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新年攻防”:由海面到空中对峙虚虚实实

[导读]新年伊始,中日钓鱼岛局势再成时局看点。与数月前相比,如今双方角力焦点由海面升至空中。一边是局势升级,一边是密集的外交攻势。中日关系走向还将为哪些因素左右?

钓鱼岛“新年攻防”:由海面到空中对峙虚虚实实

环球杂志第3期封面

钓鱼岛“新年攻防”

新年伊始,中日钓鱼岛局势再成时局看点。

与数月前相比,如今双方角力焦点由海面升至空中。日本方面甚至遮遮掩掩地抛出对中国飞机的“射击警告”论。

对于中国公务船和飞机在钓鱼岛海域空域展开巡航,日本政府升级了抗议举动,部分日本媒体似乎乐于进一步渲染紧张气氛,其间,又间或传出自卫队拟加强钓鱼岛“防御”的“战略”“计划”“演习”不同版本。

钓鱼岛争端似乎已被日本推向“一触即发”的边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将对日方的升级行动保持高度警惕。而世界也在密切关注中国近期推出和未来有可能出台的因应举措。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钓鱼岛波澜再起之际,日本新内阁展开了一场“宏大”的“战略外交”——首相、副首相、外长紧锣密鼓地出访东南亚七国、澳大利亚和美国。有舆论指出,从地图上能够清晰地看出,安倍新政权的外交足迹,加上接下来可能到访的俄罗斯,恰似一条锁链,其“多边制华”“围堵中国”之意尽显。

一边是局势升级,一边是密集的外交攻势。安倍政权的软硬两手,究竟该如何解读,中日关系走向还将为哪些因素左右?

于外,在钓鱼岛问题上立场晦涩的美国,表示“不希望任何一方在此问题上采取可能引发局势紧张或误判的任何行动”。而此前美方以“日程安排困难”为由,拒绝安倍1月访美的要求,其中深意,亦颇耐人寻味。

于内,一些资深日本政治家则提醒,如果不承认领土主权有争端,就不能通过对话和平解决钓鱼岛问题。日本政府一些高官也开始作出了“冷静应对,不挑衅(provoke)中国”的表态。

无论如何,中日关系向何处去,都将是未来一年中绕不过去的话题。

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的回答并未使用“警告射击”“曳光弹”等字眼,其表述也非常模棱两可,但“日本会按照什么样的国际标准来应对”,给人留下了很多遐想。

对峙,虚虚实实

1月9日日本《产经新闻》首次披露,日本政府已着手讨论包括航空自卫队“警告射击”在内的应对措施。自彼时始,一段时间以来,“曳光弹”“警告射击”“防空识别圈”等火药味颇浓的词汇频现报端。

中日会开战吗?在每一轮钓鱼岛争端当中,这都是个难免为人提及的话题,但是,没有人能给出确定的答案。

但人们注意到,新年伊始,日本加速升级对峙态势,不仅要打造钓鱼岛专属部队,研究在距离钓鱼岛较近的下地岛机场部署航空自卫队,还动用唯一的空降部队实施了针对钓鱼岛的“夺岛”演习。

而新年以来,中国军机、海监飞机和公务船也加大了对钓鱼岛的巡航力度。

由海面到空中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当地时间1月7日11时许至8日凌晨,中国海监“26”“51”“66”“137”等四艘海监船进入钓鱼岛12海里海域巡航,巡航时间长达13小时以上。

或许是对中国海监船在钓鱼岛海域的长时间巡航很不适应,日本政府升级了抗议举动。从7日下午开始,日本外务省官员多次向中方抗议,并召见中国驻日大使。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记者会上说,中国公务船在日本“领海”航行13小时以上,“这是极其异常的,日方表示非常遗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月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对此回应,中方不接受日方所提抗议和交涉。

随后,日本一些媒体密集跟进,进一步渲染紧张气氛。日本《产经新闻》1月10日发表题为《到了该采取明确对抗措施的时刻》的社论称,“日本如果不采取明确的对抗措施,危机会进一步加深。”

同一天,日本放送协会(NHK)电视台等媒体又报道称,中国军用飞机当天上午至下午17时进入日本在东海设定的所谓“防空识别圈”,日本航空自卫队那霸基地紧急出动F-15战斗机进行拦截。报道还称,中国此次出动了三种类型军机,分成数个编队,分三次进入了日方所谓的“防空识别圈”,但没有进入日本所谓的“领空”。

1月11日,中国国防部证实了中国军机的出现,同时对日本媒体的炒作进行了驳斥。国防部强调,中方出动两架歼-10飞机是为了查证和监视近距离跟踪我执行例行巡逻任务飞机的日本F-15战斗机,日本自卫队飞机频繁跟踪干扰中方公务飞机正常巡航和军机例行巡逻训练活动,是产生中日海空安全问题的根源。

