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衡量开会是否说真话 就看能否给说困了

今天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发言人傅莹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毫无疑问,她是我们今天选择的面孔。

(播放短片)

解说:

一头银发,笑容灿烂,还有始终温和的语调,在外交领域已经创下多个第一的傅莹,今天又创下了一个新的第一,成为了全国人大历史上首位女性发言人。

傅莹全国人大十二届一次会议新闻发言人:

欢迎大家来采访我们这次大会,也感谢你们这么关注我们这次发布会,刚才来的稍微晚了点,因为是从大会那边过来的,大会堂的路径也是比较曲折的,我这个新手要找到路也不是那么容易,抱歉。

请允许我先介绍一些关于这个会的基本情况。

解说:

发布会一开始,傅莹的表现似乎有一些略显紧张,但之后面对记者们提出的反腐、环境、外交以及政治体制改革等话题时,她都是娓娓而谈、柔中带刚,而这也是她一贯的风格。今年60岁的傅莹,目前也是主管亚洲地区边界与海洋事务和翻译室的外交部副部长。在35年外交生涯中,她曾是中国最年轻的女大使,也是从内蒙古大草原走出来的第一位少数民族女大使。

在外交舞台上,傅莹也常以自己细腻、丰富的感性体验,缓和在外交中可能出现的剑拔弩张的局面。英国人的绅士风度到哪儿去了?2008年4月,北京奥运火炬在伦敦传递时遭受暴力抢夺,时任驻英大使的傅莹,随即在英国星期日电讯报上发表署名文章,以感性的笔触描述了中国志愿者女孩在事后发出的疑问。之后,她也多次在英国的主流媒体上发表文章,就西藏、新疆等敏感事件向西方社会阐明事实真相、表明中国立场。作为外交部副部长的傅莹,在面临黄岩岛、钓鱼岛等事件的时候,她的表态有理有力、掷地有声。今天当被问到首次当发言人的感受时,傅莹表示自己很紧张,像个小学生。不过,她认为作为发言人最重要的是沟通,用对方接受的方式交流。

记者:

给刚才自己的表现,能够打多少分呢?

傅莹:

自己不好给自己打分,还是看大家的感觉,你们的感觉,镜头背后公众的感觉,我自己还是挺紧张的,觉得要学习的东西很多,希望慢慢能够更加改进吧。

记者:

您今天准备了多少个问题?

傅莹:

我们准备了一百个题。

记者:

想没想过最刁钻的问题,记者能问我什么?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傅莹:

想过。

记者:

哪个问题?

傅莹:

不告诉你,你万一问我麻烦了。

主持人:

今天的发布会,我是和我妈妈一块看的,老人家一直在啧啧称赞,说傅莹真是时尚、有品质、优雅、非常真实、有个性,而且我问了我身边很多朋友和同事,对她今天首秀打分特别高。岩松,你对她今天的首秀第一印象是什么?

白岩松:

我首先要祝贺她,祝贺我的这位老乡,同样是蒙族,其实我见过她,也跟她沟通过,而且我见她的时候我就夸她,夸她当初在北京奥运会期间,当遇到火炬那样的风波的时候,她在英国的媒体上去写文章,包括后来她也接受英国媒体的采访等等,这样的一种沟通的效果非常好。因为我在跟她聊天的过程当中,能够感受到她信奉这种对话要比表面的这种对抗,可能更具有实际的效果。用入心、入脑沟通方式,更容易把你的声音传递到对方的心里,让对方听到。其实这次做人大,包括政协的新闻发言人挺难的,因为想想两位前任是谁,一个是赵启正先生,一个是李肇星先生,一个是国新办主任,一个是外长,都是正部级老干部、老同志,幽默、自信、风趣,又历练了很多东西,因此说句实话,刚开始我会对傅莹他们有点担心,但是人家表现得非常好。

主持人:

其实她给我的印象,虽然她整体的语言、语态非常的温柔、温婉,但是涉及到很多严肃的、原则性的问题的时候一点都不软,柔中带刚,实际上发言人某种角度上来讲也是在做外交。

白岩松:

其实我不太同意大家会用女性这样一个概念去衡量她,虽然有的时候人们时常会这样衡量,如果要是做一个比较和延续性的话,我觉得傅莹的表现更像是她的前辈,我们熟悉的新闻发言人吴建民,就是用东方温文尔雅,并且很和蔼儒雅的方式,但是有理、有力、有节,该表达自己立场的时候,都能够清晰地表达立场,但是给人一种诚恳和对话的态度,怎么去评价傅莹今天的表现,大家都在说这个新闻发言人不错,把它拆开,新闻发言人就是三个方面:“新闻”,傅莹曾经用阿莹这个笔名在人民日报上写文章、在英国的媒体写文章,接受英国媒体采访,她愿意了解媒体、了解新闻。“发言”,请注意她发言的时候也有一些幽默,并且语调不高,然后还有一些话里有话,而且有的时候还能把大家逗乐,像我这样的新手找路是不容易的,你没觉得一语双关吗?因此她会说话,而且就用人与人交流沟通的方式说话。“人”,她有人味,而且尊重人,而且眼里有人,“新闻”、“发言”、“人”她做得都不错。

