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健智、于硕谈“澳门与中西对话”

[导读]澳门跟香港现在是特别行政区,他们有不同的历史跟文化,香港是一个做生意的好地方,特别在贸易、金融方面知名天下。澳门的历史相对于香港更长久,它是中欧文化交流的地方。

麦健智、于硕谈“澳门与中西对话”

澳门欧洲研究学会主席麦健智(左)、香港理工大学中欧对话中心主任于硕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

编者按:1月21日15时,澳门欧洲研究学会主席麦健智、香港理工大学中欧对话中心主任于硕做客人民网强国论坛,以“澳门与中西对话”为题与网友进行在线交流。

港澳:依托历史文化基础 发展中欧交流平台

[网友一天一地一广仔]:请问嘉宾,你们怎么看待香港、澳门这两个昔日的殖民地、今天中国对外的不可或缺的窗口?展开中西对话,最重要的是希望达成什么?

【于硕】:您的描述很好,这两个地方既是昔日的殖民地,又是中国和世界连接的窗口。但是在五百年的历程中,两地的角色发生着质的变化。作为殖民地,香港、澳门曾经被动的成为中欧相逢的中心,但是处于一个受制于人的地位;而欧洲殖民者所依据的是近代民族国家的扩张。今天中欧对话的目的在于充分利用历史资源,尤其是这两个地方的跨文化生存经验,开展对于今天和未来世界的思考。如果说,在二十世纪之前,我们还可以分别说中国和欧洲,那么今天我们应当使用的词就是中国-欧洲,它们已然是一个共同体。在中欧对话中,我们期待着创造新的理解方式和文化及精神价值。

【麦健智】:澳门跟香港现在是特别行政区,他们有不同的历史跟文化,香港是一个做生意的好地方,特别在贸易、金融方面知名天下。香港对中国来说,它的定位是吸引贸易、服务、金融的平台,澳门的历史相对于香港更长久,它是中欧文化交流的地方。另外,澳门还是一个旅游胜地,以博彩业闻名天下,借助澳门中西文化交流的历史基础,推广澳门中西交流的定位,将来希望澳门能够发展自己的优势,成为中国和欧盟交流的主要平台。要达成此目标,澳门需要大力发展其高等教育、文化、艺术。【详细

留澳千余葡人以社团保护自身文化

[网友杜康]:麦健智先生,你是澳门的葡萄牙人吧,像你这种土生葡人,在澳门大概有多少?他们是否自己独特的圈子?

【麦健智】:目前留在澳门的葡人可能有几千人,不超过1万人,离开澳门的大概有几万人。我们靠社团保持自己独特的文化,现在大概有5到6个社团,关注我们独特的饮食文化、pators语言文化、教育以及生活。比如说饮食文化方面,我们葡人做的一种澳门菜既不是葡菜也不是中国菜,有自己的口味特点,如盐虾。再有,我们有一个话剧社团,自己排话剧,用回我们用的pators语。【详细

于硕:中国看重国家利益 以偏概全解读西方声音

[网友归魂一缕]:请问于硕嘉宾,东方观点中的西方文明往往存在哪些误区?

【于硕】:误区非常多,原因是:一、自我中心主义的认知,以己之心度人之意;二、国家主义的视角,中国人只能看到西方的国家,看不到西方的社会;三、没有哲学分析的现象罗列;四、单纯的利益取向;五、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具体而言,以艺术认知为例,中国人会说中国艺术是写意的,而西方艺术是科学的。我觉得这是中国对西方误解中最严重的一个。【详细

于硕:东西方对话应放弃种族与国家意识

[网友一切随便]:东西方之间的对话并不少,但往往是各说各的,因为政治经济文化背景差异很大,嘉宾同意不?

【于硕】:的确如此。背景差异是一个因素,但并不是最重要的,比如“一见钟情”相互吸引的感情状态是不需要知识背景的。各说各的谈话,而非对话,主要的原因是精神境界,比如,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人,可以在人类情怀的大前提下,进行精神交流,这个时候差异就成为丰富的资源。即便是在深入了解之后,各执己见,仍能在人类的同情心中,接受他者的差异,达到相互尊重、相互接受的和谐状态。不懂得接受差异的人,常常是没有人“类”意识的人,尽管他有种族意识和国家意识,但却没有人类大家庭的意识。每一个个体都是独特的,相互之间都是有差异的,但是我们的历史和社会经验告诉我们,相互协助、尊重是各个社会的重要存在。在环球时代,或我称之为的“生态时代”,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精神境界,即人类境界。这样才可以在保留丰富的差异的同时,建构我们的人类同一性。【详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澳门中欧高端对话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smilechen]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