这一表态,再次被日本媒体当作题材。《产经新闻》就在1月14日的头版刊登报道称,中国的“挑衅”已扩大至空中,中国下一步可能以“紧急升空拦截”的名义派出战斗机接近钓鱼岛附近空域,中国战斗机在钓鱼岛上空“侵犯”日本领空具有了现实意味。

“警告射击”闪烁其词

1月9日,日本《产经新闻》在头版头条刊登题为《中国军机屡次接近日本领空》的报道。文章披露,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于5日指示防卫省等研究对进入日本“领空”且不听从警告的中国飞机发射曳光弹,进行“警告射击”。

该报道刊发后,中日钓鱼岛争端立刻引起世界舆论的关注。

在当天的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对此表示,将对日方的升级行动保持高度警惕。

其实,“警告射击”一说,一段时间以来流传着真真假假多种版本。首先是《产经新闻》释放出消息。随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和外务省新闻发言人横井裕分别于10日和11日在记者会上称,日本政府没有这个方案,对此事毫不知情,日本无意使钓鱼岛事态升级。

然而,15日,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又在记者会上就“警告射击”一事说,“这并不是内部研究,而是日本对待侵犯日本领空的一贯方针,防卫省内部对这种应对有着详细规定。任何国家,对待他国飞机进入本国领空并且多次警告后也不退出领空的情况,都有相应的应对措施,而日本,也按照国际标准,做着正确的应对准备。”

小野寺的回答并未使用“警告射击”“曳光弹”等字眼,其表述也非常模棱两可,但“日本会按照什么样的国际标准来应对”,给人留下了很多遐想。

对于“警告射击”一事,舆论至今仍有不少猜测。有的认为《产经新闻》披露消息是得到了日本政府的授意,用来试探中国和美国的反应;也有的说日本外交部门和防卫部门在演“双簧”,一个示弱一个示强。

虽然两种分析都没有确切的证据支持,但从日媒的报道情况和小野寺的表态来看,“警告射击”一事至少被提出过,甚至被讨论过。倘若如此,日本防卫省目前仍旧遮遮掩掩的表态,则说明它仍想给自己留有余地。

日本升级钓鱼岛“防御”?

除了虚虚实实地提及“警告射击”,日本还打算升级钓鱼岛“防御”。

据《朝日新闻》1月11日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将于2015年之前在钓鱼岛周边海域组建一支由12艘巡视船和400人组成的钓鱼岛专属部队。这支部队总部将设在距离钓鱼岛较近的冲绳县石垣岛,与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分别建制。为此,日本海上保安厅已在2012年度的补充预算案中申请新造6艘1000吨级巡逻船的经费。海上保安厅则将于2013年夏天以后新增两艘大型巡逻船,以加强钓鱼岛海域警戒。

近期,《产经新闻》也曾在头版报道称,日本防卫省已着手制订将陆海空自卫队力量整合为一体的“陆海空一体化防卫战略”,以应对10至20年后有可能出现的新情况。报道称,该战略主要针对中国。鉴于钓鱼岛等岛屿有可能受到“攻击”,防卫省希望能够加强海军陆战队的功能,进一步提高警戒和监视能力。防卫省已假设了钓鱼岛受到“攻击”,钓鱼岛和石垣、宫古两岛受到“攻击”等三种情形。不过,对于所谓的“陆海空一体化防卫战略”,日本外务省发言人横井裕于1月11日否认了其存在。

日本共同社和《每日新闻》等媒体近日也透露,日防卫省正研究在冲绳县宫古岛市的下地岛机场常态部署F-15战斗机,以应对在钓鱼岛上空巡航的中国飞机。报道称,日本航空自卫队目前使用的那霸基地距离钓鱼岛约420公里,F-15战机从紧急升空到抵达约需要15~20分钟,而下地岛机场距离钓鱼岛仅约190公里,并且拥有3000米的跑道,因此日本防卫省认为其利用价值很高。防卫省准备在2013年度预算中申请几百万日元经费,用于调研在下地岛部署航空自卫队的情况。对于这一计划,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在1月15日的记者会上同样予以否认。

无论各种所谓的“防御”计划是否为无中生有,一个引人关注的事实是,1月13日,日本王牌空降部队“陆上自卫队第一空挺团”在千叶县习志野演习场进行了一次指向敏感的空降演习。日本共同社报道说,空挺团每年1月都进行公开训练,不过以“保卫岛屿”为假想尚属首次。