最后讲一个小细节,可能跟她起步时有关系,她第一次给邓小平当翻译的时候,她把邓小平84岁翻译成48岁,没想到领导没有批评她,邓小平哈哈大笑说,这还具有变身的方法,然后所有的人气氛变得非常好,我相信哪一个第一次对年轻人的那种宽容和包容,甚至用幽默化解尴尬,一定是傅莹上路走得越来越好重要的基础。

主持人:

的确是,不管是做外交也好,做发言人也好,我们没有必要用男或者女,用性别做一个标签,坦率和真诚是最重要的一种沟通的方式,她曾经说过做公共外交要早说话、多说话、说明白话,所以新手上路不太容易,我们自然也会留出更多的时间和空间,感谢傅莹今天给我们带来的这样的精彩。

每一年的两会都会有一些面孔让我们非常难忘,同样也会有一些声音值得我们去细细品味,今天的声音,我们为大家选择的是全国政协委员朱永新的一段声音,我们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他说,也许小组会多你一个少你一个问题不大,但是你的不称职就意味着67万人的缺席,你的失语就意味着67万人的沉默。可能有些观众不太理解1和67之间的关系,因为在第一次实现了城乡同比选举之后,每67万人就分配一个代表的名额,岩松怎么看待朱永新委员这样的表述?

白岩松:

其实人大代表一个人后面是67万人的期待,政协委员可能一个人背后数字要变得更大一点,我不直接回答,我讲一个小小的细节。当坐大车去人民大会堂开会的时候,虽然今年北京交警采用了很多方式,大量减少影响人们出行等等,但是我注意到,包括我在内,好几位委员在车上看到,有可能被拦住或者影响的市民的时候,还是非常歉意,觉得非常不好意思。在这儿,我也特别像昨天一样,代表自己给受影响的人鞠一躬,但是鞠一躬这种道歉方式,我觉得远远不如,当你想到1比67万或者更多的数字的时候,你怎么把自己政协委员或者人大代表角色真的做好,像人们期待的那样做好,那才是1比67万这个数字背后真正的一种动力。

主持人: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特别能够理解你之前谈到的刘春发不上言的时候那种焦虑,在这样一个畅所欲言的平台上不能失语、不能沉默,应该把身后老百姓的话、他们的心声带到两会当中来。

1和67是两个数字一种对比和置换,今天我相信可能留给岩松印象最深的还不止这样一些数字?

白岩松:

我特别要说一个数字就是9比365,因为我今后要成为这个宣传的大使,因为记者一见到政协委员的时候就会说,你这两会期间交的提案是什么,问到人大代表的时候也是两会期间交的议案是什么等等,其实我们都应该知道,媒体包括我自己也应该非常清晰知道,所有的政协委员在一年365天的时候都可以交提案,但是大家注意力好像就盯在两会期间怎么交提案,然后媒体的这种盯两会,慢慢可能也会影响公众,最后让委员自己包括代表自己可能也受影响,我告诉你9比365后面的一个数字,在两会期间平均下来,政协委员一年会交将近六千份提案,剩下的355天或者356天里交了多少呢,200多,6000比200,我就会非常担心,在355天或者356天里头有很多突发事件、热点问题,那个时候更需要政协委员用提案去跟很多部门进行沟通,推进很多事情的改变,但是如果我们只在两会期间发力,平常的日子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所以包括提醒我自己,委员、代表应该想到365天都要行使职责,而且五年一个任期,等五年真正毕业的时候,再去评价一个代表或者委员,可能更加中肯。

主持人:

你感觉到现在代表和委员们,包括媒体是否已经意识到这一点?

白岩松:

我现在也在不断地说,希望身边的越来越多人也能够不断地说,另外最好从机制上建立,比如说今年两会,本来提案都想在两会上交,后来故意把两份提案,不光故意提醒大家,也会准备得更加充分,其中有一个问题放到会后,或者六七月份要去交,其中一个提案希望政协委员包括人大代表,将来都可以在不强求,但是鼓励提倡自愿的方式,每年年底都在政协或者人大的网站、其它网站上,向公众晒一下,这一年做代表、委员做了哪些事,去主动地寻找大家的监督,改变这样一种两会和365天之间的不平衡。

主持人:

所以你认为它是一种长效机制,而不应该是临时性,应该细水长流的感觉。

每年到两会的时候,当我们看到代表和委员们议案和提案都是数千字,或者数万字的时候,为他们这种参政议政热情感到非常欣慰,但是同时我们也希望,不仅仅在两会这样一个平台上扎堆来提议案和提案,而是贯穿全年365天时间里,一方面代表和委员应该沉下心来扎扎实实做一些相关调研,履好自己的职,而另外一方面,作为媒体人、新闻人来讲,不仅仅每年到了两会这样一个时刻才去扎堆关注代表、委员们提出什么样的议案和提案,而是贯穿全年365天时间里面,每当社会有什么突发事件、热点新闻的时候,都应该扎扎实实地去做相关的报道,为大家带来更多真实的、及时的报道,也希望这次两会能让我们看到更多的新风。

明天的《两会1+1》,我们接着再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3年全国两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yafangpe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