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不做好好先生 拟推进《新闻法》立法

白岩松

白岩松

白岩松

白岩松

白岩松

白岩松

前日,新委员白岩松表示,对于提案,他将坚守“感性思考、理性落笔”的原则。新京报记者 韩萌 摄

前日,新委员白岩松表示,对于提案,他将坚守“感性思考、理性落笔”的原则。新京报记者 韩萌 摄

■ 人物素描

白岩松

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央视节目主持人,主持《焦点访谈》、《新闻1+1》、《新闻周刊》等脍炙人口的新闻评论类节目。

白岩松评价自己的个性是“沉稳不失活力”,而在公众脑海中,他就是那个皱着眉头、表情凝重、措辞犀利的新闻评论人。虽然身兼多重社会身份,但白岩松说,他会推掉绝大部分应酬,大部分时间在家,在书籍或电脑旁,留给自己更多的思考时间。

全国两会,和白岩松已有长达15年的“交情”。从1998年,新闻媒体首次现场报道两会,白岩松做直播,到今年作为新任全国政协委员“开两会”,这个新闻人会关注什么样的话题?会带来哪些提案?未来5年计划如何履职、参政议政……

他说,“对于提案,我坚守的原则是,感性的思考,理性的落笔。”

声音

●我想我永远也学不会不说真话。

●政协委员不要去追热点,让自己的提案或建议变成能够推动改变的“热点”,更有意义。

●热点不会成为我做政协委员的束缚。对一个事件的关注,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 对话

换个平台做新闻人关注的事

“即使5年后我不再连任,作为一个记者、一个公民,我依然要去关注这个社会,依然会有自己的思考和声音。”

新京报:这次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你是否感到和你的其他社会职务有所不同?

白岩松:我认为做政协委员也好、人大代表也好,对于新闻人来说,不过是换了另一个平台去做新闻人关注的事情。每个代表、委员都会有自己履职的方式,但我想,记者做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会有某种天然的便利性,因为记者的职责要求他长期关注这个社会,公众对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要求也一样,关注社会,建言献策。

新京报:你做新闻评论给人的印象是犀利。在政协会议上,你是否会延续这种风格?

白岩松:批判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推动。既然承担了这样的一份职责,就不能做好好先生,我不会在政协会议上改变我的语言风格。而且我认为,真正的“好好先生”,应该是看得准,能提出理性的建议,并且锲而不舍地去推动。

不会缺席任何一个上午下午的会

“两会应该是一段很单纯的时间。这十几天里,我有充足的理由推掉一些没有意义、以往不好推掉的事情。”

新京报:你是主持人,又是社会人士,会不会忙得没有时间履职?

白岩松:我不觉得我要比别人忙。相反,我大量的时间是在家里,在书籍旁电脑旁。如果应付大量的饭局、忙着参加各种活动,没有大量的思考和面对自己的时间,你做不好一个主持人。

今年两会期间,我的节目是晚上九点档的,下午小组讨论热烈一些,晚6时左右会结束,我还有充分的时间做准备,选题会可以挪到中午饭时间。因此,我没有理由去缺席政协会议的任何一个上午或下午。

新京报:作为新委员,今年会带具体的提案或建议上会吗?

白岩松:我会把我很长一段时间关注的事情去细化成提案。有些事情是非常具体的,和生老病死有关;但也有些,是方向性的,与我所在的新闻与出版行业及这个社会的大方向紧密联系在一起。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我想是政协委员应有的履职态度。

建议公园免费且拆掉围墙

“公园能否把围墙和栅栏拆掉?公众和公共空间的关系应该是亲近的,而不是阻隔。”

新京报:提案的具体内容有哪些?

白岩松:第一个,城市中的公园不仅要免费,能否把围墙和栅栏也拆掉?我已经动员了我的同学、朋友、同事,调查了石家庄、上海、北京等城市的公园。有的公园是免费了,却还有围墙,比如团结湖公园;有的是把围墙换成了铁栅栏,但还收费,比如玉渊潭公园;还有些公园,既收费又有围墙。所以我的建议是,加快速度将全国人文自然景观的公园围墙拆掉。

第二个,在伦敦,有大量社区公益性质且收费低廉的五人制运动场。中国的市长们能否每年修20个这样的运动场?中等城市每年修10个,小城市修5个。

第三,能否设立一个医生日?我连续做了几期患者杀医生的节目,为什么医生这个应该令人尊重的职业,现在被推到了一个极端位置?能否仿照教师节,设立“医生日”,一方面,形成社会对维护我们生老病死的医生职业的尊敬,另一方面,也让医生去思考、反省,如何把自己的职业做得更好。

新京报:方向性的提案包括哪些内容?

白岩松:一些场合下,能否用“传播”、“沟通”等更准确的词汇,去替代“宣传”这个单向的、带有一定强制性的词语?当然,这件事我今年也许不会去提,但我会一直去思考、琢磨是否可以形成一份提案,引发更多人的关注。

此外,作为新闻人,我也会持续和同行去思考,能否形成一份提案,推进《新闻法》的立法进程。

提案得不到回应会继续提

“我不觉得我今年的提案会在一两年内完全解决,但是能引发社会的关注和思考,那不就是一种推动力吗?”

新京报:如果有的提案迟迟得不到回应或采纳,你会通过自己的节目“双面夹击”吗?

白岩松:我会继续提。很多事情,不能这么急功近利。社会的进步一定是要靠一点一点推动去完成的,甚至有时候前进一步还退半步呢,但只要整体方向是向前的,即便是退半步,我们也不应沮丧,更不能放弃。

新京报:今年的雾霾是比较热的话题,你会关注吗?

白岩松:作为政协委员,一定要学好如何做减法,做你该做的事情,不仅仅是去追热点。让自己的提案或建议变成能够推动改变的“热点”,更有意义。

我一直有个原则,就是锦上添花的事少做,雪中送炭的事多做。而且,我还有五年的时间去履职,如果有一天,我发现针对雾霾天气的改变,有一个方面大家很少关注,有建设性的切入点,我当然不排除在任期中去做成提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