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助农民工讨薪追回百万元 建筑行业欠薪高发

“无欠薪建筑业”行动查处174家企业 补发务工人员工资2140万元

从去年年底起,为了让农民工朋友能按时足额拿到工钱,欢欢喜喜回家过年,本报开通讨薪热线。截至昨天下午5点,一个多月来共接到597个讨薪电话,有效咨询超过400个,热线为千余名农民工提供讨薪服务,追回金额百万元。

案例1 老板跑路法院强制执行

江东区百丈东路有一家港岛演绎吧,豪华装潢8个月,却只营业13天匆匆关门,装修工人的57万余元工钱没有拿到,泥工徐师傅打进本报讨薪热线求助。(本报1月8日A10版曾作报道)

徐师傅说:“当时多亏你们的帮助,59名工友一起向江东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因为及时到法院立案,法院在与当地街道、公安密切联系下,在机场拦截住老板,亲笔写下还款协议,承诺2013年1月10日前还清拖欠我们的所有款项。虽然之后又出现插曲,老板没有按时支付工资。好在你们报社多次帮我们联系法院等部门,我们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查封港岛演绎吧。有政府部门帮忙,有你们金报跟进此事。现在我们59名工友已经拿到所有工钱。可以高高兴兴回家过年。太感谢了!”

案例2 主动辞职老板克扣工资

严师傅是一名理发师,去年9月在海曙区马园路一家美容美发店上班。工作之初老板承诺“干满5年保底6000元”,双方没有签订劳动合同。一段时间后,严师傅发现工资非但没有保底,还每月被倒扣,于是辞职不干。但理发店以各种名义要在当月工资里扣几千元,刚来上班时的20天工资也拖着不给。

老板说从没说过不发工资,只是账目没结算清楚。跟严师傅明确讲过,在店里干满5年,每月保底工资才有6000元,现在他才干3个月。前两个月他做得不好,如果按实际工资发(个人业绩的24%提成),每月只有4000多元。为了帮他保底,前后多发2600余元。是不是该退回补贴钱?另外,上个月他在店内与人争吵,店长几次劝阻不听,按店规确实要扣钱。不过扣除数额我还没签字同意,到时不扣那么多。

老板说严师傅才做几个月,现在正好要到年底,人也不好找。我们很想挽留他,再协商一下待遇问题,结果他还是坚持要走,心里总有点不舒服。既然你们来调解,20天的工资肯定会在月底前发,该给的一分不少。

特点 讨薪人数下降 用工不规范仍然普遍

与往年相比,总体看,农民工讨薪无论在人数还是数额都有所下降。农民工自身法律意识增强,维权方式趋于理性。开通讨薪热线以来,每天都能接到十几个农民工打来的咨询电话。其中服务业、装修业以及建筑工程发生问题居多,涉及的内容主要有劳动工资、工伤赔偿、劳务纠纷等,拖欠工资具体有以下三种情况:

务工人员自己提出辞职,没有得到用工方同意也没有办理相关辞职手续擅自离职,往往不能拿到足额工资,这主要发生在服务行业,维权时相对被动。

不规范的中小企业,劳动者与用工方只有口头协议,而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在被拖欠工资后,向政府有关部门投诉,他们拿不出有力证据。

工程层层分包,公司说已经把钱付给包工头,但包工头说根本没拿到钱,两边推诿,底下干活的人不知道找谁要钱,这类案例多发生在建筑业和装修业。

【相关链接】

宁波“无欠薪建筑业”行动查处174家企业

补发工资2140万元

昨日,记者从宁波市住建委了解到,自全面开展“无欠薪建筑业”行动以来,截至目前,宁波市各县(市、区)、管委会住房城乡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和市建管处共检查企业近800家,涉及务工人员12万人,对174家存在工资拖欠的企业,责令企业补发或支付务工人员工资2140万元,将欠薪上访等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

从2012年市住建委系统受理的欠薪投诉事件看,施工单位基本不存在主观恶意拖欠务工人员工资或拒不支付民工工资的现象,呈现出一些新特点:一是工程款拖欠现象增多,部分项目业主单位因融资困难等原因,不能按照合同约定及时支付工程款,从而引起民工工资拖欠事件。二是无资质装修企业欠薪事件频发。无资质企业的务工人员发生工资纠纷事件呈高发态势。三是恶意讨薪案件同比呈上升的趋势。由于部分企业用工制度不健全,项目部管理不完善,恶意敲诈事件近年来不断增多。有些人通过寻找管理漏洞,煽动不明真相的务工人员以“讨薪”为幌子进行恶意敲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v_chchao]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