此次演习中,日本航空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约300人参演,共出动了20架飞机和33辆坦克。演习场上设置了假想为被占岛屿的区域,经海上自卫队的P-3C巡逻机确认后,参演部队以舰炮射击等方式进行火力压制,紧接着约80名空降兵从位于340米高空的运输机上陆续跳伞。每名空降队员都背负了包括救生衣在内的数十公斤的装备,他们在距“海岸线”不远的“近海”着陆,然后配合通过海上运输抵达现场的海上和航空自卫队后援部队完成“夺岛”任务。

对于此次演习,日本《产经新闻》网站1月13日报道称,以前第一空挺团的训练都是模拟敌军入侵日本本土,但由于目前中国船只“侵犯”日本领海,冲绳紧张局势不断升级,该部队的训练开始应对“现实的威胁”。也有日本媒体毫不讳言,空挺团第一次演练“夺岛”科目,假想敌是中国。

媒体关注中方反应

针对日方的种种举动,中国予以坚决反击。

1月15日,中国宣布海岛(礁)测绘工程一期已基本完成,二期工程将把包括钓鱼岛在内的整个海域都覆盖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当天在回答记者有关中方计划对钓鱼岛进行测绘有何目的的提问时说,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方对钓鱼岛进行测绘是为了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

近期,中国中央电视台的一则报道也引起外界关注。据央视报道,二炮某信息化导弹部队近期进行了集群突击演练,首次运用自动点火功能实施导弹齐射,十余枚导弹对同一目标发起精确打击。央视说,这标志着多项前沿信息技术成果已转化为战斗力。

有观察者认为,央视播放这条新闻,对日本应会有警醒作用。他还说,日本海基和陆基反导系统初步建成并开始实际部署以后,一些人自恃安全;但是就应对饱和攻击来说,弹道导弹防御系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因此,日本一些人自认为的安全不过是空中楼阁。

在东亚之外,一些媒体也在密切关注钓鱼岛局势以及中国有可能出台的反制措施。俄罗斯《独立军事评论》称,中国二炮可能在开发新型多弹头反辐射导弹,从而使打击方式从单弹突击发展为多弹集群突击,以强化打击效果。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称,二炮部分弹道导弹的部署位置明显向东南沿海前移。最引人注目的是,在二炮导弹部队部署前移的同时,新型导弹的列装也出现多样化。

也有报道分析,针对东海-冲绳一线区域,二炮很可能部署了新型的东风-16弹道导弹,其射程超过1000公里,打击精度比以往的近程弹道导弹更高。日媒则猜测,中国已经在沿东海一带少量部署了“航母杀手”——东风-21D反舰弹道导弹,专门对付美军航母和日本海上自卫队大型水面舰艇,这种针对性极强的超级杀手让美日非常担忧。

配文:日本媒体的左中右

日本右翼报纸主要以《产经新闻》和《读卖新闻》为代表。

上世纪80年代之前,日本主要的右翼媒体是《产经新闻》。该报由富士产经集团旗下的产业经济新闻社发行,宣称每日发行量达到219万,居全日本第六位。该集团长期主张修改日本宪法,纠正在历史问题及对华报道中的“偏向”,是日本保守势力的“御用喉舌”,部分人士讽刺其为“自民党的推销员”。

随着第一大报《读卖新闻》的转向,日本右翼媒体力量迅速壮大。1984年元旦,《读卖新闻》发表偏右翼新年社论,以此社论为标志,该报及其背后的读卖集团正式与拥有《产经新闻》的产经集团结成联盟。迄今为止,无论是修宪问题、历史认识问题,还是鼓吹增加军备实力、抗议邻国“干涉内政”,两家媒体都并肩作战。2003年,《读卖新闻》每日发行量超过1400万份,以全世界日报发行量第一名列入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

日本代表性的偏左媒体是《朝日新闻》。作为日本具有相当影响力的全国性报纸之一,该报日发行量高达1063万(2011年数据),居世界第二。到目前为止,《朝日新闻》还创立了朝日新闻中文网,并在微博上拥有26万粉丝。

共同通讯社(共同社)是日本最大的通讯社,该社成立于1945年,是一个非营利合作通讯社,独立于政府。共同社的中文新闻网站“共同网”是日本主要媒体的第一个中文网站,创立于2001年。该媒体报道相对客观。

目前,全日本有六家全国电视网。电视台的政治立场各不相同,其中富士电视台和朝日电视台偏左,日本放送协会(简称“NHK”)和东京电视台持中间立场,TBS电视台和日本电视台则偏右。

其中,NHK成立于1926年,目前在从业人数、预算规模上为日本最大的媒体机构,与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英国广播公司(BBC)等媒体组织齐名。NHK以制作高质量的纪录片著称,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关于中国主题的,制作风格相对严谨、客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相关微博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