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董事长提案:个税起征点应至少6000元起

吉利董事长提案:个税起征点应至少6000元起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央视名嘴崔永元在人民大会堂外接受记者采访。新京报记者 韩萌 摄

李书福:个税起征应至少6000起

建议个税起征点每两年调整一次,形成制度化操作规则

●制定政策和立法要科学、惠民,慎用收费。政府要少些管理思维,多些服务举措,提高决策的科学性,增强政府管理水平。

——全国人大代表车晓端

●没暴露问题时把车开得飞快,遇到情况就猛踩刹车。现在一些地方政府公共管理思维简单化,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思路行不通。

——全国人大代表王如松

新京报讯 (记者郑道森)昨日,全国政协委员、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在北京召开提案沟通会,向媒体公布了他今年的3个提案:2000年颁布的《大气污染防治法》已有13年,需要再次查缺补漏修订完善;建立统一的出租车市场准入标准;上调个税起征点。

税后收入翻番更有意义

2010年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后,李书福成为吉利和沃尔沃两家汽车企业的董事长。吉利的生产在中国,沃尔沃主要在瑞典。谈到两家企业员工收入上的区别,李书福说:“同样都是人,同样都是吉利控股旗下的两个企业,但两边的收入不一样。”

“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法律政策,双方的差别太大。这个没有办法,上帝这么安排了。”李书福说,“我们只能一点一点提高中国员工的收入状况。”

他表示,中国在不断进步,希望十八大提出的“收入翻番”目标能够真正实现。在他看来,这个翻番应该是“本质性的,扣除了通货膨胀因素的,而且是税后净收入的翻番”,这样才更有意义。

“3500元起征要提高”

“听起来是个老话题,我还是决定提交。”李书福说,“人均收入翻番,指的是大部分,我们现在3500元以上就要交税,我认为还要提高。”

他认为,现在个税主要阶层还是工薪阶层,“原来我们认为是5000左右,现在提出翻番,至少要6000,6500,7000这个水平。”

李书福建议调整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各省、市、自治区可根据本辖区财政实际情况最多上下浮动1000元,并且允许纳税人选择按个人或按家庭申报纳税,考虑实际家庭负担。他还建议,每两年依据宏观经济形势、物价水平、居民收入变动等各种因素,对起征点进行调整,并形成制度化的操作规则。

“统一出租车准入标准”

“伦敦的出租车是市长治理城市的好帮手,公司、市民的好伙伴,去机场接客、送人、在车里开会等都可以通过出租车实现。”李书福说,今年他通过收购成为“伦敦出租车公司”的新东家,他发现出租车已成为伦敦这座城市的一个重要功能,“这给了我很多启发”。

李书福说,并不是要把伦敦的出租车搬到中国来,“伦敦的出租车太贵了,完全放到中国来做不到,但这种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

他建议政府部门改变观念,将出租汽车定位为“城市公共资源”,提高到与公交、地铁等运营方式同等重要的地位,建立统一的出租车市场准入标准,并且发展无障碍出租汽车。

委员声音

小崔还要请农民工吃饭

政协委员崔永元称不应只关注香港“限带”,应关注为何国产奶粉不获信任

昨天,政协开幕式结束后,全国政协委员、央视名嘴崔永元是最后离开大会堂的。反对奢侈浪费、保障房、医改、香港奶粉限带令、食品安全……记者把一个又一个问题抛给小崔。记者太多,在人群巨大的推力下,一位女记者被挤倒在地。小崔将其扶起后,另一位女记者说:“看在她都摔了的份上,你就回答她的问题吧。”小崔慷慨答应,又一轮回答记者提问,直到工作人员要关闭会场的大门。

“今年两会节约明显”

谈及今年的提案,崔永元说会继续关注农民工问题,今年会更多关注“城镇化与农民工”。小崔说,请农民工吃饭,是很长期的活动,会坚持下去。

有记者问,中央提倡厉行节约,是否看到实效?

“今年两会,节约的感受很明显。”小崔从腋下拿出一个薄薄的透明文件袋,“这是今年大会发的资料袋,(文件)比去年减少了2/3”。

小崔说,他做餐饮的朋友今年生意惨淡,做烟酒商的朋友日子也不好过。“但说心里话,他们都挺高兴的,没那么悲哀。”

“为什么?”记者们不解。小崔说,以前生意兴旺时,他们要面临很多其他的难处。其实,每个人自己虽然得到了利益,但内心也是希望社会是公平的,希望社会正常起来。“所有人都知道,如果社会不公平,你在这儿占了便宜,到那儿就会吃亏”。

“奶粉现在是质量问题”

记者们很关注小崔如何评价“香港奶粉限购令”。

“对国内的奶粉安全状况,我也没有信心。”小崔话锋一转又说,媒体的注意力别总集中在香港不让带奶粉上,他希望媒体更多关注消费者为什么不信任国产奶粉?“尽管有数据表明,99%的国产奶粉都合格,但我觉得,差不多也有这么一个数量的人,不相信国产奶粉的安全状况”。

如何让大家重树信心?“昨晚我还在想这事。这可能不是奶粉的事。”小崔说,现在奶粉不是产量问题,是质量问题。如果有一天,大家对国产的食品和药品的安全放心了,奶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新京报记者 魏铭言

会场内外

“公共管理全靠收费”被指是懒政

堵车?征收拥堵费,提高停车费!污染?征收汽车排污费、垃圾处理费!高房价?开征房产税,提高二手房出售个税!面对越来越多的公共管理难题,收费正成为一些地方酝酿实施的药方。收费是懒政还是妙方?如何提升城市管理能力成为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

“口袋比不上房价,治理赶不上污染,买车买不到速度。”全国人大代表、民建浙江省副主委车晓端说,政府通过收费等措施,虽在一定程度上能缓解问题,但这毕竟不是根本措施,难以解决整个系统的问题。

“事实证明,收费式治理,边际效应是递减的。”施杰委员说,目前针对私家车的收费已有燃油税、车船税、停车费等多项,而且不少税费包含了城市基建、交通管理等费用,部分城市再征收拥堵费,给人感觉好像总在老百姓身上求解药。

“城市管理者陷入一个收费怪圈:限制或收费——短暂缓解——需求猛增——供给不足——更多限制或收费。”全国人大代表、巨力集团董事长杨建忠表示。

全国人大代表傅企平说,在面对城市拥堵、高房价、城市污染等一些都市病时,政府应该从管理上下工夫,如果管理部门总是用收费来解决问题,不仅加重群众负担,也是一种缺乏智慧和能力的“懒政行为”。

据新华社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2013年全国两会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interhuang]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