他说,有些时候,委员交办的提案并不归自己这个部门管。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每年都会有不少委员的提案要求增加医疗卫生的投入,或者是要经费支持发展,但从国家各部门的职能划分来看,资金分配的职能在财政部,卫生部没有相应的职能。“可想而知,当接到这样的提案时,回复只能是泛泛的。”陈啸宏说。

如何写出好提案?有委员认为应该摒弃太具体化的问题,而对宏观政策建言献策;还有委员则认为应该不谈大问题,从有针对性的具体问题着手。对内容取向观点的不一,并不影响一个政协委员们都认同的建议:要写好提案,必然要在自己有积累、熟悉的领域,进行深入调研,从现实国情出发。

全国政协委员、交通部副部长高宝峰感慨道:“现在提案量多,但提问题多,提建议少,尤其是可行性建议少。改革发展走到今天,很多问题不是一蹴而就的,而且任何改革都不可能像30年前,改革一出台,全民举手拥护,必然伴随着很大的分歧、利益纷争,做起来确实难度很大。”

在扎实调研基础上,一些提案被反复提出,最终促成了国家层面的改革——迟福林等全国政协委员几年来便坚持提交关于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提案,春节前夕,国务院批转《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这“重要的一步”便与委员们的建言有很大关系。

全国政协委员、深圳证券交易所党委书记陈东征则直言:“选好题目,从实际出发,在提案的过程中,要锲而不舍,不能指望一个提案人家就接受了。毕竟,这是一个过程。”

作者:本报记者 王怡波 刘世昕 丁先明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3年全国两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nothingzho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